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說明

余林彩春死而復生 得甚深淨土法往升極樂

【天天日報記者蘇靜蓉/洛杉磯報導】

 義雲高 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之佛法是不可思議!繼侯欲善教授結手印往生及劉惠秀女士生死自由說走就走、肉身坐化之後,余林彩春一度死而復生兩個月,並於九月底經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以甚深精妙凈土之超渡法,臨終得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原為基督徒的林夫余明章因而轉變信仰改信佛教,並帶領所有的女兒及兩名看護求見 義雲高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請求皈依並求得長壽法。

半年多前余林彩春身患絕症,醫生宣佈只有三個月可活,余家五女瑞琪是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虔誠的弟子,信奉基督教的林夫余明章是個科學家,然而他相信宗教會有奇蹟,為了結褵五十載的愛妻能不受病苦,他在女兒的虔誠祈求下與身患絕症,半身已癱瘓無法言語的妻子余林彩春一起求見到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 雲高 大師 當時在壇場余家人面前密傳了余林彩春身甚深精妙淨土大法,並告訴余林彩春的家人,她的病很麻煩但會很平安很安詳的。

余名章告訴記者,經 雲高 大師加持,余林彩春病痛頓然消除,雖經兩次化療,完全沒有一般人化療的後遺症,真的是很平安很安詳。當醫生宣佈余林彩春活不過三個禮拜,到了第二個禮拜,余林彩春瞳孔放大,已入中陰,顯然科學的判定也是有根據的,他和女兒瑞琪二度求見 雲高 大師,大師問他有何請求,余明章為妻求三件事,第一是讓余林彩春沒有痛苦快快樂樂的離開人間,第二是能往升西方極樂世界,第三是讓余林彩春過完三天後的七十一歲生日見到所有的家人後再走,這三件事以一般凡人來說,簡直是出不可能做到的難題,因為人要死的時候,四大分解,無不是痛苦萬狀,何況是瞳孔已放大,身體都涼了,「閻王要人三更死絕不留人到五更」,誰能讓人死而復生,延後死亡呢?但是這三件事對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而言好像是輕而易舉的事,當下都是斬釘截鐵地說:「好!」尤其是第三件事,大師說:「不管瞳孔有多大,過個生日沒有問題,讓你們準備好一切她再走吧。」,隨後拿了兩個寫了淨土密法種子字的咒輪給余瑞琪,囑咐她回去後一個放在其母的頭頂,另一個等往生的時候再放在其母的頭上。

瑞琪依師言回家後就將咒輪置於母親頭頂。結果不到兩個小時,余母的看護,來自中國大陸的李恩琴發現余林彩春的呼吸竟然順暢起來,臉上好轉,放大的瞳孔也恢復正常,趕緊告訴余家人余林彩春死而復生的情形,經常幫往生者助念的她說,這種事情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翌日,余林彩春的精神恢復,半身早已癱瘓長期臥床的她竟可以坐在輪椅上向佛菩薩上香。就這樣余林彩春不但快樂地過完七十一歲的生日,與所有的家人享受天倫之樂,推翻了醫生科學性的預言,又活了九個禮拜,於今年六月二十九日晚間因痰卡喉間需抽痰,三十日清晨六點五十分再睡夢中安祥斷氣,這中間又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佛法奇蹟。義大師告訴余瑞琪將於余母入中陰後用甚深精妙淨土超升法,將她渡往西方極樂世界,屆時觀世音菩薩將親自或派使者來接引她往升西方淨土,她的神識將可自由進出肉體於往升七天后才會離開。

當余明章與女兒二度拜見 雲高 大師時,由於余林彩春不能言語,且半身癱瘓,無法像侯欲善與劉惠秀一樣修法結往生手印,時余瑞琪拿了一個觀世音菩薩像的玉墜請 雲高 大師加持,回家後一直戴在其母的胸前。而余明章也改變了信仰,求作 雲高 大師的弟子, 雲高 大師也當下就滿他的願。

根據照顧余林彩春的看護于德娟及李恩琴的敘述,余夫人往升前兩日每天早上七點,當她們打開唱誦觀世音菩薩聖號及阿彌陀經的CD時,就有一群小鳥飛到余夫人窗外唱歌,余夫人往生那天,小鳥在一直在窗外唱歌不停,余瑞琪更是在睡夢中被鳥叫聲叫醒,瑞琪說她家平常很少有小鳥會飛來。

