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見到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 殊勝無上

我終於見到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 殊勝無上

義雲高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 義雲高大師  义云高大师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因海聖尊  拿杵上座  旺扎上尊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  觀世音菩薩  釋迦牟尼佛  金剛經  阿彌陀佛  Nick Best  解脫大手印  了義佛旨  蓮花生大師 心經 金剛換體禪  義雲高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

當我聽到有一位太尊級的巨聖要來本寺修「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我們以至誠的心做好了迎接的準備。太尊屬於五段金釦,他的本事真有這麼大嗎? 這社會已真相混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假的可以冒真,騙人鬼話一大堆。尤其是有一個法王把我嚇怕了,他哪裡是名大法王,就是一個欺世釣名的凡夫而已,提到他的名字都反噁!自己明明是凡夫俗子的質地,卻狂妄聲稱要教人成聖者,他的言行低劣可悲,完全不符事實,他的出現,告訴了人們假的都可以冒充真的,沒有所謂的真跟假,只有胡說八道,騙一事算一事。你們看看他到底是聖者還是凡夫的言行。你們認為聖者會不會把八竿子打不到事,與他沒有私毫關係的事拉到自己的身上,藉用與他無關的事來為自己宣傳造勢,聖者會幹這樣下濁的事嗎?只有凡夫俗子才會幹出見好處,見名譽就沾的事,難道不是這樣嗎?大家都有頭腦可以想一想,做為一個真正的聖者,他們根本不會去沾染世俗名譽,更何況這件事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還要強行拿來為自己說話,這樣的人是凡夫還是聖者呢?大家自己想吧!當然,太尊的地位比法王的地位要高太多了,人家是聖量真才實料考來的,法王只是凡夫認證的空洞無實的名詞,儘管太尊的地位高,我畢竟沒有實際看過太尊修法。昨天,五月十四日,因緣成熟了,這位大摩訶薩五段金釦太尊,我們又稱他為聖尊,他在世界佛教總部與我們僧眾一起共同開法會,公開為一位十分虔誠做佛事的弟子舉行了主旨為「菩提道損減增益法」,讓我開了聖界之眼,除了驚嘆,餘下的就是五體投地和深深的懺悔。原來,「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真是無上大法之大法,我一直都盼望能參加這個法會,今天終於參加了這場萬劫千身難遇的大法會,當機會來了我怎麼會放過每一秒鐘,到底有多厲害的聖境,因此,我選了最近約四呎遠的位置觀看,我兩眼瞪大不放過分毫機會,我們所有的人都盯住了,被加持的弟子一顆一顆的點數菩提丸,把十顆菩提丸放在瓷器的杯子裡,然後修法的聖尊站在遠處,沒有任何人接近過杯子。修法時,突然杯子慢慢放光,聞到了異香撲鼻,隨著一聲鐘響,聲音與平常完全不同,好像在風浪中滾動,整個大殿迴盪著吉祥的氣氛,懾人心靈,我眼前只看到杯子,這時大殿及供品等都不見了,我好像坐在軟棉的空氣上,人感覺在旋轉,但杯子沒有離開我的眼睛,此時萬念俱寂沒有任何動靜,杯子裡的菩提丸突然長出了三顆,太神妙了,再次點數,確實由十顆增長到了十三顆。這位受法弟子的真誠換來了如此勝義的福報,從此以後,她持有的菩提丸不斷增加,她可以每月吃一顆或每天吃一顆,確保長壽無病,福慧圓滿,得到成就。最值得讚嘆的是聖尊如此道行高深,而身上沒有半點我執貪名的氣息。聖尊對我們說:「菩提丸修了就修了,這都是佛菩薩加持的,不是我修成的,不要提到我,誰要提到我的法號,今後我主持的法你們就沒份了。我們都是佛弟子,重要的是學佛修行,不是拿名來招搖。」,並對受法弟子說:「我要一顆菩提丸貢獻給我的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祝福明天佛誕,吉祥永樂。」 聖尊的遠離名譽地位,比起那凡夫虛名的假聖法王是天差地別的,超凡的聖品是我們學習的楷模,也是我懺悔的醒鐘,我現對十方諸佛發下重誓,一定如法修行,自覺覺他。

慚愧佛弟子

釋了正

2021年5月15日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16.厚堆色塊派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16.厚堆色塊派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16.厚堆色塊派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16.厚堆色塊派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上的成就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和貢獻是全方位的,2008年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一書就刊列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三十個不同大類的成就。僅就其中一類書畫藝術而言,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書畫種類包括中國畫、油畫、書法等,而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中國畫,論題材,無論是山水、花鳥、走獸、魚蟲、人物……論技法,不管是工筆、寫意、潑墨……無所不通,無所不精,無一不是有真實的傳統功夫而創新的神意。H.H.第三世多杰羌佛除了能夠繪畫世界上現有的具象派、抽象派、筆劃線條派、印象畫派等之外,還獨立首創了十六個與眾不同的畫派,分別名為:1.超實派;2.抽象韻味派;3.文風派;4.放發派;5.朦朧派;6.鄉童派;7.繁卷派;8.潑墨線條寫真派;9.微印派;10.返璞派;11.妙寫派;12.潑墨微韻派;13.獷細派;14.游絲派;15.版氣派;16.厚堆色塊派。很多著名畫家窮一生之力,專攻某一題材才形成某一流派、獨立於一種風格,但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僅創立了十六個畫派,並且將每一派種畫風都推到了高峰的完美藝術境界,形成了歷史上任何畫家都無法與之比擬的、自成獨立的「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

1994年,在世界詩人文化大會上,代表四十八個國家和地區的五千六百多名專家學者,在匈牙利第四屆代表大會上全數通過,授稱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特級國際大師(元首級榮位)」,證書由當時的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簽發。

2004年2月10日,英國的皇家藝術學院在華盛頓D.C.英國大使館頒授了該學院有史以來第一位Fellow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是於1768年由英王喬治三世所創建。一直到今日,該學院仍享有皇室的眷顧和支持。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院士學會主席菲利普•金教授(Prof. Phillip King)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英國駐美國大使館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頒發了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Fellow證書,英國駐美國大使館文化參贊親自參加,菲利普•金教授說:「這是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在200多年的歷史上第一個得到這個頭銜的藝術家。」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作,自西元2000年起,屢創市場新高,是全世界在世畫家中價格最高的,已達到每平方英尺一百餘萬美金,而且根據國際拍賣行情記載和所售出的證據證實,羌佛的限量複製件畫作,其價格也已名列世界第一高價位,達到38萬多美金一張,這在全世界的畫家中,都是最頂級的,超出比卡索、莫奈、梵高等世界最著名的畫家。

位於美國舊金山市中心的非營利公益性藝術館美國國際藝術館陳列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大量藝術作品,而且美國國際藝術館更以每平方英尺一百多萬美金的價格收購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創作的「厚堆色塊派」作品,但非常難以收購到。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頒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Fellow」之稱

H.H.第三世多杰羌佛「顯密圓通 妙諳五明」之第二十二大類 -《西畫》之二

厚堆色塊派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16.厚堆色塊派

向日葵 Sunflowers 

厚堆色塊派風格 : 

