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真論》

真假上師與旺

《悉真論》

真假上師與旺

諾布穩波仁波且 講 | 密悟(藏曆水牛年)翻記

凡位為密乘多杰阿闍黎者,是必須具備其應有的特定法器或傳承信物的,地位越高之仁波且,越應具備特有的傳承法器。如法王者,必須具有法王法輪及法缽,並以其法器之神通力為證,故每一法器均有其特徵,而特徵之表相均為其依師之地位而顯。今就其密乘旺(祖袍)之特徵予以簡論。

密乘多杰阿闍黎者,必須具備其一件旺(祖袍),而「旺」又根據其阿闍黎的等位之差各有不同, 其不同之處在于袍衣上所法定的輪藏限級圖形。若屬正教之阿闍黎如無旺,則不具備金剛上師地位也,故此袍衣是必須具而不可缺的,它是說明具阿闍黎資格之標準的象徵。

但亦有大多數阿闍黎未穿旺的,其原因有二:一者,由于該金剛上師之證德證境頗深,而加之多年行化度生,法威眾所皆知,不須祖袍為證均能受信于眾者(但于大法會中亦須著旺行法,猶如加冠于頂同是,否則是為犯戒)。而近代亦有許多大仁波且未著旺者,蓋源于「旺」于明代始行于世,法王、活佛者皆著旺行法,但由于當季有部分仁波且、活佛有五明及顯密法義功底之差別,為避免眾生所見其底細,由是藏旺而不露。年長月久,加之假活佛紛紛混世于中,更反對旺袍之著,歷經數百年,旺之歷跡漸被消磨,少為外人知悉。就近代持明赤松德尊、頗邦卡等雖均為一代聖者,由歷史習慣使然,亦未重視于著旺,但此實為假活佛、假仁波且提供了蒙混于世之方便。今為正法故,在此將教法取藏宣出,以正

邪知。二者,是假活佛、假阿闍黎,由于騙眾稱師之劣行而不敢著袍。何以假師不敢著旺呢?因旺之特徵嚴于律規,所著其旺必須相應其法(其法指本身所具備之三密法水內密灌頂功夫),根據其旺袍上所顯之「輪藏」限級而代表金剛上師所具備每一部灌頂的表法。所著旺袍之上師,弟子有權誠請為之灌頂。如師言汝緣未熟,爾時可請師明示合緣者何人代眾鑒法,師必答之為是,此時可依師所指之人參求印證輪藏級別。印證後,受法印證弟子在護法前當眾起誓為之作證,說明是否符合旺袍輪藏之級別以為公認。故說假師阿闍黎不敢冒穿輪藏旺袍,因為不具證境證德功夫故,由戒嚴明曰 「聖者多杰阿闍黎,著旺自當法德具,弟子誠請求證時,師必允諾資糧境,善徒緣起若不合,當擇有緣起法證,若不行法師犯戒,必是假師或人妖」。由是三昧耶內密戒故,假師何敢穿著祖袍?若膽大狂徒之舉而冒著旺袍,行人求證之時何以顯哉?

旺(祖袍)之級別共分五類,最高第一者為法王輪藏限級,意為佛學證德證境之至高無上大學者,必須精妙五明超世凡匠、顯密圓融與聖相平;第二為衣缽執教大祖師輪藏限級(衣缽者指能求佛陀從空中降下固體真甘露之衣缽),該祖師意為至高證德證境佛學之大學者,必須五明具足、顯密俱通而完滿;第三為分部大祖師輪藏限級,意為深通論學、證德證境頗高,又如格西之位的大學者,或能聚眾修持觀音大悲感召加持、神通法力顯現的金剛阿闍黎;第四為分部小祖師輪藏限級,分部小祖師通達佛法,能施三密法水內灌;第五是為初資阿闍黎,為能立四部顯灌,具備度生弘法資糧的金剛阿闍黎。另有能通達佛法並終年晝夜恆時打坐不眠功夫的行者,及通達經、律、論的大學者(如那仁巴格西,即特別著名大德堪布),雖未能通達內密灌頂,但均可著分部大祖師限級之旺(祖袍)。

穿著何等限級的旺(祖袍),全都得由至高聖德為其舉行密密部之無上瑜伽灌頂—–上書擇決或護法部—–金瓶掣簽擇決,由諸佛菩薩、護法聖神而為之神通示現,現場決定,非為哪一大德金剛上師口頭能有權決定的。除此正法律定外,亦有世人穿著旺袍行搖過市,但這都屬于普通俗人,非佛弟子誠敬三寶之行為,而不知戒罪者,起于自身我執花雕裝飾而已,由是凡夫行為不可著談。

但行人亦須注意,旺袍輪藏限級有兩種,一者標注在旺袍表面,一者標注在旺袍裹面,弟子均有權禮請金剛阿闍黎展閱輪藏,此舉不但無罪,反為增長功德,福益之行舉。

上師云,依以上法義,文意強勁之理是:當弟子以最虔誠心、面對面地祈請上師阿闍黎展示其輪藏級別,並根據級別提出灌頂要求時,上師若回答你資糧不夠或者其它原因不能給予灌頂,此時不能夠默然不語,不然就是犯墮落罪,你必須立刻再次合掌二請上師指定有資格的弟子灌頂鑒法,如上師以此地無人夠資格作為藉口而推卻,弟子當合掌三請上師選擇任何夠資格者根據輪藏法輪級別灌頂鑒法,如上師再次推卻,就是說,他既不指示有資格的人代為鑒法,又不指定曾經受法人在佛菩薩面前詛咒發誓,向公眾證明他本人曾親身受過該上師的輪藏級別灌頂以作為真實見證,不用多說,此人必是冒穿旺袍的凡夫騙子或假活佛、假金剛上師。弟子如遇身著旺袍之上師,必須向他主動再一再二再三提出上述之要求,以辨別其真偽,否則弟子即犯墮落罪。

鑒別上師輪藏級別,必須嚴格依法義而鑒別。如屬于法王身份的上師,見到他身穿旺袍時,旺袍上定有輪藏限級。輪藏中心所具圓形級圖形,代表掌執法王傳承之法輪,是法王最重要標誌。其法輪能通聖,能在地上或水盤中行走、乃至跳躍、飛舞,並能應弟子的答話和為其灌頂、表法。同時,這位身為法王的上師還必須能夠展示佛降甘露之無上大法。他能在一小時內,由佛菩薩從空而降甘露,其甘露形態絕非世間一切物體所具形象。此聖物為金剛部大灌頂所必需而不可缺少的妙寶資糧,是任何佛法的方式方法不能代替的,如大圓滿、帕摩本尊觀、時業大手印、阿闍黎內密灌頂、時輪金剛、勝樂金剛、密集金剛、大威德金剛、獅子金剛都必經甘露灌頂方能得受用,否則為不合緣起。

而凡具法王輪藏限級的上師,除了擁有法輪、擁有法缽佛降甘露,還當有金剛三昧灌頂、吉祥擇決灌頂及護法部金瓶掣簽灌頂。 金剛三昧灌頂時,以上師之功德、壇場之加持、法界之諸力,形成悉地,讓幾斤重的金剛杵頓然長至幾萬斤,或激出三昧真火,而且必須由灌頂弟子當場得見實況。 吉祥擇決灌頂,以法板、地水火風四大法木柱、孔雀吉祥尾、形成悉地,于壇場中大顯神通,為弟子選擇法義類別。灌頂時,必須由弟子自執以上法器而顯現其神通、表法。 金瓶掣簽灌頂,亦為神聖功德所顯,其實況必須為弟子當場所見。

五部灌頂均必得有三密法水作灌。如菩提聖水,必須從衣缽中穿缽而出、神通顯現之亥母法水(帕摩聖水)。 身為法王者,除必備五部灌頂外,還必須顯密俱通,妙諳五明。顯密者指經、律、論,及密法的三密密義等。五明者,即聲明(文學、辯才、音樂、歌唱等圓融無礙,無與倫比)、工巧明(對世間一切藝術,包括繪畫、雕塑、修房建屋以及一切帶藝術美的設計制作等造詣至深)、醫方明(對醫理醫術,對眾生的身病、心病的判斷與治療精道無比)、因明(即指因明學,因明為最重要,為五明之統帥

,是揭示世界萬物之真理,能了徹宇宙萬法之一切邪正、好壞,是分清底蘊實相的正理方法公履律)、內明(為道德功夫所實證之內密功力,包括壇場灌頂法力之實相體現)。

上述五明,缺一明不為法王身份。如果五明齊全、五部灌頂不全,也不堪稱法王身份。因此,法王堪稱至高無上之大聖者。如最大的法王有釋迦牟尼佛、蓮花生大師、瑪爾巴大師、阿底峽大師、噶馬巴法王、帕摩本尊等,故爾普通大活佛怎可堪列法王稱號?!就身不著旺袍之法王,也必須鑒別上述五部灌頂及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而為憑證。如發現有一條不合條件,不管有什麼理由、是什麼樣的大活佛,也絕對不是法王身份。

精通熟悉以上法義律定后,不論什麼人都休想自稱法王。如強欲自稱法王者,弟子應當即用十三定資質問他:一、通顯宗論著嗎?二、通密宗三密法義嗎?三、通聲明嗎? 四、通工巧明嗎? 五、通醫方明嗎? 六、通因明嗎? 七、通內明嗎? 八、具金剛三昧灌頂嗎? 九、具吉祥擇決灌頂嗎? 十、具金瓶掣簽灌頂嗎?十一、具佛降甘露灌頂嗎? 十二、掌執有法王法輪嗎? 十三、灌頂時用三密聖水嗎? 如十三項定資中有一項定資未能通達,即非法王身份。