當六月二十九日晚上余夫人喉中有痰,由女兒用抽痰機抽痰,由於被抽痰是很不舒服的,伉儷情深的余明章,心想愛妻已經死而復活,多享兩個多月的陽壽,他已經很感恩了,他不忍愛妻再受病苦,寧可愛妻無病無痛往升到更美更好的極樂世界,他相信跟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學法,以後他也可以到極樂世界去和愛妻相見,於是晚上十二點默默到佛堂上香祈求觀世音菩薩來接走愛妻,他說他知道他沒有能力請到觀世音菩薩,所以祈求 雲高 大師請觀世音菩薩來接走愛妻,不要讓她再受苦了。凌晨四點,余明章再度上香作同樣的祈求,余明章的祈請應驗了,四點鐘接班照護余林彩春的于德娟發現余夫人的呼吸順暢不再有痰音不必抽痰,六點余夫人呼吸緩慢,六點五十分斷氣,享年七十一歲,斷氣時臉色安祥就像睡夢中的小嬰兒,身上完全沒有傷口且極為柔軟,唯一就是嘴巴張開,她試著把老夫人的下巴托上但是無法合攏。

余瑞琪依師言將往升咒輪置於母親頭頂,三十日下午 雲高 大師修法為她母親超度,余瑞琪在母親遺體前祈求母親,若蒙觀世音菩薩或有觀世音菩薩派來使者通知她往升極樂世界,請母親將嘴闔上並微笑,好讓家人安心。約莫兩個小時後余瑞琪及看護李恩琴及于德娟都看到余夫人遺體臉色由清晨的灰白轉為紅潤,嘴唇及雙頰都是紅紅的,嘴巴也合起來,臉上帶著微笑,三人所見皆同,心中吃驚,告知其他余家人,全家人都歡喜,大師說中陰后七日內神識仍在,七日後方可往生,果然她的神識在聽到女兒的祈請後,即讓她的身體配合動作來回應女兒的請求,大師所說的事完全應驗。

另一殊勝的現象是自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原一小時必須按押一次才會重複播放的觀世音菩薩聖號CD,竟然連續播九個小時不停止。

兩日後,家人為余林彩春更衣時發現,先前請大師加持的觀世音菩薩玉墜聖像轉移到余母胸前,清晰呈現在肉體上。而另一塊玉珮則無任何痕跡,兩相對照,余明章震撼不已,頓悟 雲高 大師之佛法實乃稀世瑰寶。

余林彩春往升後八天舉行告別式,全身仍是柔軟無比不可思議,親友瞻仰她的遺容,感覺她的氣色紅潤,表情就像一個沉睡中的貴婦那樣安祥,余明章更在告別式上把這整個殊勝的經過情形及向 雲高 大師所求皆滿願的事實向與會親友報告。會場上家屬沒有哀戚,而是充滿了愉悅與感恩,余明章更是笑容滿面,談笑風生。

原來就信佛的兩位余母看護于德娟與李恩琴親眼看到余林彩春往生的種種殊勝事跡,得到很深的教育,她們體會原來她們來到余家當看護是佛菩薩安排讓她們有這個緣法接觸到如此殊勝的正法,因此她們都發願要抓緊時間修行學法,而與余家全家人一起求見 雲高 大師,求授皈依學法。 雲高 大師對余明章開示,甚深精妙淨土法有兩種,一種是保障往升極樂世界的往升法,一種是可以長壽健康的長壽法,余明章表示他想多住世,好多作些佛事,於是 雲高 大師便傳給他可以健康長壽的長壽法。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文章連接 :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推薦閱讀 :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 傳授淨土念佛法門

佛教弟子侯欲善於今年六月一日在美國洛杉磯家中結往生手印安詳圓寂,享年七十三歲,其妻侯李慶秋親眼見到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來到天空接引她的先生往生極樂。侯欲善臨終前諄告妻子今生必須跟隨他的上師學佛修行…繼續閱讀)