以堆疊潑辣變化色塊筆觸,體顯濃厚高度立體韻味,取其抽象和現實的具象而用色,到神韻變化莫測、亂而不亂的藝境或寫真效果。


 
這是一幅 “厚堆色塊 “風格的畫作。整幅畫生動地表現了畫家技法所蘊含的內在力量和觀念。作品簡潔、隨意、自然。向日葵、花莖、花葉、花瓶、桌面,充分展現了基於寬宏大量、無牽無掛的心境下對色塊和筆法的熟練運用。四種不同的技法來表達厚堆色塊的色彩斑塊風格,都顯示了藝術家描繪這如畫的場景的技巧。在這幅作品中,印象主義和現實主義都融入其中。
少量的色塊構成了迷人的花的形象。流暢、有力、自然的筆觸,描繪出一幅難得的藝術場景。向日葵具有極富趣味的枯萎質感,甚至有蟲蛀的樣子,給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油畫巨匠文森特-梵古的向日葵作品,在西方繪畫史上達到了藝術的巔峰。然而,與梵古那些卓越的畫作相比,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這幅向日葵畫作卻讓人非常欽佩,留給觀者的印象只有一個:太美了,無法複製的藝術作品,既體現了印象主義,又體現了現實主義,通過 “厚堆色塊派 “的色彩風格來到了這個世界上!

厚堆色塊派風格 

《蒼葉拋紅》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之一, 厚堆色塊派的代表作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16.厚堆色塊派

蒼葉拋紅 Old Leaves Exhibit Redness

《蒼葉拋紅》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之一, 厚堆色塊派的代表作:以堆疊潑辣變化的色塊筆觸,體顯濃厚高度立體韻味,取其抽象和超現實的具象而用色,達到神韻變化莫測、亂而不亂的藝境或寫真效果。據陳列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之藝術館中導覽員,導覽說明時提及,《蒼葉拋紅》歷時六年完成,堆疊50層左右,每層顏料等乾透之後,才會續著新的一層,功法巧妙,不可言喻。

這幅畫表現了嫺熟而又不加修飾的藝術性。微妙的、細微的細節可見一斑。荷葉有老幹皺紋的外觀,色澤穩定。正如下面的詩句所言:"純潔的百合花顯得蒼老、枯萎、皺紋,它們呈現出絢麗而又舒適的紅色,這正是秋、水、天三色和諧的時候,高超的筆法彰顯了畫的精神。" 

有關十六個畫派及收購徵集作品

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對書畫藝術的態度是極其認真嚴肅的,他畫過上萬張畫,但基本上都把它們用火燒掉了,只要是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認為不滿意的作品,必然火燒,曾經有很多次公開燒畫,包括精裝裱好了的也一火燒之,這是對藝術負責的奇特舉動。目前考證,流傳在世界上的真跡繪畫只有一百九十七張,儘管如此,本館收藏陳列展出的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的真跡繪畫在全世界也是最完整和最多的。但是,第十六個”厚堆色塊派”目前為止,還沒有收藏到一幅作品,其它派風格也有少部分的作品欠缺。加之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是世界佛教史以來固有的最高佛教領袖,為利眾生,法務繁忙,沒有時間繪畫,並且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已明確永久拒絕美國國際藝術館向他購買作品的要求,因此我館現決定向社會收藏家們徵購。但是,由於隨著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的書畫價格的升高,社會上出現了很多仿冒品,這些真假難分,所以,美國國際藝術館對收購的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的畫作,有嚴謹的審查程序。凡屬於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繪畫真跡、蓋有立體指紋印(在書畫的畫面或背面)者、為本館所缺空之作品,本館將根據作品的級別,以每一平方英尺30萬至90萬美金收購。如果畫的是向日葵或睡蓮,只要證明是真跡且題了款的,並不一定要蓋有指紋印,則以每平方英尺一百萬美金以上商談收購;儘管本館目前已經暫時借展到第三世多杰羌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創作的三張”厚堆色塊派”的作品,但本館仍繼續收購這類畫派後再予通知鑑定原作,對收購作品的審核,不接受任何在美國國際藝術館陳列有展品的藝術家的鑑定和推薦,一律由美國國際藝術館請專家審核、裁定並作估價。

文章連結 :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16.厚堆色塊派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Dorje Chang Buddha III #義雲高大師十六個畫派 #依法圓福慧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說明

余林彩春死而復生 得甚深淨土法往升極樂

【天天日報記者蘇靜蓉/洛杉磯報導】

 義雲高 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之佛法是不可思議!繼侯欲善教授結手印往生及劉惠秀女士生死自由說走就走、肉身坐化之後,余林彩春一度死而復生兩個月,並於九月底經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以甚深精妙凈土之超渡法,臨終得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原為基督徒的林夫余明章因而轉變信仰改信佛教,並帶領所有的女兒及兩名看護求見 義雲高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請求皈依並求得長壽法。

半年多前余林彩春身患絕症,醫生宣佈只有三個月可活,余家五女瑞琪是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虔誠的弟子,信奉基督教的林夫余明章是個科學家,然而他相信宗教會有奇蹟,為了結褵五十載的愛妻能不受病苦,他在女兒的虔誠祈求下與身患絕症,半身已癱瘓無法言語的妻子余林彩春一起求見到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 雲高 大師 當時在壇場余家人面前密傳了余林彩春身甚深精妙淨土大法,並告訴余林彩春的家人,她的病很麻煩但會很平安很安詳的。

余名章告訴記者,經 雲高 大師加持,余林彩春病痛頓然消除,雖經兩次化療,完全沒有一般人化療的後遺症,真的是很平安很安詳。當醫生宣佈余林彩春活不過三個禮拜,到了第二個禮拜,余林彩春瞳孔放大,已入中陰,顯然科學的判定也是有根據的,他和女兒瑞琪二度求見 雲高 大師,大師問他有何請求,余明章為妻求三件事,第一是讓余林彩春沒有痛苦快快樂樂的離開人間,第二是能往升西方極樂世界,第三是讓余林彩春過完三天後的七十一歲生日見到所有的家人後再走,這三件事以一般凡人來說,簡直是出不可能做到的難題,因為人要死的時候,四大分解,無不是痛苦萬狀,何況是瞳孔已放大,身體都涼了,「閻王要人三更死絕不留人到五更」,誰能讓人死而復生,延後死亡呢?但是這三件事對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而言好像是輕而易舉的事,當下都是斬釘截鐵地說:「好!」尤其是第三件事,大師說:「不管瞳孔有多大,過個生日沒有問題,讓你們準備好一切她再走吧。」,隨後拿了兩個寫了淨土密法種子字的咒輪給余瑞琪,囑咐她回去後一個放在其母的頭頂,另一個等往生的時候再放在其母的頭上。