執教大祖師應根據執教大祖師條例詢問,分部大祖師應用分部大祖師條例詢問,分部小祖師應用分部小祖師條例詢問。凡有一條不合資格,其稱號、地位均得以下而推。另外,如說金剛亥母或空行母之轉世大菩薩,是亥母身份者,除智慧學識高深外,應通達因明及空性般若之道,有頓鬚復長之功德。空行母必通般若本性,以表其法性真如再來人也。

更要注意的是,決不能輕信一些活佛及金剛上師以一個傳承的理由來說明自己的身份。因為凡作為活佛及金剛上師均有傳承,一些假活佛凡是看了有關傳承的書本,他自己也會在一個小時之內編造出一套傳承來說明自己有傳承。更不能以顯密弟子入門灌頂、五方五佛灌頂、花蔓灌頂、阿闍黎灌頂作為標準。但是,上述之十三定資就不是假活佛能夠編造得了的。所以,不能只聽一句傳承和顯密灌頂就信以為真。如果我們修行虔誠的佛弟子未遇到真阿闍黎,最好學顯宗,這也能了生脫死的。無論是華嚴、法相、禪宗、淨土,只要是廣修六度萬行,依教奉行,也會取得成就的,所以未遇真密法,不如唸彌陀。若為了追求今生大成就,學至高佛法密宗,不依十三定資量師,盲目跟從假活佛學習,結果必然墜入輪迴六道之苦。

如說是衣缽執教大祖師身份,當著四級輪藏旺袍,他僅僅次于法王的功德、智慧。除沒有法輪外,必須顯密俱通,妙諳五明,通達四部內密灌頂(金剛三昧、吉祥擇決、佛降甘露、金瓶掣簽灌頂),缺一不可,缺一即不為衣缽執教大祖師。該祖師為世界掌管一派佛教之總祖師。 身著四級以下的三級輪藏旺袍者,為分部大祖師,意為一國之高僧或大活佛,當依相應輪藏級別之特徵及灌頂條件、所具學識和功夫對照鑒別。鑒別分部小祖師及初登阿闍黎,同樣運用鑒別分部大祖師之方法,根據不同輪藏的條件而對照鑒別。沒有輪藏旺袍的阿闍黎及大、小活佛,均得依十三定資和亥母及空行母之條件而為鑒別真偽。總之,不合法義者,即不是相應身份的阿闍黎或轉世聖母佛菩薩。 在末法時代,似乎到處都能找到真的活佛仁波且。說到理論,個個皆可說得天花亂墜,而論到實踐,則幾乎都是默然無語可對,或強辭違理,何以故?無證德證境內證功夫顯現故!由是無法顯示佛力,故于末法時代,能求上述分部大祖師輪藏限級之活佛者,已是萬名高僧喇嘛中難求其一也。若行人有緣逢得,實乃多劫難逢之盛喜也!

下面為各級祖師之輪藏限級圖形標示,並嚴格說明金剛阿闍黎所具灌頂部別之限級:

初資祖師輪藏限級--具備度生資糧,通達佛理,戒行嚴謹,通外密四大灌頂,不通內密灌頂的阿闍黎。 分部小祖師輪藏限級--能依佛理,以三聖法水資依灌頂,並無貪執妄念、定慧雙運、示演真如之金剛阿闍黎。 分部大祖師輪藏限級--以三聖法水資灌內密金剛三昧灌頂或吉祥擇決灌頂之一,或能聚眾修持大悲感召加持、現場神通現境的金剛阿闍黎。或精通博論經藏的格西、堪布。或定坐功夫不眠、道德高深之行者。此四類大德一般均著此旺輪藏。 衣缽執教大祖師輪藏限級--以三密法水資灌內密之金剛三昧灌頂、並吉祥擇決灌頂二部,同時顯密俱通、五明具足的金剛阿闍黎。 法王輪藏限級--能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而無缺,以三密法水資灌內密五部頂無缺,特別要持有法王傳承法輪,該法輪具通聖顯境、行走或講話、或飛舞,並配合法缽迎請佛陀從其空中降下甘露之無上諾布多杰阿闍黎(法王)。

你選哪一種

「真假上師與旺」這一法著,在人類有兩種不同的見解和看法,一者認為此書不可信之,活佛就是活佛,不需非得著旺才名活佛;二者認為此書是試金石、照妖鏡。那麼,到底這兩種看法,哪一種屬于正知正見呢?據考證,說前者話的人往往是只談理論沒有功夫本事的活佛(仁波且),講後者的人往往是既具備理論又有功夫本事的活佛(仁波且),哪一種正確我們暫且不談,在這裏只提幾個問題供大家思考:

一、佛菩薩轉世的活佛(仁波且)的智慧高還是凡夫稱活佛(仁波且)的智慧高?

二、佛菩薩轉世的活佛(仁波且)的本事大還是凡夫稱活佛(仁波且)的本事大?

三、精通佛學又具實際功夫的是真仁波且呢?還是只講空口理論而無實際功夫的是真仁波且呢?

四、精通五明又通佛法的智者是佛菩薩呢?還是不通五明、只講口頭禪的凡夫是佛菩薩呢?

五、有真實壇場灌頂功夫的仁波且是佛菩薩呢?還是無真實壇場灌頂功夫的凡夫稱活佛是佛菩薩呢?

六、能從任何杯中穿壁而過的是真的灌頂聖水呢?還是裝在杯中無法穿過杯壁的是真的灌頂聖水呢?到底使用哪一種水的是真活佛?

七、能行走、飛騰、講話、灌頂的是真法王法輪呢?還是外表雖好但不能顯示神通的是真法王法輪呢?

八、能著旺袍的是真仁波且呢?還是不敢著旺袍的是真仁波且呢?

九、難道是顯密不通、不具五明、毫無功夫的是真活佛、仁波且嗎?

因此,「真假上師與旺」這一法著,無論出于什麼觀點去評論,它至少是一個照妖鏡、試金石。因假活佛不敢著袍,凡著袍者,所有弟子都有權請教示法以證,此舉不但無罪,反而增大功德,所以個個皆願請證。羞愧那假活佛何敢著旺、無處藏身啊!

空行與仁波且之鑒別

根桑仁澤 轉論

一說到聖者,人們大部分都會錯誤認識,以假為真,不是把仙人當做聖者,就是把有特異神通的高人當做聖者,或者是把著書立說論理之善士當做聖者。其實這些都是把凡人當聖者,這種行為都是犯了很大的錯誤的。真正的諾布聖者是指了生脫死的佛菩薩們,包括她們經轉世在人間行化度生的仁波且,即金剛亥母、空行母均稱聖者,如達登巴、班智德類的轉世菩薩,由于眾生無始業力障礙清淨法身,因此對真正的聖者一時分不清楚,所以造成真假難以確定。特別是有很多普通行人,自稱佛陀、大仁波且、空行母、拉克斯敏卡惹,還有更膽大之狂徒自稱金剛亥母(多杰帕摩)、釋迦牟尼佛的,眾生不具慧眼,怎能見識分明呢?故佛史以來自有特別之鑒識規定,那就是凡是真空行母或真仁波且,一定是智慧超凡、通達經論,因為他們是證得空行般若,也就是智慧之根者。至少能通母論般若或戒律論,因為他們均為智慧之體現,尤其是金剛亥母,堪為智慧之母首,如不通般若,著不出般若之論書,不能略言覺妙理,怎稱亥母轉世?不通戒律,怎稱立法之母?因此凡對空行母之鑒識,當觀其是否著有五論或其中論集、是否為利有情而開示法義無礙,絕不能單憑形象或夢兆及世俗名聲,或見說神奇古怪之準確,或憑推選找出的靈童空行母,乃至自稱聖者空行聖母而可確定的。簡而言之,如是空行母,當具七支決定,七支決定云:

一者,她絕對持有因明正理之鑒地;

二者,她絕對著有論著發行;

三者,她絕對了徹空性真如;

四者,她絕對不自稱是佛菩薩轉世,相反具有鬚止速長之佛力;

五者,她絕對無貪心收取供養為利自家;

六者,她絕對智慧高于一般仁波且和法師;

七者,她絕對大悲為本說法,度生辯才無礙。

凡金剛亥母、空行母轉世之聖女,絕非以世間善女子能相提並論其功德的,故所以凡不具備上述七支條件,絕非女菩薩、空行再來人。故藏經云:空行本體大智明,未造論著豈為真,多杰帕摩智慧母,開示無礙女聖君。故所以鑒別是否為佛母空行再來,一定得依七支決定而取認依止,尤其不可缺少的是一至四支決定法,而在第四支決定法中,以亥母之法水佛力,可以使已經停止不再生長之鬍鬚,在彈上亥母法水以後,一年內即可長出二至三寸長,久而久之,鬍鬚的長度可長得與本人身體的高度相等,若非亥母,怎有如此功德神奇之佛力?否則必是仙女或賢潔凡女子也。取認仁波且,必須建立在顯密俱通、五明具足,上承法統于內密灌頂,一至五部至少能持其中一、二部,下施萬法于無礙,必須具備壇城法力、三洲感應之功德,經論圓明之教法,以大悲為根本,不離戒定慧、四無量心、六度萬行為基修,不離四瑜伽入密義,真仁波且尤以內密灌頂為主要度生行化之種源,不可見為靈童尋訪者即認為是仁波且轉世,一定得見真本事、真條件、內密灌頂,普通仁波且見顯密灌頂。亦可參照”師資鐵案記”及”師徒緣起必讀章”二論為印證指南。

在此誠望修密行人,切記不可隨信假仁波且、假空行之謬言妖語,當依此論查訪,方可無誤,見聖真如。瑜伽如法無二,自得超凡脫輪之解脫,三界任游之道境。 后記本書所輯兩篇法著--「真假上師與旺」和「空行與仁波且之鑒別」,其一個共同特點就是開示我們如何鑒別真假上師、真假仁波且。