●義雲高大師 傳彌陀大法 劉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

繼 義雲高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之弟子侯欲善教授修得淨土法精髓大法往升極樂世界,此事正在溫傳熱商之中,而八月六日佛教弟子劉惠秀又接著往生淨土,而且沒有八苦交加、四大分解之相,更厲害是說走即走,安詳辭世…繼續閱讀)


#義雲高大師 #義雲高 #第三世多杰羌佛 #觀世音菩薩 #極樂世界 #西方淨土#釋迦摩尼佛#阿彌陀佛

宁舍生命不变心 解脱成就现金身

#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義雲高大師#义云高大师#Dorje Chang Buddha III#因海聖尊#拿杵上座#旺扎上尊#菩提道損減增益#觀世音菩薩#釋迦牟尼佛#金剛經#阿彌陀佛#Nick Best#解脫大手印 #了義佛旨#蓮花生大師#心經#金剛換體禪#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

宁舍生命不变心 解脱成就现金身

華盛頓新聞 Saturday, October 8, 2005 (週六版)

位于四川新都的中国著名古刹宝光寺于 九月二十九日为云高大法王上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王笃川居士举行毗荼大典,火化后拾得225颗坚固子。

     王笃川居士夫妇都是大学教授,他们在退休以后,得以拜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学习佛法,虔诚精进。在云高大师离开成都以后,王教授夫妇主动要求留守坛场。

     在这期间,有一些好心人劝他们回家,也有一些人来恐吓利诱,他们丝毫不为所动。王教授说:随便某些人怎么诬蔑诽谤,我只相信事实。虽然我跟随大师只有几年的时间,但是,我所见到的大师是一个善良正直、光明磊落、慈悲大众的至高圣德。大师从来都是把大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要让众生安宁幸福。大师的开示更是精辟无瑕,将高深的道理寓于浅显的说教当中,所教导我们的全部都是如何实修德行,哪里有一点他们所污蔑的那样?我是一个教授、佛教徒,不打妄语,我更不能违背我的良心。我只会忠诚我的上师,而绝不会做一个欺师灭祖的禽兽!因此,几年来,无论刮风下雨,无论谣言诽谤,无论恐怖威吓,他们始终没有离开坛场一步,直到因为城市建设,房子被推土机推平了,他们才含泪告别了这个地方。

     几个月前,王教授呈现病相。即使在病中,王 教授更加精进修习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传给他的佛法。九月二十四日,王教授说:『上师,我等不到您老人家回来了,我要走了。』九月二十六日下午,王教授毫无半点痛苦,右侧卧面对佛陀相,安详离世,当时,头顶发旋部位发热,刹那间开了顶,呈棱形,长约三厘米,宽约两厘米。二十七日上午,宝光寺火化住持寂心法师为教授王大居士装龛时,王教授的手脚关节仍是柔软的,经寂心法师考证后,他说:已经成就了,一定会烧出坚固子。

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半开始转咒,这之前一会儿,天空即洒下甘露,一直到点火后好一阵子。在整个毗荼期间,出现许多圣境,有人看到金色的佛像在微笑,有人看到王教授的腹部现出一尊金身罗汉,还披着僧人的衣服,有的看到佛光,有的则看到日月同辉,还有不学佛的人也看到文字排列的咒语……当时在场的人还突然听到从远方传来的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唱六字大明咒的声音,与念佛声融为一体。毗荼典礼结束后,共拾得225颗坚固子。

     此一大喜讯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呢?它彻底说明了一位三业相应的佛弟子最终解脱成就了!而相反的,那些欺师灭祖的人又是什么下场呢? (杨慧君提供)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義雲高大師#义云高大师#Dorje Chang Buddha III#因海聖尊#拿杵上座#旺扎上尊#菩提道損減增益法#觀世音菩薩#釋迦牟尼佛#金剛經#阿彌陀佛#Nick Best#解脫大手印 #了義佛旨#蓮花生大師#心經#金剛換體禪#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