瑞琪依師言回家後就將咒輪置於母親頭頂。結果不到兩個小時,余母的看護,來自中國大陸的李恩琴發現余林彩春的呼吸竟然順暢起來,臉上好轉,放大的瞳孔也恢復正常,趕緊告訴余家人余林彩春死而復生的情形,經常幫往生者助念的她說,這種事情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翌日,余林彩春的精神恢復,半身早已癱瘓長期臥床的她竟可以坐在輪椅上向佛菩薩上香。就這樣余林彩春不但快樂地過完七十一歲的生日,與所有的家人享受天倫之樂,推翻了醫生科學性的預言,又活了九個禮拜,於今年六月二十九日晚間因痰卡喉間需抽痰,三十日清晨六點五十分再睡夢中安祥斷氣,這中間又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佛法奇蹟。義大師告訴余瑞琪將於余母入中陰後用甚深精妙淨土超升法,將她渡往西方極樂世界,屆時觀世音菩薩將親自或派使者來接引她往升西方淨土,她的神識將可自由進出肉體於往升七天后才會離開。

當余明章與女兒二度拜見 雲高 大師時,由於余林彩春不能言語,且半身癱瘓,無法像侯欲善與劉惠秀一樣修法結往生手印,時余瑞琪拿了一個觀世音菩薩像的玉墜請 雲高 大師加持,回家後一直戴在其母的胸前。而余明章也改變了信仰,求作 雲高 大師的弟子, 雲高 大師也當下就滿他的願。

根據照顧余林彩春的看護于德娟及李恩琴的敘述,余夫人往升前兩日每天早上七點,當她們打開唱誦觀世音菩薩聖號及阿彌陀經的CD時,就有一群小鳥飛到余夫人窗外唱歌,余夫人往生那天,小鳥在一直在窗外唱歌不停,余瑞琪更是在睡夢中被鳥叫聲叫醒,瑞琪說她家平常很少有小鳥會飛來。

當六月二十九日晚上余夫人喉中有痰,由女兒用抽痰機抽痰,由於被抽痰是很不舒服的,伉儷情深的余明章,心想愛妻已經死而復活,多享兩個多月的陽壽,他已經很感恩了,他不忍愛妻再受病苦,寧可愛妻無病無痛往升到更美更好的極樂世界,他相信跟 義雲高 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學法,以後他也可以到極樂世界去和愛妻相見,於是晚上十二點默默到佛堂上香祈求觀世音菩薩來接走愛妻,他說他知道他沒有能力請到觀世音菩薩,所以祈求 雲高 大師請觀世音菩薩來接走愛妻,不要讓她再受苦了。凌晨四點,余明章再度上香作同樣的祈求,余明章的祈請應驗了,四點鐘接班照護余林彩春的于德娟發現余夫人的呼吸順暢不再有痰音不必抽痰,六點余夫人呼吸緩慢,六點五十分斷氣,享年七十一歲,斷氣時臉色安祥就像睡夢中的小嬰兒,身上完全沒有傷口且極為柔軟,唯一就是嘴巴張開,她試著把老夫人的下巴托上但是無法合攏。

余瑞琪依師言將往升咒輪置於母親頭頂,三十日下午 雲高 大師修法為她母親超度,余瑞琪在母親遺體前祈求母親,若蒙觀世音菩薩或有觀世音菩薩派來使者通知她往升極樂世界,請母親將嘴闔上並微笑,好讓家人安心。約莫兩個小時後余瑞琪及看護李恩琴及于德娟都看到余夫人遺體臉色由清晨的灰白轉為紅潤,嘴唇及雙頰都是紅紅的,嘴巴也合起來,臉上帶著微笑,三人所見皆同,心中吃驚,告知其他余家人,全家人都歡喜,大師說中陰后七日內神識仍在,七日後方可往生,果然她的神識在聽到女兒的祈請後,即讓她的身體配合動作來回應女兒的請求,大師所說的事完全應驗。

另一殊勝的現象是自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原一小時必須按押一次才會重複播放的觀世音菩薩聖號CD,竟然連續播九個小時不停止。

兩日後,家人為余林彩春更衣時發現,先前請大師加持的觀世音菩薩玉墜聖像轉移到余母胸前,清晰呈現在肉體上。而另一塊玉珮則無任何痕跡,兩相對照,余明章震撼不已,頓悟 雲高 大師之佛法實乃稀世瑰寶。

余林彩春往升後八天舉行告別式,全身仍是柔軟無比不可思議,親友瞻仰她的遺容,感覺她的氣色紅潤,表情就像一個沉睡中的貴婦那樣安祥,余明章更在告別式上把這整個殊勝的經過情形及向 雲高 大師所求皆滿願的事實向與會親友報告。會場上家屬沒有哀戚,而是充滿了愉悅與感恩,余明章更是笑容滿面,談笑風生。

原來就信佛的兩位余母看護于德娟與李恩琴親眼看到余林彩春往生的種種殊勝事跡,得到很深的教育,她們體會原來她們來到余家當看護是佛菩薩安排讓她們有這個緣法接觸到如此殊勝的正法,因此她們都發願要抓緊時間修行學法,而與余家全家人一起求見 雲高 大師,求授皈依學法。 雲高 大師對余明章開示,甚深精妙淨土法有兩種,一種是保障往升極樂世界的往升法,一種是可以長壽健康的長壽法,余明章表示他想多住世,好多作些佛事,於是 雲高 大師便傳給他可以健康長壽的長壽法。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文章連接 :  有緣拜見 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推薦閱讀 :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 傳授淨土念佛法門

佛教弟子侯欲善於今年六月一日在美國洛杉磯家中結往生手印安詳圓寂,享年七十三歲,其妻侯李慶秋親眼見到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來到天空接引她的先生往生極樂。侯欲善臨終前諄告妻子今生必須跟隨他的上師學佛修行…繼續閱讀)


●義雲高大師 傳彌陀大法 劉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

繼 義雲高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之弟子侯欲善教授修得淨土法精髓大法往升極樂世界,此事正在溫傳熱商之中,而八月六日佛教弟子劉惠秀又接著往生淨土,而且沒有八苦交加、四大分解之相,更厲害是說走即走,安詳辭世…繼續閱讀)


#義雲高大師 #義雲高 #第三世多杰羌佛 #觀世音菩薩 #極樂世界 #西方淨土#釋迦摩尼佛#阿彌陀佛

摧邪护正 佛教界矢志利益众生

摧邪护正 佛教界矢志利益众生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举办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 获回响

【记者李俊彦台北报导】由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举办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已于十二日圆满闭幕,但余波荡漾,连日来有佛教徒在网络上讨论,表示支持之意。来台参与研讨的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导师等高僧,在离台前接受访问指出,正邪之分已有结论,也带给众生寻求解脱之道的指标。她呼吁全球佛教徒响应显教精神领袖世界僧伽协会会长悟明长老的号召,摧邪立正,护持正法,利益众生。

    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高树正法宝幢,举办的正邪辨正研讨会痛批顶着佛教之名,行谤佛破教之实的佛教败类,已引起广大的回响,尤其是媒体的披露报导,对于匡正邪知邪见,树立正知正见,极具正面意义,真是功德无量。

    全球唯一汉人藏密格西、美国密宗总会主席洛桑珍珠活佛则指出,在此末法时代,波旬魔王的子孙披着袈娑混入佛教,误导众生,断人慧命。因此,正邪研讨会议的重要性,不亚于当年五百比丘集结三藏经典。可以确定的是,它能使众生远离邪说,依止像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这种显密圆通,妙谙五明的明师学习正法,走上了生脱死之路。

    那么要如何鉴别正法呢?洛桑珍珠活佛说,非常简单,如果符合佛陀的三藏法义,且具有真修实证的研书本证境,他就是正法的代表。但是,当今社会有个不好的风气,许多人只顾钻,阅读经书,研究字面含义,而不明就里,这是错误的做法。

    洛桑珍珠活佛郑重指出,佛法最重要的是解行并重只有理论没有实证功夫,不能解脱,只修法力,不懂法理教义,会走入魔道,与了生脱死渐行渐远。所以,依止正法或邪法,明师或邪师,是一件生死大事啊!