現今社會,法師、仁波且可以說遍地皆是,隨手翻開了一張報紙,都可以看到眾多的廣告,或者是某活佛說信眾們只要交多少錢就可以為其灌什麼樣的頂、傳什麼樣的法,又交多少錢就可以得到一杯法水,或者是某仁波且宣稱,交多少錢就可以成為他的某種級別的弟子,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其實,熟悉經、律、論三藏或看過古德傳記的人都知道,這種種行為都從根本上違背了佛法的教誡,違背了釋迦世尊及一切諸佛菩薩隨緣普度眾生的本願。佛法普度眾生,是要求人們按照諸佛菩薩的開示去守戒、修行,從而由戒生定,由定得慧,直至最終了生脫死,哪裏是用錢就能買的呢?所以,這些所謂的法師、仁波且們根本不是為了弘法度生,而是利用佛法作為幌子來騙取眾生的錢財,以滿足自己的私欲。

而更為可悲的是,眾生受愚弄、蒙騙,他們自己還不知道。明明那些真假活佛的鑒別方法就擺在我們的面前,他們卻看不進去,而一聽說某人是大活佛、大法師,是佛菩薩轉世,就相信得五體投地,而不去專門坐下來深思一下,想一想:佛菩薩智慧無量、法力無邊,既是佛菩薩轉世,為什麼沒有佛菩薩的功德?既是佛菩薩轉世,為什麼反而沒有世俗上的聰明人厲害?

比如有的人稱自己是某某佛陀再來,結果完全現凡夫相,所做的事情沒有一件屬於佛菩薩功德的體現。例如工巧明,他不但不會畫畫、不會雕塑、不會一切工藝,不但達不到專家的水平,就連普通的畫師、雕塑師都不如。又如聲明,詩詞歌賦一竅不通,更無辯才。又如醫方明,不會看病、不會配藥。就更不用說因明和內明了。試想,如果是佛陀或觀世音菩薩再來,那神通法力、智慧圓滿豈止是世間上的專家能比的嗎?如果是佛菩薩再來,他信筆揮來都將是精妙絕倫的畫,隨手雕刻都是精雕絕藝,否則,沒有如此本事,還稱什麼佛菩薩呢?就是有些凡夫也有這些技藝,他連一些凡夫也比不了,還稱什麼佛陀呢?還稱什麼觀世音菩薩呢?佛菩薩的功德可以說是無所不能的,但是往往我們見到的活佛們冒充的釋迦世尊、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蓮花生大師,他們就五明的本領列成五條來說,只能令世人恥笑,因為他們連普通的凡夫都不如,難道這還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其實,在上述兩篇文論中,鑒別佛菩薩的條例性款項己闡述得非常清楚,可是我們愚痴的眾生為什麼不去閱讀並思考一下呢?為什麼不把它拿來鑒別、對照現在世界上那些聲名顯赫的法王、大活佛、大法師們呢?為什麼只看名義上是一派佛教的領袖就相信得五體投地呢?為什麼願意永遠這樣被愚弄、蒙騙下去而荒廢尋求正法的機會呢?要知道,佛陀說依法不依人,趕快以「悉真論」來鑒別他們吧!正如書中的評論所詰問的,難道說沒有本事的是佛菩薩嗎?難道說不通內密灌頂的是佛菩薩嗎?難道說佛菩薩從空中降下的甘露是假的,自來水冒充的反而是真的嗎?如果說佛菩薩沒有本事的話,那麼,所有眾生都可以稱自己是佛菩薩了!如果說沒有壇場內證功夫表法而行裝模作樣的灌頂,那麼舞臺上演員更會做這些動作,也更是江湖騙子的專長!如果說自來水可以充甘露,那麼誰都可以製造甘露了,我和你隨便打一杯水都是甘露了!

因此,密法固然神聖、偉大,具不可思議之功德,有即身成佛之功用,但真正密法的上師確又是萬名活佛中難尋其一的。故我們翻印這部「悉真論」,其目的就是誠望諸善修行人能切實明了佛菩薩與眾生的根本區別,並以此論所述之條例款項去鑒別真假活佛、真假上師。嘎嚕喇嘛曾經如是說過,從古至今,西藏的大部分活佛都是假活佛,所以大家一定要根據顯密俱通,五明具足去尋求依止,不要受到假仁波且、假上師的蒙蔽,錯認凡夫為聖者,從而根據各自的因緣,或修小乘,或修大乘,或修密乘,依行入法,直至最終成就解脫,登入聖地。 印經一切功德,悉皆回向一切有情, 願諸眾生能得聞正法,修行成就。 讀完「悉真論」後,諸善行人對求訪真師有了正確的鑒證指南,但或許又增加了煩惱,甚至對修行學佛一事灰心喪氣,從而生退悔之心。其原因乃在真師難找更難求,即使費盡心血見到了真正的聖德上師,也不一定就能學到法,因為自己還得三業相應,符合經教,上師才會依緣而傳法,授以內密灌頂,方能圓滿。因此,在假活佛密佈的情況下,經益西法王認可,特傳自入灌頂「普行密義解脫法」,若能如法修持,定得解脫無疑。凡已真皈依三寶弟子,均可不必受灌頂,只要依以下文字自修即可圓滿解脫。此為本法王某某益西諾布授傳,我當于你等弟子誠心三業相應觀修之際,施以自性三昧加持,汝等勤修,定得解脫。

此文章連接: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1/04/13/《悉真論》 真假上師與旺 /

依法圓福慧: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 第三世多杰羌佛 # 釋迦牟尼佛 # 觀世音菩薩 #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五明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釋迦族子孫、佛教大學系主任皈依南無羌佛,佛應因緣說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釋迦族子孫、佛教大學系主任皈依南無羌佛,佛應因緣說法

(弟子釋迦恭敬合掌請求說:I, disciple Shakya,humbly beseech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o impart Dharma and teach me. )

(翻譯:我是弟子釋迦,我恭敬祈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教我。)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釋迦弟子及四眾佛教徒說:

釋迦牟尼佛在說法的時候,在這個娑婆世界說法,說了八萬四千門的法,所謂八萬四千門,實際上就是相當相當多的意思,而並不只是八萬四千。那麼,我來到這個世界,也說了非常多的法。而今天所說的法呢,是針對釋迦牟尼佛的一個子孫,為他所說的法。他是佛教界的一個博士,一個專業的佛教大學的系主任,當然,應該算是第一流的專家了。今天的說法會說到“你”和“你們”,也就是說,在用詞、語言中,會說到“你”或者是“你們”,大家要知道,這個“你”和“你們”是針對所有今後聞法的眾生,也就是我們人類或者是其他的眾生、所有的人,而用的“你”和“你們”,並不是專門針對釋迦弟子的。其實釋迦弟子,他的這個佛學、論學的知識,已經超過了世界上很多專業的研究佛法佛學的學者,甚至於超過了很多寺廟的大和尚、大格西,因此他才能成為佛教大學的系主任。那他今天特地來到我這裡,其實這個事情已經很久安排了,由於我非常地忙,所以就沒有接待他,那好不容易現在挪出一點時間,就來為他舉行了皈依。那他呢不是一個普通的人,所以今天我隨這個緣而說的法呢,因此就算比較常人聽不到的、高深一點的法了。

我要說啥呢?我就是要說,首先第一個,在我們學佛修行,會遇到有幾個最大的問題,必須要弄懂的,這幾個最大的問題就是牽涉到修行、佛法、真正的法、假的法,還有被魔妖們篡改了的法——變成附佛外道的法,所以這裡面就有非常多不同的各種理論和實踐。當然,在佛法上首先就說到,一是理論,二是實踐,但如果只是把理論和實踐分為兩個部分的話,這一定就方向走偏了。理論是很複雜的,除了釋迦牟尼佛所談到的經書,還有就是祖師們遺留的論學、論著、各種不同的觀點,那麼這些都屬於正理、正論,而還有一種論呢,就是邪論,外表看到是法師,披衣搭具,長老大和尚等等,其中也有不乏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魔妖所投胎轉世的,那麼他們在裡面也要著書立說,世人由於不了解他們,就誤認他們就是高僧,結果哪曉得他們傳播的是波旬魔王的邪理邪行教法,而不是釋迦牟尼佛的正宗教法,所以就把佛法編篡成了一種空洞、假的理論,甚至於是附佛外道形式的理論,就擾亂了整個佛法。可是,世人畢竟搞不清楚,因為世人——就是我們常規學佛的人,他們沒有那方面的知識,那你說是不是有學問的,像教授、專家啊、像剛才皈依的這印度弟子啊,那他就是一個專家,他是不是就懂呢?我今天明確告訴你們,這是啼笑皆非的事,我說他懂,那是假話,我說他不懂,也許我說完這一堂法以後,他就懂了。為什麼我要這樣說呢?因為這個理論啊,從祖師一代一代傳下來,他只能照本宣科去宣讀、學習,他怎麼知道哪個是有問題的啊?這是從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就在快要報化的時候,波旬魔王發了願:要把他的魔子魔孫來學習佛陀教法,釋迦牟尼佛當時已經答應了的。那你說釋迦牟尼佛是不是犯了一個錯誤呢、嚴重的過失呢?不是!釋迦牟尼佛這是沒有辦法的,包括問我,我也要說同意,魔子魔孫也是眾生,也要普渡,可是進入僧團以後,這是波旬魔王說的:要喊他的魔子魔孫披著這個袈裟,拿著佛陀講說的經書,大力進行篡改。就擾亂了整個佛教,因此波旬魔王當時就哈哈哈哈哈,就這麼大笑而去,帶著魔子魔孫們。而釋迦牟尼佛,此時此刻,輕輕把眼睛閉上,兩行悲淚就流下來了,祂流什麼淚?必須要接收的啊,但是破壞又咋辦?這是沒有辦法的啊!因此就這樣一代一代、一代一代地遺留下來,現在已經十分地猖獗,猖獗到什麼程度呢?猖獗到了我們很多經藏、經教已經徹底給篡改了,乃至於說一句難聽的話,包括我們出家人修學的朝暮課誦——早晚必修的課誦,都被魔子魔孫們把它改得面目全非,胡說八道,假話連篇,惑哄黑詐,什麼東西都摻起了。可是,我們的名山、寺院、諸山的這些長老大和尚還得要早晚課誦,帶領大家修持,還畢恭畢敬。這已經是嚴重問題了!這就是釋迦牟尼佛告訴我們末法時期,魔強法弱多遭害,現在就是說明了這點問題。