台灣時報: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

2020-09-28 16:52:29  |  攘瓊諾桑卓嘎  |

近日許多媒體紛紛報導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但授稱的單位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兩會開會決議拒絕羌佛退回「教皇」冊封與「教皇權杖」之舉動,由兩會主席主席Suzi Leggett去世界佛教總部所屬的聖蹟寺,欲求見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將冊封狀與佛教教皇權杖退回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可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並未出席這項會議,還是以慚愧修行人自居,拒絕接收這無上尊榮的教皇冊封令與教皇權杖,最後世界佛教總部代表莫知尊者代表世界佛教總部代為接收。這件事可以說是震撼佛教界的大事。

其實,佛教教皇的冊封與教皇權杖頒送早在兩年多前發生,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在經過審核以後,冊封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並授予教皇權杖。他們定議,在這個世界上,只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了佛教各大教派的一致認證附議,被認證為佛陀,這是佛史上的第一次。但令兩會沒有想到的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直接拒絕了這個冊封,不接受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仗。

已經兩年了,如果是哪個宗派領袖,一定是大作宣傳,可是大眾竟然都不知道這件極高榮譽的事已經發生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羌佛沒有對外人提及,仍舊是以慚愧者自居,仍舊依祂的願力默默地義務服務所有的眾生,不受供養。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真正展顯了佛陀的內質,僅僅拿杵上座,就上超了59段,而到目前為止,在我們這個世界上,連上超30段的都沒有一個,所以,兩會審查,我們這個世界的佛教教皇,還是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莫屬。

2020 年9月23日,兩個委員會聯合作出決議,拒絕接受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冊封令和教皇權杖的事,因為教皇聖職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因此,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主席Suzi Leggett女士在九月二十四日來到位於南加州的聖蹟寺,代表兩會將被佛陀退回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退還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是,佛陀還是未曾出席,再次拒絕接收,最後,兩會只能交給世界佛教總部的莫知尊者轉退給佛陀。

如果不是新聞報導了這個事情,大眾都還蒙然不知此事,因為在普通人的眼裡,“教皇”已經是我們這個世界上最登峰造極的地位和榮譽了,沒有任何其它的地位可以與之相提並論,多少高僧聖者可望而不可及,但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兩次拒絕,這是何等的超凡境界?!

羌佛被冊封為教皇一事,直接給一些誹謗者的網站打臉,這揭示了某些著名網站的虛假不實、陰暗不堪,這些著名網站只會主持邪惡觀點,不願扶持正氣,一貫在網路上造謠生事,編造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來迷惑世界人民,令其失去學習如來正法的因緣。比如他們誹謗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某網站大肆宣傳說國際刑警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通緝事件,此事有很多人都予以聲明闡述,說沒有這件事,國際刑警的態度早已是撤銷,並告知國際刑警的撤銷公函世界佛教總部已經發在世界諸多媒體上公佈於眾,國際刑警在其公函上明確指出,是中國政府主動請求國際刑警撤銷了通緝令,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沒有任何錯誤罪過的,而且國際刑警指示各國執法機構不得以此留置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是,這些極少數別有用心的網站和喪失道德之人,照常以假亂真,編造謠言,污染羌佛的崇高道德品質。這些網站赤裸裸地展示出了他們就是不干尊重事實的事,這一次徹底證明了這些網站所刊載的文章存在著弄虛作假,比如用已經不存在的通緝令來詆毀羌佛,欺騙世人。現在如何呢?事實擺在國際社會面前,世界人民都看到了真相,不是如某著名網站胡編亂造的誣衊誹謗說”國際刑警正通緝第三世多杰羌佛”,而事實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成為了世界佛教教皇!”這就是擺在人民面前的鐵證如山、真實存在的事實!兩相鮮明地對比,讓人們看到了某些網站的低級和卑劣、他們網站文字已經被證實為無賴虛假,羌佛不但沒有絲毫犯罪行為,羌佛不但不是國際刑警監獄中的人,而真正是世界佛教教皇!這就說明了一切。大家可以想像,這樣的人、這樣的網站,除了給社會、給人類歷史留下虛假的東西,還有真實可言嗎?