    加拿大佛教协会主席贡拉活佛指出,其实与会的高僧、大德,早在几年就已经开始研究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的著作和开示法带了,两千多卷法带中,大家听到的都是符合三藏教义的正知正见佛法。不仅如此,其中精辟奥妙的佛法开示,显密圆融无碍,令人赞叹。

    泰国的坤猜悟觉法师、马来西亚的悟静法师则痛批法轮功的李洪志。坤猜悟觉法师指出,李洪志赫然大言不惭的说,「为了找到我,已经死了几千个佛陀了,所有的佛陀加起来,都没有我一个人高。」这实在太可笑了,连一点入门的佛教常识都不知道,还信口开河诬蔑佛陀。

    悟静法师表示,他的寺院有两个比丘学法轮功,「人家说老皮禅八风吹不动,我没有这个功夫」。这种人毫无学识,对空性的道理一无所知。记得上次香港天坛大佛开光,李洪志说什么「天坛大佛身上乱七八糟的,是他后来给清理了,而且把他的法身罩在上面。」从这句话显示他什么都不懂,根本不了解法身的观念。

    这几天,参与研讨会的各国显密高僧、大德,已相继离台。他们在离台前的感言是,修行一定要找明师,且一定要用经教、实证去印证师父的道量,千万不能被旁门邪教给迷惑了,而堕入魔道,无法了生脱死。

    连日来,网络上也针对评选正邪之事,进行热列的讨论,大多数的佛教徒认为,目前确实有一些邪师,误导迷惑众生,害人不浅,破邪显正、扶持正法,是利益众生的事,值得肯定。

    只有极少数的佛教徒,抱持消极的态度,认为修行在各人,「不管他人瓦上霜」,各修各的。不过,肯定这次研讨会的举办。

果道推崇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 力邀授课

伏藏罗布吁慈悲、忍辱扶正驱邪

【记者丘元智专访】

    「我们应该响应显教精神领袖悟明长老破邪显正,护持正法的号召,也虔诚祈请显密圆通的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法驾能够来台,为佛学院学生授课,春风化雨,作育优秀僧才。」前南普陀佛学院教务长果道法师,诚恳的说出他的心愿。

    果道法师是以佛学院代表身分,参加这场国性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经过深入的研讨论辩,发现邪门外道散布邪法实在可怕。因此,正信的佛教徒应远离邪教,亲近如来正法。

    他说,各佛学院也应趁这个机会,反省思考佛法教学工作。因为当今全世界的佛学院都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好的教材,造成大家都被蒙蔽了,以盲引盲的结果,连许多高僧、大德写的书,问题都非常严重,何况是普通人编写的。拜读了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更正达摩祖师的书「正达摩祖师论」,和他的系列法音,深深体会许多大法师走错了多少路啊!

    尤其是佛学院学生是为了生脱死才到佛学院学习的,可是佛学院却变成了研究学术的地方,他们仅得到佛学的教授,而不知实修法境。以前有一些法师一生钻研所谓的学术,到晚年弄得不是衰竭,就是瘫痪,甭论生死自由。难道说这就是当年释迦世尊所传的佛法吗?

    果道法师指出,回光返照,说来惭愧。这几年来,佛学院教授学生的东西实在太少,而大部分的教材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问题,真正的佛法实在难找,如果能把这次所学到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的真实佛法,遍洒益散佛学院和七众之中,真是责无旁贷。    南普陀佛学院是国内培育僧伽的摇篮,在国际间颇具知名度,培育不少优秀僧伽师资,如慧律、如本、常禅法师,皆出身南普陀佛学院。

【记者蔡明杰综合报导】

    来台参加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联合国际佛教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在离台前指出,台湾政治民主、经济繁荣、宗教自由,但还是有宗教乱象,正信的修行人固然要修慈悲、忍辱,但扶正驱邪也是一种大修行。

    什么是菩萨行呢?伏藏罗布大师说,只要是利益众生,为自觉觉他而发菩提心,哪怕是打也好,骂也好,都是修行。

    过去,出家人对于邪师之流几乎都不公开批评,以免招惹是非。这种观点绝不是菩萨的行为。因为如果不出来制止,就会有更多的人上当受骗。

五月梅绽放 叫人称奇

    「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在台举办,是近百年来全球佛教界的空前盛会。主持会议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执行署长广心大法师,和显教精神领袖悟明大法师、知名法师印顺大法师,是由世界佛教正法总会认定,并颁发证书的三位在台大法师。

    闭幕时,两千多位各国显密高僧、大德,票选出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为显密圆通大师,沈家桢为善知识,另张宏堡四人为旁门邪教。让众生明白什么叫如来正法?什么叫邪教?在修行道路上,不至于沦入魔道,真是功德无量。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广心大法师台北同修会桌上,腊月送来的一束梅花,早已于三个月前诸花凋零,会议期间梅花顿发一个蓓蕾,十二日大会宣布正邪当天,蓓蕾赫然绽放,成为一朵艳丽清香的梅花,与九六年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行园讲课所开放之花,有异曲同工之妙。原本于正月开放的梅花,却在五月绽放,见证了佛法功德无量,十方诸佛菩萨加持赞叹正法宏开。

黄宏净

宗教正邪 网络掀起论战

【记者黄俊仁台北报导】佛教正邪分流经过研讨后,在网络继续发烧并被热烈的在网络上讨论,当任何一个研讨主题被列入主旨讨论后,其正反两面必然是争议性最大的焦点,以佛教在台湾的份量,其影响之大可真是无以伦比。

    近来佛教在世界各地兴隆,而借着佛教名义争权夺利者亦大有人在,这次在台北举行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共有廿八个国家的佛教单位及各大寺院高僧代表参加,人数高达二千人之众。事先并未获得媒体的重视,然而当题被明显的划分出有正邪之时,即被各方以不同眼光来看待与分析。

    这次在台北举行的研讨会,又逢清海无上师在台弘法,并被中研院邀请演讲而引起更大的震撼。清海无上师之被争议最多的是她的衣饰,让佛教界人士不以为然,但却仍然因为她的争议亦被列入往往在议题占较多的争议面,以清海无上师为例,她受批判的成分,不是在有多少信众,而是她花枝招展的奇装异服。

    立委廖婉汝指出,宗教的信仰,无非让人们可以获得心灵的平衡,而在宗教信仰的过程中,不论程序如何,应不偏不奇。当然在信仰的门派上各有不同,或多或少会引起争议。

期许拨乱反正

走向菩提之路

【记者李俊彦特稿】「护持正法,打击邪法。」是正信佛教徒努力的方向。连日来,佛教界对于联合国际世界总部举办「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给予极为正面的肯定,认为拨乱反正、弘扬如来正法,佛教徒责无旁贷。