你說:“師父啊,這個它錯在哪裡呢?”我說的錯,那不是我隨便說的,只要稍微有佛學知識的人,就知道他是胡說八道,甚至於沒有佛學知識的人聽了我這個話,他也會說:哦喲,亂整的,他們胡說的。你說沒有佛學知識的人都知道嗎?當然知道。我說的法,深可以給大菩薩們聽,淺可以給不懂佛法的普通眾生聽,一視同仁解疑。比如說,課誦裡面,明明知道我剛才說到的,釋迦牟尼佛在報化的時間,這個波旬魔王發了願,魔子魔孫要進來,還披衣搭具、當祖師、當和尚,這就說明啊,魔妖們已經進入僧團了,這是公開的,經書上有的。那麼進入僧團幹什麼呢?就是要完成波旬魔王給他們的指令,篡改經書嘛,當啃書蟲嘛,把經藏破壞嘛。那既然是這樣,那麼那些披袈裟的人,他們是長老大和尚,甚至於是赫赫有名的震響一個國家、世界,但結果他們並不是高僧啊!可是在課誦裡面,就有要拜歷代的開山老和尚。我要問你們弟子們,這開山老和尚都是聖者嗎?啊?回答我!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不是。)

不一定是,啊,不一定是,不能說不是,有的是,有的不是。那麼很多都不是,你看他們的著書立說,糟糕得不得了,說些啥子話啊?完全脫離釋迦牟尼佛的教誡。那開山老和尚,我們課誦的時間,其中就有章規,稱為禮祖,就要頂禮歷代開山老和尚、開山的祖師,好,你說你們給魔妖頂禮,你們是功德呢,你們是罪業呢?啊?回答我。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罪業。)

當然!如果說給真正的聖者,阿羅漢們,或者菩薩們頂了禮,那我們是功德的,可是,給開山老和尚,逢人就必須頂的,萬一其中有個魔妖,怎麼辦?這是其一。其二,還要頂一個禮,就是給哪一個寺廟在修早晚課誦,那個寺廟的方丈大和尚,是必須要頂禮的,那個方丈大和尚,你能確保他是一個聖者嗎?我今天告訴你們,不但不能,糟糕透頂!你看他們身體虛弱,這個氣喘籲籲,這個法義混亂,說難聽點,你們要給他打個問號,也許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啦!因為他們首先一個問題,大量地主張這個早晚課誦,是畢恭畢敬地宣傳,這就有問題了,就說明讚歎魔的,他也相信,把人家一個釋迦牟尼佛,活生生地亂編、編造,釋迦牟尼佛,都知道是在菩提樹下,菩提迦葉,悟道的,啊,明心見性而悟道,結果課誦上寫成是“釋迦牟尼佛是悟道在雪山中”,在雪山裡面悟道,你說這不是平白無故編的嗎?甚至說“釋迦牟尼佛坐金台”,人家明明坐蓮台,要說坐金台,又不是道家,坐金台?這些東西都拿去唸,這是多麼顯而易見的邪說?

在他們的課誦上,每天早課的時候,要念“首楞嚴王世稀有,銷我億劫顛倒想,不歷僧祗獲法身……”,既然楞嚴經、楞嚴咒能銷你億劫顛倒想,你還要唸金剛經、還要唸心經、還要修什麼六度萬行、其他的咒呢?那不是多此一舉嗎?今天,我明確提出一個問題,你們大家都會目瞪口呆:就僅憑楞嚴咒,就不能確定你所唸的是邪咒還是正咒,因為楞嚴咒是真假混雜的,早已改得來面目全非了,魔子魔孫們已經動了手腳,所以現在在整個世界上,傳在世界上的、很多佛教寺廟的楞嚴咒,就有幾十種不同的版本,甚至字句多少都不一樣,有的四五百句,有的只有兩百多句,而且字句內容都不同。就算是佛陀說的,也只能有一種,那這麼幾十種當中,其中只能有一種是真正的正咒,那唸到正咒的就是正法,而非佛陀當時說的楞嚴咒,其它的部分難道不是邪說、不是假佛法嗎?所以說,課誦裡面的楞嚴咒也好,日常中的楞嚴咒也好,存在的問題、存在的邪惡還不夠嚴重嗎?佛會說幾十種不同的楞嚴咒嗎?唉呀,眾生的愚癡啊,就這個問題就可以說明了。那麼多其它的假的楞嚴咒,那不能說是魔子魔孫們篡改的,那能說是釋迦牟尼佛當時說的很多不同的楞嚴咒嗎?仔細一想,你們就會知道,我今天給你們說的法,那是絕對的正確!

就只對早晚課的課誦而言,課誦中甚至還說,那個是明文的句,每天這些四眾弟子啊都在裡面高聲地唱唸、虔誠地敬奉,什麼“龍華三會願相逢,演說法真宗”,這完全是在侮辱我們至高無上、偉大的釋迦牟尼佛佛陀,這個意思就是說,要到龍華三會的時間,這個因緣成熟相逢,我們才去聽彌勒菩薩“演說法真宗”,那麼難道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一切法都不是真宗了?都是假佛法了?只有等彌勒菩薩才能說“法真宗”了?不錯,彌勒菩薩確實是一個偉大的等覺菩薩,是等到成佛的,但是,再等覺也等不過我們偉大的釋迦牟尼佛啊!釋迦牟尼佛的都不是真宗,要等到祂“演說法真宗”,這真是一派荒唐之言,還每天唸誦?

佛弟子們,還有更可怕的,我們出家人、七眾弟子,他們早上在寺廟大殿或者在日常中還發真心的願,唸的什麼呢?這是課誦裡面的文句:“如一眾生不成佛,終不於此取泥洹”,你們想一想,這是什麼意思啊?這是說:有一個眾生,他沒有成佛之前,我連小的阿羅漢我都不成就。對佛菩薩、對天龍八部,每天發願、每天表態、每天禮拜地說,這不是公開在騙佛菩薩嗎?發下這個願,真的如此的話,你還有成就的機會嗎?你還能了生脫死嗎?為什麼?因為眾生是無量的,是永遠也渡不盡的,眾生渡不盡,你就不成就,你就不得解脫,你連阿羅漢都得不到,你說發這樣的願叫什麼願?這叫做斷滅願,會讓你們永遠在輪迴痛苦中!這樣的課誦,竟然恭恭敬敬地唸誦得頭頭是道,這不是邪說,這是正教嗎?大家想一想,你想成就解脫呢,你還是不想成就解脫?你要成就解脫,那就不能發這樣的願,因為眾生是無量的,是永遠渡不盡的,所以沒有啥子“如果有一個眾生沒有成就的話,你就阿羅漢都不證”,你說這個話啊,不但瞞背自己的良心,而且對佛菩薩就這樣表態,發下的願力會實現的啊,你怎麼成就、怎麼解脫啊?甚至於還說什麼“我最後一個成就”,你最後咋成就啊?我的天啊,邪說充盈啊!眾生的數目是無量無盡,沒有最後的一個啊!

在課誦裡面,還有讚佛讚得來簡直是不符合實際,胡說八道,變成了誹謗。為什麼說讚歎變成誹謗呢?比如說課誦裡面的,就說某某佛“祂是佛中之王,諸佛所不能及,相好光明無等倫”,話倒是說出口了,這完全是不符合佛陀的真理教論,只要懂佛法真諦的人都明白,或者是通經教的人都知道,十方諸佛都是平等的,因為都是證到了三身四智無上正等正覺的,既然是無上,就沒有再上,也就是說再上一層就沒有了,那說出這種讚歎的話以後啊,這無疑就是說:只有這個最厲害的這個佛陀、諸佛無與倫比的這個佛陀,那麼祂才是無上正等正覺,因為祂沒有再上了,而其祂的佛還趕不上祂,所以還沒有到無上,這不是在侮辱、辱罵其祂的佛嗎?如果沒有證到無上正等正覺,沒有達到無上最高頂峰,怎麼能稱為佛陀呢?那就叫不圓滿,還需要還要加嘛,所以這是活脫脫地侮辱佛陀!可是,他們更糟糕的是,比如說阿彌陀佛吧,又說阿彌陀佛證到了“慈悲喜捨”,我的天啦,慈悲喜捨是啥子?那是屬於一個基本修行的十善和四無量心的“慈悲喜捨”,是天人道,是天道成就的境界,對於佛陀來說,那簡直是太渺小了,大海一滴水都不如的小悲智而已,佛陀是無量之悲,是菩提聖心!慈悲喜捨是啥子?慈悲喜捨是還有凡情俗境的、隨外境所轉的,隨他人的幸福而高興,所以就要喜,隨他人的痛苦困難而產生悲,此時此刻,你想過嗎?這是心隨外境所轉,隨他人的境界在轉,十方諸佛是不隨境轉的,是一片無量悲憫、無邊無量的大智之悲,竟然說成慈悲喜捨四無量的境界。你說這樣的課誦沒有問題嗎?不是波旬魔王子孫篡改過的嗎?如果每天唸了,他到底在增功德呢,還是在長福慧、長我們的道力呢?