東方日報:

佛教教皇嚴肅定性

2020年9月29日

退回教皇冊封,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事,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2018年,“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冊封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卻被羌佛退回。為此,2020年9月24日,兩會的正式聲明由主席Suzi Leggett女士,在美國洛杉磯世界佛教總部所屬寺廟“聖蹟寺”宣布: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更變的,本會拒絕退回冊封令!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聯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經過兩年的共同努力,在極其嚴格細緻地審查後,作出了最終永久不更變性的決定,於2018年1月31日,正式頒發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及教皇權杖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式升位世界佛教教皇。然而,沒料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卻皺起了眉頭,拒絕接受教皇冊封,羌佛說:“佛教界有佛、菩薩、法王、活佛、法師、高僧大德、聖德的稱謂,不需要教皇,我是一個慚愧的修行者,擔當不了這個重任。” 無奈之下,世界佛教總部出面接受了冊封令和教皇權杖。當羌佛見到權杖上有南無釋迦牟尼佛的坐像,即刻接過權杖舉過自己頭頂以表敬重,但隨即羌佛便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退回給了“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這才有了9月24日Suzi Leggett女士親往聖蹟寺,宣布羌佛退回冊封無效。Leggett主席說:“幾十年來,本會給列根總統、印度聖雄甘地、拉賓總理以及很多國家的總統、總理頒授了世界和平獎,從沒有退回的先例, 凡是本會做出的決定並已經實施了的,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決定,絕不予以更改。……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退回教皇權杖及冊封令的做法是不成立的,世界佛教教皇權座只屬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任何人不得使用,此為永久性不可更變的定論!”但因H.H.第三世多杰羌佛依舊拒絕接受,當天未曾出席,Leggett主席只得將被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再次交給了世界佛教總部。

莫知尊者代表世界佛教總部承接了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他說:“世界佛教總部認為,兩會的決定是十分正確英明的!自南無釋迦牟尼佛報化以後,就沒有一位如佛陀一樣統領大眾佛教徒的最高領袖,但是,教皇權位必須是非單一佛教派別的領袖有資質擔當的,而唯一只有統攝整個佛教的領袖——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圓滿佛教教法,符合各派認證的佛陀標準,符合佛陀本質,符合佛陀內證覺量,僅憑佛陀本質拿杵上座,上超59段,就無人能達到此標準。南無羌佛符合佛陀德境,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等,全部符合圓滿,實屬佛陀覺量。此世界無有第二位佛教聖德具此資質,僅憑發願一生義務利生,不收供養,圓融無礙,就無有聖德可及。只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才能擔負佛教教皇這一崇聖無比的重擔,導正學佛正規的途徑。因此,世界佛教總部代表佛教徒們,非常感謝世界和平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最終做出的決定。”

Leggett主席宣讀了決議聲明,決議說:“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及“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已經過了認真嚴肅審查,決定冊封了的佛教教皇,絕不能不嚴謹而收回,這是兩會的決定,而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個人自己能決定的。兩會認為,鑑於各宗派法王、祖師、大師均只能統領自屬的宗派,不具備資格作為整個佛教的統領,而唯一只有佛陀身份是整個佛教統攝之皇,猶如上帝統攝天主教的一切,予以指導總綱教義。從釋迦牟尼佛史至今,世界上真正被所有各大教派認證的佛陀只有一位,就是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其由各大教派領袖、法王、攝政王、大活佛寫的認證書、附議賀函達一百多份,成為史無二人的認證壯舉,特別是其實質性的佛陀證量、五明高峰圓滿無缺,是整個佛教的第一人,無私德境受人愛敬,其佛陀的本質、體質,也只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一人具備,世界上沒有第二位佛教高僧大德圓滿具備。因此,兩會做出終極決定,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退回教皇權杖及冊封令的做法是不成立的,世界佛教教皇權座只屬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任何人不得使用,此為永久性不可更變的定論!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成就弟子:祿東贊尊者第四世慈仁嘉措法王

破瓦法, 神識, 祿東贊法王, 第三世多杰羌佛, 金剛部法, 金剛換體禪, 開頂, 開初教尊, 頗啊法, 解脫大手印, 境行灌頂, 文成公主, 松贊干布, 正法聯盟