    事实上,辨邪显正,并不是目的。在这个社会上也不是只有清海、李洪志之流,还有更多波旬魔王的子孙,在冒充佛教大师,毁坏佛教,迷惑众生。我们要以此一研讨会为起点,在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领导下,宣传正法,打击邪教。大家都知道,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在世界各地,佛教信众比比皆是,但是这几十年来,佛教乱象也特别多。许多人或者对佛法一知半解,或者就是邪魔歪道,故意欺骗众生。

    他们毫无佛法的证量、证德,不但无法带领众生走上解脱之路,反而引导众生走向邪知邪见,痛苦烦恼永陷轮回。

    研讨会的举办,犹如大地一声雷,经由各国显密高僧的票选,以凡充圣之徒终于现形。过去,佛教界的「「不管他人瓦上霜」观念,根深蒂固,如今犹如菩萨现愤怒相,施展「菩萨心肠,金刚手段」,一方面荡邪除魔,维护正法,另一方面借机教化众生,导向了生脱死的正途。

    因此,登高一呼号召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功德无量,不仅名留世界佛教史,在佛国净土都要记上一笔的。

    佛教界认为,正邪辨正只是个开端,佛教界的显密高僧、大德,应该藉此契机,团结所有的佛教徒,展开宗教自清运动,揪出顶着佛教之名,行破教之实的邪门外道,以拯教被误导迷惑的众生,走向菩提之路。这才是研讨会真正的举办意义。

艺术医术 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另有一片天

沈家桢在美演讲论著 为陈健民弟子

【记者丘元智台北报导】被各国显密高僧、大德评选为显密圆通大师的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行踪飘忽,难以拜见。他的在台弟子透露,如果因缘成熟,本报应可独家采访,深入报导,以飨读者。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行谊,神秘莫测,外人罕知。据了解,他是从小就出家,受戒于尊胜大法王座下的和尚。被大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赞叹为「中国一位不可多得的高僧」的清定上人,为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论著「心经讲义」写跋序指出,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十六岁即写真俗辩语论,由初参直探重关之境,修证甚高,论著甚多。显密圆融,妙谙五明,为大陆知名的佛教巨德和科学家、艺术家。    他的画在国际画坛中备受肯定,已窜升至全世界水墨画的最高价位,一幅高达上百万美金,已超越张大千大师,成为世界水墨画的第一大师,在医术方面,也是精湛无比,尤其是全球独一无二的跑马神针,更著称于世。至于被评选为善知识的沈家桢,为已往生的陈健民居士弟子,住在美国,经常公开演讲,也有论著出版。国内佛教界对他比较陌生。

智度: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似般若妙智

【记者丘元智专访】「我今天讲的是公道话,没有私心杂念,但也许有人会误会我与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师同一派。不错!我就是他那一派,因为我们都是正宗的释迦牟尼佛一派,都是佛派。」新加坡的智度法师诙谐的说。

    「不过,我并不认识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与他没有来往的关系,但我决定拜他为师。因为我想早日了生脱死,荷担如来家业。」智度法师指出般若的智慧力量是不可思议的,无限量发展的。在真正的佛法中,是没有办不到的事的,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就是实证,他的德能可说奇怪,但又可说不奇怪。奇怪的是,他能集若干人的优点和本事于一身。

    拿绘画来说,一个人就能创造出几十种画风,这在世界文化艺术史上,有哪一个人能做得到呢?其他如科学、哲学等,也是首屈一指。无论你是多么聪明的人,就是给你一千年,也学不到这么多东西,何况他现在还没有一千岁。智度法师强调,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成就,就像般若妙智,开示的法语、论著,都是利益众生的真理。

急功近利 最易偏离正道

【记者林茂荣台北报导】由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主办,规模庞大的世界级「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经过与会廿八个国家佛教团体、两千多位高僧、大德、居士,长达七天分组讨论和票选,终于评选出佛法显密圆通大师是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教善知识是沈家桢;而宋七力、清海、李洪志、张宏堡四人,则被归为打着佛教旗号的旁门邪教。

    针对这次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论战结果,佛教的兴盛,有许多不循正规佛教制度礼节,急功近利速成的法师,不论在佛学论著、修行功夫均未达一定的水平,但却急于争功出名,因此不择手段,利用地方知名政治人物的推波助澜,成打着佛教旗号,自创奇怪的门派而且以奇装异服来吸引信众,完全无视佛界庄严穆、无我无私牺牲奉献的修行作为,甚至还有假借佛教名义招摇撞骗的情事不断发生,的确给佛教界制造了许多的困扰,这次的研讨会,终于有明确的正邪分际、给国人相当清楚的看到正宗的佛教和旁门邪教、就是不一样,所以这些正面的宣示意义,已受到正统佛教界法师的肯定和欢迎。

破邪显正 弘扬正法

    破邪显正,维护如来正法,乃我佛门弟子的义务。俗语虽然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此时此刻却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相信所有的佛教徒,都是雀跃万分。这几年来,宗教乱象不断,法王、活佛、法师何其多,但相互间的说法并不一致,有的甚至彼此攻击诋毁,与经律论三藏不符。

    还有气功、算命、看相之流,也打着佛教的招牌,到处骗人钱财,断送众生慧命。「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举办恰逢其时。如同伏藏罗布大师所言:「要依法不依人,尤其在末法时期,更要小心谨慎择决,从经教理论、实证体修,道德风范等方面去观察印证,确认是否符合三藏教义。」

    个人也乐见悟明长老挺身而出,为护教护法登高一呼,这才是真修行啊!在此也要呼吁诸山长老,投入破除邪法,拥护正教的行列,这才是功德无量啊!佛子们!大家一起来,为这千古以来的大佛事,而努力奋斗吧! 慧舟合十


义云高 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座下弟子成就解脱实例

义云高 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座下弟子成就解脱实例

 义云高 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座下很多弟子、因修学到了真正的佛法而彻底成就解脱、或化虹光成就、或预知时辰按时坐化、或先到极乐世界参观再返回人间按时往生、或生死自由掌控、肉体金刚不坏等等。几千年来佛门中日渐稀少的成就者、解脱者、在 义云高 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座下却层出不穷…more


义云高大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威震图卖得6495万创国画天价

日前,台湾甄藏国际艺术有限公司举行了2000年中国书画春季拍卖会,这次拍卖的全是中国画的精品之作,从文征明到董其昌、八大山人、任百年、吴昌硕、何绍基、黄宾虹、张大千、徐悲鸿、齐白石、李可染,这些国画大师的张张精品都让人流连忘返,但最让人惊羨的是义云高大师的一幅《威震》图,格高境大…more


义云高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英国驻美使馆受奖(Washington Chinese News)


摧邪护正 佛教界矢志利益众生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 #义云高大师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

#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義雲高大師#义云高大师#Dorje Chang Buddha III#因海聖尊#拿杵上座#旺扎上尊#菩提道損減增益法#觀世音菩薩#釋迦牟尼佛#金剛經#阿彌陀佛#Nick Best#解脫大手印 #了義佛旨#蓮花生大師#心經#金剛換體禪#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

台灣時報:

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

2020-09-28 16:52:29  |  攘瓊諾桑卓嘎  |

近日許多媒體紛紛報導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但授稱的單位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兩會開會決議拒絕羌佛退回「教皇」冊封與「教皇權杖」之舉動,由兩會主席主席Suzi Leggett去世界佛教總部所屬的聖蹟寺,欲求見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將冊封狀與佛教教皇權杖退回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可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並未出席這項會議,還是以慚愧修行人自居,拒絕接收這無上尊榮的教皇冊封令與教皇權杖,最後世界佛教總部代表莫知尊者代表世界佛教總部代為接收。這件事可以說是震撼佛教界的大事。

其實,佛教教皇的冊封與教皇權杖頒送早在兩年多前發生,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在經過審核以後,冊封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並授予教皇權杖。他們定議,在這個世界上,只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了佛教各大教派的一致認證附議,被認證為佛陀,這是佛史上的第一次。但令兩會沒有想到的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直接拒絕了這個冊封,不接受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仗。

已經兩年了,如果是哪個宗派領袖,一定是大作宣傳,可是大眾竟然都不知道這件極高榮譽的事已經發生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羌佛沒有對外人提及,仍舊是以慚愧者自居,仍舊依祂的願力默默地義務服務所有的眾生,不受供養。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真正展顯了佛陀的內質,僅僅拿杵上座,就上超了59段,而到目前為止,在我們這個世界上,連上超30段的都沒有一個,所以,兩會審查,我們這個世界的佛教教皇,還是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莫屬。

2020 年9月23日,兩個委員會聯合作出決議,拒絕接受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冊封令和教皇權杖的事,因為教皇聖職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因此,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主席Suzi Leggett女士在九月二十四日來到位於南加州的聖蹟寺,代表兩會將被佛陀退回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退還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是,佛陀還是未曾出席,再次拒絕接收,最後,兩會只能交給世界佛教總部的莫知尊者轉退給佛陀。

如果不是新聞報導了這個事情,大眾都還蒙然不知此事,因為在普通人的眼裡,“教皇”已經是我們這個世界上最登峰造極的地位和榮譽了,沒有任何其它的地位可以與之相提並論,多少高僧聖者可望而不可及,但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兩次拒絕,這是何等的超凡境界?!

羌佛被冊封為教皇一事,直接給一些誹謗者的網站打臉,這揭示了某些著名網站的虛假不實、陰暗不堪,這些著名網站只會主持邪惡觀點,不願扶持正氣,一貫在網路上造謠生事,編造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來迷惑世界人民,令其失去學習如來正法的因緣。比如他們誹謗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某網站大肆宣傳說國際刑警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通緝事件,此事有很多人都予以聲明闡述,說沒有這件事,國際刑警的態度早已是撤銷,並告知國際刑警的撤銷公函世界佛教總部已經發在世界諸多媒體上公佈於眾,國際刑警在其公函上明確指出,是中國政府主動請求國際刑警撤銷了通緝令,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沒有任何錯誤罪過的,而且國際刑警指示各國執法機構不得以此留置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是,這些極少數別有用心的網站和喪失道德之人,照常以假亂真,編造謠言,污染羌佛的崇高道德品質。這些網站赤裸裸地展示出了他們就是不干尊重事實的事,這一次徹底證明了這些網站所刊載的文章存在著弄虛作假,比如用已經不存在的通緝令來詆毀羌佛,欺騙世人。現在如何呢?事實擺在國際社會面前,世界人民都看到了真相,不是如某著名網站胡編亂造的誣衊誹謗說”國際刑警正通緝第三世多杰羌佛”,而事實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成為了世界佛教教皇!”這就是擺在人民面前的鐵證如山、真實存在的事實!兩相鮮明地對比,讓人們看到了某些網站的低級和卑劣、他們網站文字已經被證實為無賴虛假,羌佛不但沒有絲毫犯罪行為,羌佛不但不是國際刑警監獄中的人,而真正是世界佛教教皇!這就說明了一切。大家可以想像,這樣的人、這樣的網站,除了給社會、給人類歷史留下虛假的東西,還有真實可言嗎?

東方日報:

佛教教皇嚴肅定性

2020年9月29日

退回教皇冊封,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事,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2018年,“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冊封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卻被羌佛退回。為此,2020年9月24日,兩會的正式聲明由主席Suzi Leggett女士,在美國洛杉磯世界佛教總部所屬寺廟“聖蹟寺”宣布: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更變的,本會拒絕退回冊封令!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聯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經過兩年的共同努力,在極其嚴格細緻地審查後,作出了最終永久不更變性的決定,於2018年1月31日,正式頒發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及教皇權杖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式升位世界佛教教皇。然而,沒料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卻皺起了眉頭,拒絕接受教皇冊封,羌佛說:“佛教界有佛、菩薩、法王、活佛、法師、高僧大德、聖德的稱謂,不需要教皇,我是一個慚愧的修行者,擔當不了這個重任。” 無奈之下,世界佛教總部出面接受了冊封令和教皇權杖。當羌佛見到權杖上有南無釋迦牟尼佛的坐像,即刻接過權杖舉過自己頭頂以表敬重,但隨即羌佛便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退回給了“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這才有了9月24日Suzi Leggett女士親往聖蹟寺,宣布羌佛退回冊封無效。Leggett主席說:“幾十年來,本會給列根總統、印度聖雄甘地、拉賓總理以及很多國家的總統、總理頒授了世界和平獎,從沒有退回的先例, 凡是本會做出的決定並已經實施了的,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決定,絕不予以更改。……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退回教皇權杖及冊封令的做法是不成立的,世界佛教教皇權座只屬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任何人不得使用,此為永久性不可更變的定論!”但因H.H.第三世多杰羌佛依舊拒絕接受,當天未曾出席,Leggett主席只得將被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再次交給了世界佛教總部。

莫知尊者代表世界佛教總部承接了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他說:“世界佛教總部認為,兩會的決定是十分正確英明的!自南無釋迦牟尼佛報化以後,就沒有一位如佛陀一樣統領大眾佛教徒的最高領袖,但是,教皇權位必須是非單一佛教派別的領袖有資質擔當的,而唯一只有統攝整個佛教的領袖——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圓滿佛教教法,符合各派認證的佛陀標準,符合佛陀本質,符合佛陀內證覺量,僅憑佛陀本質拿杵上座,上超59段,就無人能達到此標準。南無羌佛符合佛陀德境,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等,全部符合圓滿,實屬佛陀覺量。此世界無有第二位佛教聖德具此資質,僅憑發願一生義務利生,不收供養,圓融無礙,就無有聖德可及。只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才能擔負佛教教皇這一崇聖無比的重擔,導正學佛正規的途徑。因此,世界佛教總部代表佛教徒們,非常感謝世界和平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最終做出的決定。”

Leggett主席宣讀了決議聲明,決議說:“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及“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已經過了認真嚴肅審查,決定冊封了的佛教教皇,絕不能不嚴謹而收回,這是兩會的決定,而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個人自己能決定的。兩會認為,鑑於各宗派法王、祖師、大師均只能統領自屬的宗派,不具備資格作為整個佛教的統領,而唯一只有佛陀身份是整個佛教統攝之皇,猶如上帝統攝天主教的一切,予以指導總綱教義。從釋迦牟尼佛史至今,世界上真正被所有各大教派認證的佛陀只有一位,就是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其由各大教派領袖、法王、攝政王、大活佛寫的認證書、附議賀函達一百多份,成為史無二人的認證壯舉,特別是其實質性的佛陀證量、五明高峰圓滿無缺,是整個佛教的第一人,無私德境受人愛敬,其佛陀的本質、體質,也只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一人具備,世界上沒有第二位佛教高僧大德圓滿具備。因此,兩會做出終極決定,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退回教皇權杖及冊封令的做法是不成立的,世界佛教教皇權座只屬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任何人不得使用,此為永久性不可更變的定論!