尤其是,都知道我們的佛菩薩是慈悲無量,普渡三界的六道眾生、人非人等,平等的,而奇怪了,佛菩薩們來到娑婆世界,被課誦編成了只在中國,西方沒有佛菩薩的,全世界、地球上都沒有,為什麼呢?你看課誦上說的嘛,四大名山都是佛菩薩住的,峨嵋山普賢菩薩,五台山文殊菩薩,普陀山觀音菩薩,九華山地藏菩薩,嚯喲,你們看哪一個不在中國的土地上?佛菩薩還有慈悲,不渡渡印度的嗎?不渡渡尼泊爾的嗎?不渡渡美國、不渡渡歐洲?都要渡的嘛!所以,就說觀音菩薩的佛土世界就在南海普陀山,稱之為琉璃世界,這就是課誦上說的啊,把它稱之為琉璃世界,弟子們,你們知道啥叫琉璃世界嗎?琉璃世界,藥師佛有琉璃世界,那觀音菩薩說祂住琉璃世界,我也贊成,但是至少那個普陀山不是琉璃世界啊!那完全是弄虛作假!唉,普陀山明明就是一個凡夫世界,普陀山我們去朝拜,峨嵋山我們去朝拜,五台山朝拜,等等各大名山,我告訴你,你今天上山啊,還得拿錢出來買門票、住飯店,住旅館拿錢出來,一晚上多少錢,吃飯拿錢出來,才能吃得到飯,不然就別想吃飯。觀音菩薩的琉璃世界是要給錢吃飯的嗎?琉璃世界是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想之應物,無所不有,什麼都是圓滿的,這才是佛土世界嘛!可是活生生的就非要把普陀山說成是琉璃世界,那明明就是一個有旅館、有飯店……哎呀,一言難盡,包括坐車上去都要錢,我給你說,所以,這就是凡夫世界,可是,活生生地被誇成琉璃世界,而且課誦每天早上就唸,就唸啊“南海普陀山琉璃世界,啥子一禮,頂禮,怎麼怎麼怎麼。五台山又是佛土的什麼世界,又一禮,峨嵋山又是什麼銀色世界,又一禮……”,曉得不?這完全在胡說。簡而言之,明明就是一個凡夫世界,只能說,觀世音菩薩也好,文殊普賢也好,曾經在那裡應化過、顯過聖、或者轉世過、說過法,但是,它不能代表那個地方是佛土世界,這未免違背我們釋迦牟尼佛的佛法巨大科學論了嘛,完全違背了嘛。說句誠摯的話,全世界佛教徒是在中國佔的人數是最多的,這是其它的國家不能比的,可是,四大名山絕非佛土的世界,但這是妙覺菩薩們、大菩薩們曾經應化過的地區,作為佛弟子,必須至誠地恭敬禮拜,以虔誠之心行來對待,但絕對不可睜眼說瞎話,以不真實的編造、用彌天大謊來欺騙信眾,把假的說成是真的。當然,至誠恭敬佛菩薩,朝拜名山大川古寺是應該的,可是,謊言、假話、虛吹、浮誇,那是佛教徒不應該有的行為,祖師們這樣一搞,我當然說的祖師,是那種表面是祖師,實際上是魔子魔孫轉世的,他們把它寫成了這樣,那就是邪說。

佛法不迷信,佛法是說實際的、說真實的、沒有迷信可言的,所以說啊,魔妖們啊已經在這個世界把法搞亂了,已經亂成一鍋粥了,所以稱為末法時期。那麼,亂成一鍋粥並不是說就沒有好的,其中確實還有正確的、有好的,不是全部都是亂的,但是,這就猶如一杯清香的茶,裡面已經丟進去了幾顆老鼠屎,你們說臭不臭?這茶還能吃嗎?而且不但丟進去了老鼠屎,甚至於在一鍋稀飯裡面,放進去了一勺子砒霜,所以,這一鍋粥能吃嗎?吃了就會被毒到。不是說其中粥是好的,那個放進去的東西少,我告訴你,放進去了,粥也就全盤污染了。佛法是一體化的,而不是分割開來的,這一點非常的重要。那現在,首先我要問:你研究了那麼多年的佛法,還是博士,甚至於身為要職的宗教系系主任,你知道不知道佛法裡頭至少有六個關鍵的問題,有六個關鍵的問題,在我們佛教裡面,一定要弄懂的,你知道哪六個關鍵問題嗎?

(弟子釋迦 Shakya 恭敬合掌回答說:I don’t know specifically what 佛陀師父 wants to know. From my understanding, Buddhism is about the suffering of Samsara, anattā, no self, the dependent suffering of samsara, no self, and emptiness. Everything that arises has no inherent nature. And so right now, we have suffering because of we misunderstand the reality. So, reality has no inherent existence, and we think that it’s real, and we have a lot of attachment to the samsara. So, when we understand that, the nature of samsara is actually emptiness, then we will attain nirvana. So, the question is now, to understand what is emptiness? So, we a lot of people misunderstand what is emptiness, it’s really not like everything exists or doesn’t exist.)

(翻譯:我不知道佛陀師父要知道的那一方面,但我所理解的就是,佛教所講的就是有關在輪迴中的痛苦,無我,輪迴的痛苦,無我,空性。萬法無自性,而所以現在我們有痛苦,是因為我們對真實有所誤解,真實並不是真正存在的,但我們卻以為是真的,並且,我們在輪迴上有許多執著。因此,當我們明白了輪迴的本質就是空性,那我們就證到涅槃了。因此,當前的問題就是要理解什麼是空性?而我們很多人都錯誤理解什麼才是空性,它其實並不關乎萬物的存在與不存在。)

你說的這個呢就是屬於世界上所有當今那些佛學家、那些專家們講的空洞理論,這個是一點用都沒有。釋迦牟尼佛說空性說了二十多年的時間,說般若經,這當然是最了不起的,這是絕對的整個佛法裡面的宇宙人生的真諦、了生脫死的根本,但是,說了說,眾生要證到祂,還不得行。我也說了般若的法,說了《僧俗辯語經》,說了《了義經》,說了《藉心經說真諦》,但是,談何容易呵?不是給你們說了,你們就明白了,說了你就住入了,你就如如不動地在法性真如中解脫了。這就相當於銀行裡面有很多錢,那個錢我們知道它有多少錢了,那個在銀行工作的人他知道,我們整個的底金有多少,可是那個錢不是他的,明白一點用都沒有,就是由於這個“明白”兩個字,誤害了千百億萬的眾生。不要說是一個常規的普通人,你們明白了萬法無自性,明白了輪迴的本質就是空性,這是毫無用處的,凡夫嘛,明白那完全就是一個空洞的理論,它並不是真正的實證。更何況常規的人是業障之身,色受想行識五蘊不空,我這樣問一句,你們就明白了:你們普通的人,能抵得過釋迦牟尼佛嗎?釋迦牟尼佛深厚的、無始以來的成就、無量的功德,你們能抵幾何啊?就是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證悟了法性真如,見到了不生不滅的本體,而自性自有,自己擁有的,不是外賜而來的。釋迦牟尼佛還不行的,你們算老幾呀?你們明白了身體是假的,地水火風輪迴所作造成,是假的,明白就解決了?我告訴你,絲毫希望都沒有!

在整個佛教界,很多佛弟子都看過佛陀的歷史,而他們心中和他們所見到的都是釋迦牟尼佛吃了牧羊女獻的奶以後,然後再返回去做功課,簡單地說,就是修法,那有的人把說成是修行,實際上是修法,那麼觀看到天上的星星而悟道,所謂的悟道,就是說徹見真如的本體,那個時間才明白了四聖諦苦集滅道,而見到了輪迴的虛幻之有而不實,由於我執痛苦才造成了這個我們的人、眾生在輪迴中痛苦的,其實,這種認為是從佛的典故之中、記載之中而所得知,實際上這是不正確的。有人也許認為:奇怪了,為什麼不正確呢?那個記載難道是錯的嗎?我現在要反問大家一句,你們去回想一下:釋迦牟尼佛陀咋個成的佛啊?祂是修了多少世、多少劫了?在上一世之前、再在上一世之前,簡單地說,至少上一世,祂就是等覺菩薩了,一個等覺菩薩,受到燃燈古佛授記:在靈山法會成佛,在娑婆世界成佛。燃燈古佛是祂的師父,教了祂的無上甚深、微妙、勝義的內密佛法,這是你們知道的嗎?當然,有人說:“我們沒有聽說過。”你們沒有聽說過的太多了,至少你們知道祂是燃燈古佛授記來成佛的,對嗎?不是等覺菩薩,何以成佛啊?彌勒菩薩是等覺菩薩,到現在還沒有成佛的,因此,釋迦牟尼佛其實在好幾劫以前,甚至於你們可以這樣說吧,好幾輩子以前,總得要承認吧,早都是明心見性,早都是徹見宇宙真如了,往輩子就悟了,徹見自我自性不生不滅的本體了,是等覺菩薩了,哪裡是牧羊女、見星星、喝牛奶?不是那個概念的,不是,你們一想就明白了。只不過佛法呢,它總得要一個表法,而釋迦牟尼佛陀來表法,就告訴:你們哪怕就明心見性,還得要修行的,是這個概念的。所以,我在前面所講,祂是明白了自性,這一世來到了這裡,突悟了以後啊,其實往輩子就悟了,我再重複一遍,那麼祂還在繼續修行,含義甚深,告訴你們世人,沒有什麼悟了就成就了的,那是與因果違背的,釋迦牟尼佛陀所闡述的如何修行等等等等等等,說了多少修行啊、具體的修法啊,說得太多太多了,那既然悟了、明白都成聖了,還修什麼行呢?為什麼還要強調修行呢?這一點一直傳下來,從歷代的佛教、寺廟以及散在民間的散修法等等,都知道學佛修行、學佛修行,只有空洞的理論在講“悟了、開悟了”,我告訴你們,這是白癡啊!就算你明白了,你還得要去修、修法,六祖惠能開悟以後,他還夜半三更偷偷去跟五祖學法,為什麼開悟以後還要學法呢?就說明開悟以後啊是沒有用的,那是一個空洞的悟理,不學法是不能成就的。我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沒有真正的法,怎麼成就啊?你說還要法嗎?那沒有法,佛說八萬四千法門來幹啥呢,啊?這就是我們釋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說法八萬四千門,門門皆能修出道果來,深淺而已,但要想即身成就,那就要至高無上勝義的佛法,因為那是本尊直接印契的、本尊接收你為弟子的,就這麼簡單。