祿東贊法王公開發願效學第三世多杰羌佛願力,今生只利益眾生,絕不收受任何供養,他說到做到。如此聖潔德境,當今世界的活佛法師中實難尋找。祿東贊法王是經七師十證公開考試,現場證實為合格的碩士道師資聖德。第三世多杰羌佛對他說:「祿東贊啊,祿東贊,你就是個懶蟬子,獨行獨步,證到了碩士道師資,卻只管自己修持,不與人交往,應該改改這毛病,否則你說的要追上莫知仁波且就成空話了。」

祿東贊法王:祿東贊尊者第一世,即唐朝時迎請文成公主進藏的吐蕃宰相。他英勇果敢,智慧過人,深受藏王松贊干布倚重。他更是一位大修行的尊者,歷世渡生,協助松贊干布為西藏佛法的弘揚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H.H. 祿東贊尊者第四世慈仁嘉措仁波且,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祿東贊法王公開發願效學第三世多杰羌佛願力,今生只利益眾生,絕不收受任何供養,他說到做到。

H.H. 祿東贊 尊者第四世慈仁嘉措仁波且,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現任華藏寺第二任法王。早年遍訪拜學多師無果,後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修學心地法門,於真如佛性中返本還源。受第三世多杰羌佛境行灌頂修學現量大圓滿,一個時辰內證入虹身境界。再修《解脫大手印》境行法之金剛換體禪,兩小時內開頂,經核磁共振儀檢測照片,見頂門骨肉腦髓大開約一英寸寬。自此神識出入肉體無礙,曾當著尊者仁波且們展顯了神識取物聖量。已四大皆空、明心見性、徹證真如。祿東贊法王公開發願效學第三世多杰羌佛願力,今生只利益眾生,絕不收受任何供養,他說到做到。如此聖潔德境,當今世界的活佛法師中實難尋找。祿東贊法王是經七師十證公開考試,現場證實為合格的碩士道師資聖德。第三世多杰羌佛對他說:「祿東贊啊,祿東贊,你就是個懶蟬子,獨行獨步,證到了碩士道師資,卻只管自己修持,不與人交往,應該改改這毛病,否則你說的要追上莫知仁波且就成空話了。」

祿東贊法王感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這是祿東贊法王修境行法「金剛換體禪」前後,MRI核磁共振儀腦斷層掃瞄檢測照片。可以清楚看見,開頂後,頭頂大樂輪門處的頭骨、皮層和肉、腦髓裂開約一英寸寬。

祿東贊法王修境行法「金剛換體禪」前後,MRI核磁共振儀腦斷層掃瞄檢測照片
祿東贊尊者第四世慈仁嘉措法王開頂成就醫學圖片對比

金剛換體禪乃《解脫大手印》境行灌頂金剛部法之一,為第一世多杰羌佛傳予十方菩薩成為正等正覺佛陀之至高大法。修金剛換體禪,必須是時輪金剛修到最高境界後方有資格聽聞這一絕密開頂成就大法。金剛換體禪之殊勝在於,其一,它可令修法者從灌頂學法到修法直至開頂,最多只需兩個小時。其二,它與密宗頗啊法開頂不同,頗啊法開頂後神識無法再度返回肉身,而金剛換體禪徹底超越了禪控,開頂後神識出入自如,可以遷升雲遊他方世界,上天入地或直趨佛國,亦可返回肉身,生死自由掌控。

祿東贊法王修金剛換體禪令神識出體取物

2009 年,在一場法會中,行人們提出金剛換體禪神識外用的事,第三世多杰羌佛對祿東贊法王說:「你這懶蟬子什麼也不做,你就給大家做一點事吧。」當下祿東贊法王合掌恭敬白佛言:「慚愧,弟子無能,我就給大家做一個神識外用吧。」於是祿東贊法王當場修法展顯金剛換體禪聖力,神識外用取物。一顆金剛丸被當眾放入綠色法缽中,眾人將法缽請入法帳,數十人圍坐法帳四周,目不轉睛地看住法缽和金剛丸,不讓任何人靠近。祿東贊法王坐在離法帳約兩丈遠的草地上修法,起法後幾分鐘,突然一道靈光飛入法帳,金剛丸頓時不見了,就這樣到了兩丈遠處的祿東贊法王手中!四座震駭!【神識取物詳情見《千年難見的真佛法現前》DVD 實況錄像。】