義雲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被美⼀研究院聘為榮譽教授

義雲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

被美⼀研究院聘為榮譽教授

義雲高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本報訊 記者盧祖品報導:1⽉15⽇,四川青年國畫家 義雲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被美國中華⽂化藝術研究院聘為該院的第⼀位國外顧問和榮譽教授。 義雲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是自學成才的青年年畫家,現在成都市新都縣⽂化館⼯作。他的繪畫作品在美國受到各界⼈⼠及同仁讚賞。獲"青年奇才,格⾼境大,氣韻⽣動"等讚語。美國中華⽂化藝術研究院董事會對他的作品和論文進⾏了討論,並做出了了上述決定。

義雲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被美⼀研究院聘為榮譽教授

繼續閱讀:


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 Fellowship


3.8加州、三藩市義雲高大師(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臺北訊)據來自美國的消息報導,加州州長格瑞大衛斯及三藩市市市長威利布朗,昨日代表州府及市府將三月八日定為「義雲高大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日」,此一殊榮為東方人在美國社會史無前例的最高榮譽…more


義雲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被美⼀研究院聘為榮譽教授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追踪报导:义大师的稀世绝唱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追踪报导:义大师的稀世绝唱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义云高大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追踪报导:义大师的稀世绝唱

1996 年 8 月号刊载於投资中国之大陆风情

香港天王巨星张学友近年来在影艺界屡创佳绩。其唱片销售量自专辑「吻別」起,一路扶摇直上,被称为天王已是众所公认的事实,不过关于他拜师学佛的事情却鲜少有人提起。

张学友的师父正是义云高大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也就是喜饶根登大活佛的金刚上师。云高大师是一位受到国际肯定的艺术、哲学、与文化等多方面造诣深厚的大师,曾获得由48国及地区、5,612名专家学者所组成世界文化大会颁发的国际元首级大师勋章。此外,大陆政府更在四川大邑县为其兴建了一座宏伟壮观的大师馆。在世者能受到建立纪念馆的特殊待遇,确实独一无二,也更彰显他的成就与贡献。

云高大师在去(1995)年5月应奥林匹亚体育文教基金会及云慈正觉会的邀请来台访问,本刊曾作过专题介绍(详见第16期),这次借由拜访喜饶根登上师的机会,我们得到了云高大师最新的消息。应张学友等众多弟子的恳请,大师谱了一首「稀世绝唱」之作,举凡词、曲、吟、唱皆大师一手包办。

其歌韵之丰美,音声之变化,可谓千鸣万啭,出神入化。扬者有如山呼海啸,乾坤为之激荡;抑者则委婉曼妙,柔约有致,细腻动人。有嘎拉(金刚)之狮吼,有达拉(度母)之梵唱,有深观之发抒(心经),有梵因之啭呗(明证可誉雕),有古文人之吟哦咏言,有地方戏曲的唱诵,更有最时兴的摇滚Rap;其歌唱技法之运作更超越了传统的声乐范畴,不止体腔之共鸣而已,实已达法界之相应唱和。故「稀世绝唱」可令闻者大开耳界,听到各类音声,更可提昇心灵层次,长养道德实力,更可透过大师修为的音声加持力,达到身心直接的净化转化。

根据为大师配乐者说:「由于大师的词曲古意盎然,学养深厚,又音声千变万化且任运自在,随兴而唱,故以吾人贫乏的人文素养与音乐造诣,实难于衬托附丽,每觉大师的音声若不配乐更加高妙,但又怕曲高和寡,闻者畏难而不能接受,因而失去大师制作此音乐带之慈悲本怀,故虽明知是狐尾续貂,未尽其意,仍勉力为之,只恐是有损大师作品之完美,还望听众鉴谅」,言者是如此地诚恳,显系肺腑之言。听众们唯有用心聆赏体会,方能得其妙受用。

相信云高大师的「稀世绝唱」必会造成音乐界的大轰动、大震撼,不仅学佛者可饮法露,爱乐者更不会错过这非凡人的音声,或可称之为世纪之音—新人类新音声!

图上文字:中坐者为义云高上师,左为喜饶根登上师,右为张学友 云慈正觉会/提供

投资中国 1996年8月号

此文章链接:https://buddhaketra.com/2021/08/11/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追踪报导:义大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大师 #張學友 #香港天王巨星 #稀世絕唱 #吻別 #拜师学佛

义云高大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追踪报导:义大师的稀世绝唱

誰能舉起佛陀杵?唯有佛陀——上超59段,輕而易舉

誰能舉起佛陀杵?唯有佛陀——上超59段,輕而易舉。

旺扎上尊(NICK BEST)以在「世界佛教總部」的親眼所見—佛陀師父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何輕而易舉地拿起佛陀杵,上超59段的過程;上尊將親身體驗經由視頻傳述此不可思議之事實!祈頌眾生共霑法喜!頂禮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唯一能提起佛陀杵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上超59 段。旺扎上尊除了佛陀杵,其他金刚杵都提起来了。

Hey everybody, and welcome back to my channel. Sorry about the air conditioner in the background, but there’s nothing we can do about it.

嗨,大家好,歡迎回到我的頻道。抱歉,背景有冷氣的聲音,但是我們沒辦法處理。

Um, today I want to talk about my lat injury and reattachment and kind of what I think caused it and the recovery process and the therapy I’ve been doing to get better from it. So let’s start with how I think it happened.

今天我想要講有關於我的背肌受傷和重新附著,和我想造成的原因及復健過程和我一直在做的療程,來變得越來越好。所以讓我們開始來說,我覺得是怎麼發生的吧。

About three weeks out from the US open(Kernusopen), I pulled 820 in training. It was good, I mean, it felt great. Pulled it right up, no problems. Figured I was good for 859 on a third and that was kind of the plan going into it: take a nice light opener, pull a new world record and then try to break it even further with that.

在美國公開賽前三週,我在訓練中拉出820磅(371.95公斤),這很好,我的意思是感覺很好,把它拉起來很容易,沒有問題。我認為第三次拉859磅(389.6公斤)沒問題,這就是其中的計畫,輕鬆的開場白,舉起一個新的世界紀錄,然後嘗試舉得更重去打破紀錄

Um, clearly the last part of that didn’t happen, because I tore my lat off at the 821, but we’re three weeks out. I had the great training session, and then the next day I go to visit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in Pasadena; I go to visit my Buddha Master, Namo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嗯,很明顯,最後一部分沒有發生,因為我在 821磅撕裂了我的背闊肌。

在我們離美國公開賽的三個星期前,我有很棒的訓練課程,然後第二天我訪問位於(美國洛杉磯)帕薩迪納的世界佛教總部,我去求見我的佛陀師父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And there’s a bunch of Vajra Scepters laying around now, Vajra Scepters look like a giant Thomas inch dumbbell; they’re much heavier and the handles are a little bit thinner. But they’re huge-looking, really neat, uh, implements.