你們聽到這裡以後,你們自己把你們拿來跟釋迦牟尼佛陀對比一下,你們就明白,那個什麼頓悟、什麼漸悟,那個什麼教外別傳、以心印心、不立文字,就能由你們這一種帶有業障深重的人,一聽就了生脫死了嗎?我告訴你,完全是彌天大謊。事實已經證明,這麼多年來,那是空洞的玄說!理是對的,但是實證是不行的,因為所有眾生,包括你們,都是無始的業力把你們困住的,那些業力要怎麼樣解決?因此,就必須要按照佛陀說的修行、釋迦牟尼佛佛陀告訴我們的修行去對待,如果不按佛陀說的修行,因果無法轉換,上座昏沉、掉舉、散亂、睡眠立刻襲來,日常當中更不消說,野馬奔騰,整個意念都是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緊密抓在一起,所以,跟明白一點關係都沒有。修行會讓我們的業力一步步地輕,那麼蓋障會隨著逐步逐步地減掉,最後能如如不動地住於法身之中,法身是在行走坐臥無時不在,而我已經說了,他是自身本有的,不是外來的,不是學來的,每個眾生,凡是一切眾生,三界六道眾生,“皆具如來德相”,所指的就是具如來的法身,這是釋迦佛陀明白真諦以後,告訴了眾生,但是,這畢竟是告訴所有的眾生,可是,眾生明白了萬法無自性,進入了法性真如了嗎?沒有!你明白了,照常你要穿衣、吃飯,你還要工作,否則你就沒有辦法維持你這個有餘依的身體,因為你沒有實際的功夫、沒有實際的本事,轉換不了這個業力。我已經說了,必須按照釋迦佛陀規定的行持去修,最終才能取得成就,才能得到解脫。而且只按照業力轉輕了,你容易住入法性真如了,你還不得行,你還要有法。當然,我說的法那是真正的如來正法,如來正法最好的就是勝義的佛法、勝義的內密的灌頂,與本尊直接印契,本尊認可你、本尊認可你為徒弟的法,這樣,你的業力、微細的塵沙、無明之惑,才容易頓時清除,才能真正得到成就解脫,才能真正證聖,甚至於一步步地,最終成為佛菩薩。今天明確地告訴所有的佛弟子們,你們要想即身成就了生脫死,必須得修學《解脫大手印》,因為祂是真正的最精闢、最好的修行行持,裡面含藏著法味,那麼,具體的修法,你必須要經《解脫大手印》而才能得到真正勝義的內密的灌頂學法,而只有真正勝義的佛法、至高無上的佛法,才能讓你今生即身成就解脫。

比如禪宗頓悟門,頓除妄念,悟無所得,自性本源,不生不滅,全是一些空洞話,這是佛告訴你們眾生,真理是這樣的。我再把它說簡單點,如果有人會打乒乓球就曉得了,他會教你如何拿拍子、如何上台去打,你也可以說我這邊一打,這邊一打,這樣一鏟,力量就強大了。弟子,去找一個世界的冠軍來,輕輕就把你們打成零分,因為你沒有練過的,你聽的是空洞理論的,你沒有練過,你不行的,所以說,佛性、法性真如,而不是我們明白了這個道理,他就能成就解脫的。明白了是假的,你說那很多高僧他們都在說“一明白,明白了,頓覺了如來禪,三身四智體中圓,了得業障本來空,未了先須還俗債。只要一明白,馬上就成功了。”我今天告訴你們,明白了以後,你有實際功夫嗎?你沒有!因為你明白了明白,哪怕你就是見性了,那頃刻之間的見性,也只不過是一個素法身而已,它不是清淨法身。什麼原因?因為你見到它了,哎,哈,原來這是不生不滅。可是,你要不到幾秒鐘,你會馬上妄念浮起來,無始無明的業力起來,立刻覆蓋你這個恍惚的初性,就把它蓋到了,喊你入定,你入不下去,喊你妄念俱寂,你處處念頭翻湧,讓你上座,你不是睡覺就是昏沉,這就是空頭明白,毫無用處,因此禪宗所謂的頓悟門“明白了佛法、明白了這個真諦,啊,我們的一切身體都是假的,都是地水火風空識六大,都是假的,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都是空的。”嘴巴在講,你能空嗎?嘴巴講出來的話“萬法無自性”,可是你能空嗎?你可以說:那達摩祖師、六祖惠能,不也是沒有灌過勝義內密頂,而一個“教外別傳,不立文字,以心印心”就大成就了嗎?弟子啊,你太愚癡了。達摩祖師、六祖惠能,他們是誰呀?他們早就是成就的大聖者了,他們是隨願力而來的,他們什麼法都不修,只要願力一滿,時間一到,他們立刻返回法位,而你們呢?你們就是一個凡夫,無明煩惱,五蘊不空,臭皮囊業力深重的凡夫,你們怎麼能跟他們比呢?你們必須要通過守戒、修行,你們必須要在修行中才能轉換業力,而且必須要學到勝義的法,才能遮止業障,真正能明心見性,真正能解脫成就。大家沒有想過一個問題,達摩祖師到了中國,開宗立教為禪,那個時候達摩祖師一葦渡江,踩一條蘆葦就渡江了,而最後他去幹什麼去了?他還去修法,去到嵩山洞中面壁了九年,這是幹什麼?這就是去修法!不是說你悟了就成功了,悟了還不行,還要繼續努力,還要真正徹徹底底地證到大涅槃才得行!不是一句空洞的話“悟了”就解脫了,“悟了”就輪迴都空了,我告訴你,那是想當然爾。所以說,釋迦牟尼佛才說了那麼多修行的法,這是為什麼?就是為了眾生要修行的!釋迦牟尼佛佛陀為什麼非常強調修行,甚至於強調十善、四無量、六度萬行、菩提心?規定了很多必須要守的戒律?既然一句空理就能成就,祂何必說這些法呢?你們錯了,大錯而特錯!你們不能跟願力而來的人比的,人家是自願臨、乘願力而來,是來表法的,幫著釋迦佛陀表顯真諦之理的,而不是人人都來一個“頓悟、開悟就成就了”,你開悟?你開悟一樣地告訴你,生老病死苦一點都逃不掉,因為你沒有修行,你沒有進入真正的真如法體的功力,就我說的,展現得了嗎?你的筋骨換了嗎?你的體質換了嗎?你能拿杵上座,拿得到一個聖者的金剛杵嗎?謹防你連孺子杵都拿不起,孺子可教的基本杵你都拿不了!這就是眾生愚癡啊,聽一句空話就認真了,空理一定要學,絕對的真理,但是,我們要如何證到這個真理,那是另外一回事,必須依佛陀教誡的行持而入法,我講了《解脫大手印》,我說了,我也公佈在網上了,《解脫大手印》就是最好的修行、修行之王,無與倫比!那就是能帶你進入、去見到真如法性、不生不滅之體的。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你們立刻就兌現了,你說“我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就曉得是假的了”,你曉得值好多錢一兩啊?啊?還當不得對門開館子的賣一顆湯圓,可憐得很!那既然說明白了,知道是假的了,那我馬上就可以讓你嘗試一下,你不是明白我們的身體都是假的嗎?去拿一根銀針來,你說打在你的身上哪一個穴位,我就按你的打,然後你四大皆空,你把它空化,萬法無自性,你們所有的弟子們都可以,只要我彈指一下說一聲,我喊你立刻不得四大皆空,你會馬上痛得來喊叫求饒,為什麼?因為你們那個空是假的,還跟身體緊密聯繫在一起的。所以我說,不是“明白了、悟了空理”,你就是成就了,你就解脫了,沒有,你照常還是在給輪迴因果束縛到的。那個金剛杵就擺在那兒的,人家說“產生了金剛力、產生了巨大的力”,你明白了,那你就把那個小小的金剛杵“孺子杵”拿起來就是了,“孺子杵”拿起來,你就孺子可教了,可是連“孺子杵”都提不動,那明白個鬼呀,明白?明白是沒有用的,你們聽懂了嗎,弟子們?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是。)

今天啊,你們能聽到這個法,是很不容易的,好好地認真聽,好吧?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是。)