祿東贊法王修金剛換體禪令神識出體取物
(上圖)這法缽中的金剛丸,在眾目睽睽圍觀近距離看守之下,將被兩丈遠處入金剛換體禪修法的祿東贊法王神識出體拿到手中。 

眾人緊緊盯住法帳中的金剛丸和正在修法的祿東贊法王(上圖)

最終,這金剛丸還是沒守住,被端坐草地一動不動的祿東贊法王拿到了手中(下圖)。

轉載自《無上珍寶之福音》P24-P28

祿東贊法王修金剛換體禪令神識出體取物

#第三世多杰羌佛 #祿東贊法王 #開初教尊 #金剛換體禪 #神識 #正法聯盟

义云高 特级国际大师 莅台受到盛况空前的热烈欢迎

义云高 特级国际大师 莅台受到盛况空前的热烈欢迎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1995年5月應奧林匹亞體育文教基金會及雲慈正覺會的邀請來台訪問,所到之处无不欢声四起,人潮涌动,情景感人至深。台湾民众对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盛况空前的欢迎场面在台湾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每天到饭店来求见大师的各界人士,由于太多造成无法安排接待的局面,有位退休中将将军黄倬昭先生向记者说:「就连我们将军们每天早上七点钟就在大厅,等候大师接见的机会,可是还不知哪一天才能见得到?」

(新桃日报1995年5月23日星期二)

经四十八国及地区有关学术机构的五千六百一十二位专家学者认定的“特级国际大师”元首级荣位之义云高先生(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为大陆绘画艺术展出团团长,率团八人,应奥林匹亚基金会董事长吴经国先生与云慈正觉会会长喜饶根登之邀请,与五月七日下午三时抵达中正机场。欢迎场面盛况空前。举着旗帜,打着标语、手捧鲜花、吹奏鼓乐,上万各界民众高呼:「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好!」「热烈欢迎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欢呼声交错纵横响彻云霄。人们一拥而上争向大师和夫人敬献鲜花和哈达,秩序井然的欢迎队伍顿时被挤得大乱。鲜花和哈达将大师和团员们重重包围,在几十个魁伟健壮的护卫人员保卫下,好不容易从鲜花和人潮中步入迎宾车。贴着红色欢迎标语的一千多辆迎宾车队追随着大师的坐车涌进台北市,造成交通严重堵塞, 迎宾车队从机场到台北市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

在大师下榻的凯悦大饭店,同样是鼓乐喧天,鲜花如潮,大厅内、广场外挤满了欢迎的人群,聚汇成一片欢腾的海洋。台湾民众用最热情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大师的无限崇敬和钦佩。凯悦饭店的总经理哈迪十分感动地说:“如此盛况的欢迎场面我从来未见过,就是戈尔巴乔夫、萨马兰奇、布什、柴切尔夫人和国际歌星迈克尔杰克逊以及成龙、刘德华等人驻我饭店时的欢迎队伍加起来也没有今天迎接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这么多人,场面也没有这么热烈。”

几天来,义云高 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艺术团在吴经国先生和喜饶根登的陪同下,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最隆重、最热烈,最壮观的场面出现。十二日晚,大师来到台北汐止,人们排成长对,夹道欢迎,欢迎大师的欢呼声和鼓掌声撼人心弦,爆竹和礼花在夜空中飞舞,交相辉映。无数的镜头啪啪叭叭的按着快门,记录下这一幕幕难忘的场景。十三日下午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应云慈正觉会邀请访问桃园南崁,到处高挂着“热烈恭迎 义云高 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代表团”的巨幅横标,人们扶老携幼欢迎大师的到来。虽然烈日当空,骄阳似火,但是他们说这仍然比不上他们心中对大师的敬意。当大师离开桃园时,送别的人群一拥而上围住了大师的汽车,掌声,哭声,惜别声浑然混成一片,难分难解。https://www.youtube.com/embed/VWRHAwIxA1k?version=3&rel=1&showsearch=0&showinfo=1&iv_load_policy=1&fs=1&hl=zh-tw&autohide=2&wmode=transparent此文章連結: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1/06/07/义云高-特级国际大师-莅台受到盛况空前的热烈欢迎/

依法圓福慧: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 第三世多杰羌佛 # 义云高 # 义云高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