你們要感謝這個弟子,他的因緣而說法,沒有因緣是不會說的。其實,我給你說的六個問題不是這個,六個問題在佛教中盤踞著整個佛教,哪六個問題呢?這六個問題就是:佛法有實量,有理論,有實量和理論,分為兩大部分。比如說有些經藏上的道理啊,有些祖師們的論學啊,那是兌不了現的,那叫理論。然後,依理論而能兌現呢,就變成實量,就是實際證到的量境。那這個理論呢,裡面又開始分了,在這個當中分什麼呢?就分成了真理論、假理論、邪說理論,那真理論呢,就是祖師們根據他們所證到的境界、所學到的知識經驗,然後總結出來,著成的論學而變成一種理論——真正的理論。假理論呢是不懂裝懂,胡說八道,那就叫假理論。那麼邪說理論呢,就是波旬魔王篡改過的一些東西進去了,那就叫邪說理論。只是一個理論,就有這麼三種混在裡面,像我剛才給你們講了,我們每天早上的課誦就是理論嘛,理論的課修學嘛,還有咒語啊這些,但是裡面就有邪說理論和假理論,把釋迦牟尼佛說在雪山中悟道的,“悟道在雪山中”,那是真理論嗎?那不是在開玩笑嗎?那麼,這個真理論、假理論、邪說理論,那個假東西太多了,我前面就已經舉過很多例給你們聽了,只是課誦上面你們就想到,把什麼明明凡夫世界非要說成是佛土世界,那就是睜眼說瞎話,在矇騙我們的世人、眾生啦。那麼,好了,這個三個了,我們要懂到佛教裡面的結構,我們要弄懂這三個問題。

另外是聖量方面了,聖證量有符合釋迦佛陀教誡的正規證量、聖量,符合等妙覺菩薩祖師們顯成的正規聖量,那這是真正的純正之量。另外就是邪量,邪量完全是妖魔鬼怪編出來出神弄鬼、封建迷信、怪力亂神,亂七八糟,那叫做邪量,那個絕對是殘害眾生的,什麼陰陽風水、算命等等,比如說一悟明白了,就解脫涅槃了,那是邪量,那是邪論。那你說“佛陀師父,你也在講一明白就知道了”,我說的明白以後要實證、要住得進去,而不是一句空洞的明白,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既然明白了,銀針打在你的身上,看你四大皆空沒有?你那個時候才知道你到底四大皆空了嗎?記住,不行的,那根本就沒有用的,一定學佛法就要有實際的成就、實際的證量,理論、正確的理論,它是緊密地和實際證量結合在一起的。剛才我說了邪量,那還有假量,你說“啥子叫假量呢?師父,怎麼假量又出來了?”假證量就是那些魔術師們搞的、耍把戲的,那不是證量的。比如說我們現在最現實的證量、最實際的證量,那就是我們的拿杵上座,你說拿杵上座能體現嗎?當然!因為理論、空性的境界,它與自己的身體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你說明明身體都四大皆空,那是地水火風空識六大組閣的,怎麼能結合在一起呢?我只想問弟子一句話,你們就明白了:如果當你明白了空性的真理以後,你能不吃飯嗎?你必須要吃飯,你還得要維持你要吃飯,因為你沒有這個身體,你是不行的。你說“那很多高僧都說‘明白了,就不在乎這個臭皮囊了’”,我告訴你,那是騙你們的,那是假的,那是吹噓、胡誇、說給外行聽的,曉得不?不要認真去聽他了,你們只要仔細一想就明白了。那麼,身體,地水火風空識跟自己的精神是直接牽連到的,精神、空性、身體,它有緊密的結合,你必須要徹底證到、達到清淨法身了以後,你能一盤腳就一個如如不動地坐它一年半載不吃不喝,那你證明你的空性基礎在佛性上,可以說跟身體不太有關係,但是還是有關係。釋迦牟尼佛告訴了,那叫有餘依涅槃,你還有餘依,你還有所依靠,你還沒有成就,豈止是“你輕輕地明白了這個道理,你就是成就了、就佛了”?什麼佛啊?沒有!沒有那回事,弟子們!那是完全是屬於迷信的空性論。

不但是屬於迷信,而且還有一個真諦,你們要永遠記住,弟子們啦,空性只能論,不能充。論說正理真諦,說對了,是有功德的,說錯了,也是要背因果業力的,但是,充就只有一條路,冒充自己開悟了就證到了,明白了萬法無自性,明白了輪迴是虛幻因緣和合假有而本無實相,那麼是由於我們的執著所造成,就認為自己證到了佛性,不生不滅了,這就叫充,那麼,這種充呢,就必得墮無間地獄。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曾告諸於弟子:未證言證,未得言得,那是要坐無間地獄的。告訴大家所有的弟子們,你們記住了啊,不管在任何時候,永遠記住這一點:所謂的開悟證悟,那是一個虛假的東西、不實的東西,永遠記住,不是一個“開悟了,證悟了”就成就解脫了,很多人都犯了這個嚴重的錯誤。前幾天,有一個出家的比丘尼弟子說:佛陀師父啊,我現在身體非常糟糕,身體很纖弱,唉,我不知道要修什麼法,其實我已經開悟了真理,明白“了得空性兩頭空”。我說你還三頭空呢?!這就叫充,冒充!是沒有實際用途的。千萬不要去認為開悟了就證到了,冒充,這是要墮無間地獄的,沒有經過修行,那行嗎?當然,佛說空性是絕對至高無上,你們知道說了多少年嗎?佛都說了二十多年的嘛,那還有啥說的呢?但是,剛才我給你們講的,弟子們,說了說,那你們怎麼忘了佛要告訴弟子們修六度萬行呢?佛為什麼要給大家授戒呢?佛為什麼喊大家要修十善、四無量心、菩提心呢?佛為什麼呢?告訴你,釋迦牟尼佛陀這個時候回過頭來了,講了空性給大家聽,但是再三強調必須修行、必須守戒。何以故?什麼原因?因為只有修行、只有守戒、只有從行上來轉換因果,所以只明白空性就認為成就了,那是違背因果的,是與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兩廂徑庭的邪說!可是,整個世界,現在基本上高僧們大德故弄玄虛,眼睛一閉一閉的,腳在那兒翹起:“嗯,萬法皆空啊,不要著相啊。”我告訴你,瞎扯談!連一個小小的孺子杵都提不起來,你的身體筋骨都沒有轉換,還不要著相?你至少身體筋骨有所轉換,才談得上你在空性真如上有所證境證悟,還不要說是你了,虛雲老法師,禪宗的高僧,溈仰宗的高僧,他不是講了嘛:“就是初參破了,到了重關境界,那個時候,荊棘林中過無掛礙,”能從亂刺荊棘林中隨便走,身上都沒有掛礙的,在那個時候,他說:“弟子,還要注意修行,穿釘耙,拄拐杖,如入泥濘”,絕對要穿釘耙,拄拐杖,還得要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個腳印地把好修行的關,因為只有修行,這是釋迦牟尼佛教導的啊,把行為改變,沒有惡因了,這個我們所證的佛性或者是未證的佛性才能出現,或者是所證的佛性才能堅固,才能步步深入,經過八識心王,淘洗盡無明惑、塵沙惑,那個時候才能進入聖境,才能真正進入解脫、了生脫死,才能真正“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的實際證到,而不是佛陀告訴這個空理,拿去在嘴巴上唱,毫無用處。因此,我們現在啊,就看到了很多講理論的高僧也好、大學者也好,到最後死的很慘,身體很差,連一個基本的入門孺子杵都提不起來,這與凡夫俗子何異呵?凡夫俗子離聖者、聖體質距之千里之遙。

你說金剛杵,師父一口一個金剛杵,那個金剛杵好討厭嘛,它就能證明佛法嗎?它能證明內身的質地啊!它能證明質地的,你們想一想,釋迦牟尼佛陀祂在王舍城把玩石獅子,輕易揮之,體顯了聖力、金剛之體質,無人可及,為何啊?凡夫怎麼能品其左右啊?這就證明,佛陀、菩薩、羅漢,祂們就有祂們的各自等級證量的聖體質、聖體力,而絕不是一個空洞理論吹噓一通就是聖者的,吹噓一通跟聖者隔得太遠了,沒有那個證量,不是凡夫,難道說是聖者嗎?明白了嗎?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是。)

轉換你的筋骨的,那這個筋骨咋個轉換來的呢?是空性裡面自然轉換的。好,有人說:都四大皆空了,這些身體、地水火風空都是假的、臭皮囊了。不錯,是臭皮囊,但釋迦牟尼佛說的話你怎麼就忘了?要有餘依涅槃嘛,要依於有餘的這個四大之體、六大空合之體嘛,你必須要依嘛,你既然證道了,沒有聖證量,何為證道啊?那就是假的,懂嗎?可是,放眼觀當今世界,極其少極其少極其少極其少之又少的真正明白佛法真理的,而都去搞佛學研究理論,而這些研究的人沒有一個成就解脫!比如說甚至說什麼“人間淨土”,這完全是哎呀讓人啼笑皆非呀,讓聖哭笑不得呀,人間哪裡有淨土嘛?人間生老病死苦,不要淨土了,一個Covid-19來了,馬上就瓜了,就立刻就整得來要命,關門都搞不贏,還淨土呢?我們人間就是一個科學實際在因果中滾雜的人間世界,所以我們在人間要利益眾生,慈悲為本,利益國家,利益人類,利益各界眾生,然後種下善因,使我們的因果好、純正、成熟,成為好果,這樣子我們在上座的時候,我們才能業障輕,我們如果明心見性了的人,那個時候,我們一坐就在自性真如裡面,不坐也在自性真如裡面,我們行走坐臥、吃飯穿衣,都在自性真如裡面,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只有在自性真如不執不染之中,而沒有昏沉能把我們遷走,沒有睡眠把我們降伏讓我們睡覺,沒有掉舉,沒有散亂,掉舉、散亂、睡眠、昏沉這四大障礙從哪裡來的?就是由於我們無始無明的業力種下了各種壞業、好業、不白不黑禪境之業,種下了種種這些因果業力,因此,你要做功課的時間,它馬上就出現,你就不要想定了,入啥子定哦?你坐下來以後就到處想去了,那個時候,無論你說“我悟了的,我明白了萬法無自性的,我已經知道一切都是輪迴的執著,我現在已經明白了,我沒有這份執著了,我已經跟生死不相干了,你不要來找我了”,告訴你,你一樣的睡覺,你一樣的昏沉,你一樣的病。無論你怎麼說:“我悟了,我不怕你,我的身體是假的。”沒有用,一樣的病來了上醫院。“我悟了的。”哎,Covid-19來了,還得要戴口罩,像大家。現在難道不是這樣嗎?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是。)

弟子們,佛法講實際功夫啊,不是空洞的啊!空洞的是沒有佛法的,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是。)

  比如說,像今天,我這位弟子,他是釋迦牟尼佛的這個子孫,他也是直接姓“釋迦”的,所以我今天特地開弘法之正門,為你說法,曉得不?這個是非常非常重要,很重要的。比如,我現在就看到你了,我看得清清楚楚的,我覺得你沒有道力的。“那你就把我碼定了嗎,師父啊?”當然,我們那個孺子杵,你連把它提離地的機會都沒有,你要想把它提離地,你都提不起來,知道嗎?所以說,不是那麼簡單的。佛法是要講真鋼的,懂到了嗎?等你今後真正學到佛法,得到道行了,你才會說:“我的天啦,原來那三種理論一點用都沒有。”我們要把理論結合在我們這個實證量上,才是真正的佛法。你說:“師父,你就看得到我嗎?”我當然看得到你啊,我看不到你,我還敢當你的師父,那還得了?所以,說你拿不起就拿不起,去把金剛鉤拿來,去請來,讓他親自嘗試一下。快一點,不要耽誤。那是我們的孺子杵,是我們這裡面最小的一個金剛杵。當然我今天不會那樣對待你的,照規矩,如果把孺子杵提不起來,我是不會為他舉行勝義皈依的,但是你不同,我要為你舉行的,提不起一樣的舉行,總有一天,你就提起了。因為你的無始的因緣運氣好吧,佔到釋迦牟尼佛的姓了,這是一個開玩笑的話。那麼,所謂孺子杵,就是“孺子可教”的意思,你提都提不起,咋可教嘛?當然就不可教了,知道嗎?我的一個弟子,他叫開初,開初跟了我二十多年了,今年已經到90歲的位置了,他提杵的重量呢現在已經上超到了26段,那麼我們來作個對比,你就明白這是何等的不簡單了。2014年11月份,有一個大力士,那這個大力士呢,代表中國到馬來西亞吉隆坡,參加七國的大力士比賽,結果他非常不簡單,獲得了全亞洲第一大力士,全亞洲多少人啊?現在是45億多人了,佔世界人口的一半還要多,這是何等不簡單?在這麼多億人當中的一位大力士,結果這位大力士,前年他到瀋陽去拿了開初這個九十歲老人的杵,結果他提不了,上超不了開初老人的段位,不但上超不了,他連開初老人拿的這個杵,用金剛鉤都拿不起來,連地都沒有提離起來,根據這個重量啊。但是,你們知道他這個大力士體重多重嗎?他是350磅,他的年齡35歲,一個35歲,一個是90歲的老人,一個是350磅,90歲的老人是180多磅。這個力量從何而來?這個力量,告訴你,就是聖者與凡夫體質結構的差別。

(佛弟子釋迦恭敬合掌提問說:At this point, I beseech Your Holiness the Buddha to impart Dharma. Recently, some people have been asking about this. They cannot understand why Lifting the Pestle onto the Platform can demonstrate holy realization power. They also said that world class strongmen are indeed unable to achieve the level that a Buddhist Holy Guru can. However, don’t evil demons also have formidable power? Then evil demons can also lift a very heavy Pestle. I beseech the Buddha to impart Dharma on this.)

(翻譯:那說到這兒,求佛陀說法。最近有一些人老是問這個,他們不明白,就是說為什麼拿杵上座能夠體顯聖證量?他們也說,確實,世界大力士都達不到佛教聖者所提的這個段位,但是,那麼魔的力量不是很大嗎?那麼魔他們也會拿很重的杵啊。求佛陀說法。)

你提的這個問題啊,為眾生而提出這個法義,非常的好,問得好。我回問你一個問題吧,你馬上就會明白:佛陀們跟魔頭們相比,佛陀的本事大、證量大呢,還是魔的本事、證量大呢?

(佛弟子釋迦恭敬合掌回答說:Of course, the ability and realization power of a Buddha is the greatest.)

(翻譯:當然是佛陀的本事證量都是最大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明白了,如果是魔提起的重量在這個世界上,難道佛陀會甘拜下風俯首稱臣嗎?

(佛弟子釋迦恭敬合掌回答說:No. Only demons will bow their heads to acknowledge defeat.)

(翻譯:不會,只有魔才會俯首稱臣。)

他不俯首稱臣,他是嚇得來躲在一邊藏起來。但是,至少這個證量打不破,那就證明是佛陀的,而不是魔的!如果是魔提起的,一定有佛陀不能不管,祂就會出面來把他剪平!

這是很簡單的,所以說,凡是聖證量,為什麼無人能比、無妖能比、無魔能比?這就證明是佛菩薩才有的聖證量,就這麼簡單!你們慢慢越想越明白,如果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祂們會允許魔在那兒猖狂,那個明明是一個妖魔,他說他是佛菩薩,那還得了?祂肯定馬上搖身一變,變成一個瘦小的人來,就把它提起來,然後就把那個魔妖剪了嘛。可是,不得行的,因為所提杵的這些是聖者,祂們已經代表聖證量,是代表正法的,只有邪法、凡夫,他才沒有這個力量。當然,還有一種,我還必須要說明的,像有些諸山的行者們,你們要理解,今天不是說你們提不起就不行的,有些人他的身體有恙有殘疾,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修行好的,可是,那麼在佛法裡面,據我所知,有聖僧就懂得到這個法,當然我懂不到,我很慚愧的,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同樣能測出你是真聖還是假聖?是有某種原因而沒有辦法提起?你這是損減、你還是增益?是不是換了你的聖體質?這也是很清楚的。

這個金剛鉤拿出來,你可以去實踐一下,那個最小的他可以去拿一拿,最小的。你如果能把它提起來,今天師父就會教你。他提得起嗎?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回答說:不可能。)

我說到做到啊,不是空了嗎?四大皆空六塵不染了嗎?你認為明白了萬法無自性,就轉凡成聖了嗎?你現在知道了嗎?並沒有轉凡成聖!“明白”,那是一個空洞的理論,你要騰雲駕霧的話,就把這個孺子杵提起來吧。快過來,過來,算了,提不起正常的,正常的,正常的,非常正常,師父在沒有喊你提之前,就看到你提不起了,你改一天來,開初老師兄提給你看,輕輕就提起,90歲的老師兄,輕輕就提起。所以佛法要講真實的,知道嗎?你今後要學實在的,不要套在那個空洞的理論之中,這樣子,一天天地無常下去,時間就沒有了,生死事大,無常迅速。一定要學真正的佛法,只有勝義的佛法,才能了生脫死,才能真正長出道行來,學了去一修,就能成就,就能生效,也才能有餘依涅槃、無餘依涅槃,乃至無住涅槃、全知大涅槃。要達到涅槃,空洞的理論、空洞的論學、什麼宗什麼宗什麼宗、那些論是解決不了的。

(佛弟子釋迦恭敬合掌回答說:Yes. May I beseech Your Holiness the Buddha to impart one more Dharma? We all know that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true Buddha, teaching true Buddha Dharma, representing the entire Buddhism. However, in society today, there are still some Buddhists who don’t understand this. They keep saying that the Buddha Master is Esoteric Buddhism, or something else. So, how to enable them to understand this? I beseech the Buddha to kindly impart Dharma.)

(翻譯:是,弟子可不可以再求佛陀說一個法?我們都知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 是真正的佛教,但是現在社會上還是有一些佛教徒,他們不了解,他們總說佛陀師父是密宗或者怎麼樣子,所以,那麼怎麼樣能夠讓他們明了這個事情?求佛陀慈悲說法。)

這些法義我已經說了多次了,我說句肺腑之言吧,我很慚愧,我跟大家普通的眾生是一樣的,這個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一個虛名而已,但是,我必須要說,我對什麼宗、什麼派,當然,他們某些地方還是不錯的,可是,那真正的要即身成就,那是休想的!什麼密宗?那是很多錯誤、很多邪論,在古代的祖師們,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還有薩迦派的那些大宗師,在古代時候,不錯,佛菩薩們的化身,可是,近幾百年來,特別是一兩百年來,簡直是亂成了一鍋粥,現在已經亂得來成爛漿糊了。什麼密宗、什麼論,說得頭頭是道,他能把那個“孺子杵”拿得起嗎?拿不起的!無論他們什麼王,天王、地王、大王,我告訴他,休想!他連開初師兄上超26段都達不到,不可能,我告訴你,還不要說金剛大力王的30段了。那麼,師父你到底是啥宗呢?這是不是剛才問到我這個問題了?我現在就回答你們:我不是任何一宗,我不是任何祖師創派的佛教宗派,我是直接的十方諸佛的佛教!我就是佛教,釋迦牟尼佛的佛教!是一切諸佛、南無諸佛的佛教!我們沒有什麼宗的。

你呀有福報,你遇上我了,因緣所致呵,因果不昧,該遇上的就得遇上。

(佛弟子釋迦恭敬合掌回答說:I am very grateful to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for imparting Dharma for us living beings. This is the truth that only the Buddha can impart.)

(翻譯:非常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我們眾生所說的法,這是只有佛陀才能說出的真理。)

學習並大量轉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釋迦族子孫、佛教大學系主任皈依南無羌佛,佛應因緣說法PDF檔案

PDF檔案下載

此文章連結: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1/05/10/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釋迦族子孫、佛教大學/

依法圓福慧: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 第三世多杰羌佛 # 釋迦牟尼佛 # 觀世音菩薩 # 解脫大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