有一堆金剛杵現在躺立在那裡,金剛杵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湯瑪斯英奇啞鈴」(知名於重約172磅(78公斤),把手厚近2 3/8英寸,如果沒有強大的握力,無法抓住它) 。但它們重得多,手柄稍微薄一點,然而這些杵看起來很大,真的很酷的器具。

And I lifted them all except for the Buddha Scepter. The only person that’s ever lifted the Buddha Scepter is Buddha Master, and basically that is 59 levels over what is normal for people that Buddha Master did when He lifted that. And being a Shangzun, I thought I had a good shot at it. So I went and grabbed it and started pulling on it, and he warned me not to do it but I gave it a try and I pulled with everything I had. And then I felt like a movement or a twinge in my lat, and I was like kind of “It was painful, but it wasn’t bad," and He was like “I wouldn’t compete in three weeks." I go, “I think I’ll be fine; I got three weeks to heal, it should be okay." Well, didn’t listen, tore it off. um with a weight that I can easily accomplish.

我把它們都提了起來,除了佛陀杵。唯一曾經能提起佛陀杵的是佛陀師父,佛陀師父提起的基本上比正常人上超59 段。而作為一個上尊,我想我應該有機會拿起來。所以我走過去抓住它,並開始拉起佛陀杵。佛陀師父警告我不要拿,但我仍去嘗試,我用盡所有力氣去提,然後我覺得我的背闊肌移動了或覺得有刺痛,而我覺得好像是會疼痛但不差。佛陀師父說,如果我是你,我三週內不會去參加比賽。我說,我想我會沒事的,我還有三週可以恢復,應該可以。嗯,我沒有聽佛陀師父的話,結果背闊肌撕裂,在我原本可以輕易完成的重量。

旺扎上尊IG (歡迎訂閱關注)

 Thomas inch dumbbell 湯瑪斯英奇啞鈴

誰能舉起佛陀杵?唯有佛陀——上超59段,輕而易舉。

視頻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siAmSqJCmg

此文章鏈接:https://zhengfazixun.org/%E5%8D%97%E7%84%A1%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8B%BF%E6%9D%B5%E4%B8%8A%E5%BA%A7%E4%B8%8A%E8%B6%8559%E6%AE%B5%EF%BC%8C%E5%94%AF%E6%9C%89%E4%BD%9B/

歡迎訂閲此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58LxS6geNrpNLe1nXQJcgA?sub_confirmation=1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旺扎上尊 #佛陀杵 #湯瑪斯英奇啞鈴 #世界佛教總部 #美國洛杉磯

#帕薩迪納 #上超59段 #美國公開賽 #金剛杵 #Thomas inch dumbbell #美國公開賽 #佛陀杵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陀道行廣告

佛降甘露錄影帶問世震驚佛教界

佛降甘露錄影帶問世震驚佛教界

佛降甘露錄影帶問世震驚佛教界

佛降甘露錄影帶

【記者黃啟棟臺北報導】西藏佛教史雖有請佛陀降下甘露的傳說,但對當今的佛教徒而言是聞所未聞,今年即藏曆鐵龍年夏天,顯密總持大法王仰諤益西諾布接連主持三場法會,佛陀果真降下甘露,證實佛降甘露並非只是傳說而已。這幾天,有許多法師、佛教徒已觀看過全程實況錄影帶,並作見證,驚歎真實佛法在人間,也羡慕國內佛教大老悟明長老有此福報參加法會,接受甘露法力加持。這卷名為“總持大法王請佛陀降下甘露和舍利”錄影帶的問世,震驚了全球佛教界,根據錄影帶畫面顯示,共收錄了三場佛降甘露的全程實況,第一場參加者為世界佛教僧伽會主席悟明長老、美國密宗總會主席世界唯一在世漢人格西洛桑珍珠活佛、世界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導師、虛雲老和尚衣缽傳人意昭老和尚等高僧。

佛降甘露

悟老親自清洗空法缽,並緊盯看守,大法王在遠處修法,不久長壽佛降下銀灰色甘露,從虛空穿缽而入,悟老吃了第一口摻加糌粑面的甘露,充滿法喜,直說好吃,讚歎大法王證量甚深,特別以法義請求開示,大法王當場預言,悟老帶來未曾允許進入法壇的侍者,回去後會破壞佛法增長黑業,絲毫不爽。據透露,這也是促成了錄影帶問世的因緣。

法會盛況空前 黃金甘露神變莫測

       第二場是大法王為祈禱世界和平,當著數十位高僧、比丘,修法迎請長壽佛降下甘露和五彩舍利一百零三顆,甘露降下後,跳躍旋動,玄妙神奇,實非人間凡物所能表相;第三階段為大法王為法王聖僧、閉關修持者舉行南方寶生佛佛降甘露灌頂,法會盛況空前,降下的金黃甘露神變莫測,參加法會的隆慧導師作見證指出,這是聖跡現場,與普通的所謂自來水持咒或草藥所做甘露,有如天地之別。

       法會圓滿後,大法王遠離塵世,不與世接,不收任何供養,與時下聚眾收取供養的一些法師,迥然不同。因為他不是世俗的名利之徒,已經默默無聞的消失了,沒有辦法再找到他,真正的佛法很難學到了,但他在法會上說過,真正有善根的修行人,他是會傳法的,而且他也開示大家要修學什麼佛書、論學。

       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悲智無量、道境超然,令參加法會的悟老佩服得五體投地,其實大法王門生無數,其中有很多國師級高僧、世界級法王、大活佛,包括赫赫有名的渡亡大師多傑洛桑老法王都是他的弟子。

法會全程實況錄影 謠言不攻自破

       國內佛教大老悟明長老參加佛降甘露法會,被指為謠言,如今佛降甘露法會的全程實況錄影帶,在一大事因緣下問世,許多觀看錄影帶的法師、佛教徒親眼目睹悟老從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超渡數十萬隻大黃蜂、親自清洗並看守空法缽、甘露降下均全程參與,並第一口吃下甘露,因此謠言已不攻自破。

       修行講證量,大法王對於眾生的心識了若指掌,謠言的湧現,大法王早已預知。在法會結束後,悟老提出法義請求開示,大法王說:“你帶來的人,現在在外面心生惡念,回去以後,他們將要誹謗正法,造黑業,若不懺悔,要墮三惡道的。”當時悟老說:“這是因緣嘛!”

       大法王的預言果然應驗,該名侍者回去後果然誹謗正法,以真說假,造妄語騙眾生,對外宣稱悟老未受甘露加持,並聲稱為謠言,慫恿以人間福報為宗旨的南部某山頭媒體,顛倒黑白,為其唱和,炮打據實報導法會全程實況的某通訊社,指稱“請降甘露驗證佛法果然在人間,仿佛記者在現場親見”?還批判該通訊社新聞品質與品味出問題、缺乏職業水準、新聞判斷力及核稿不實。

       該媒體還指責“堂堂通訊社,一而再發出如此玄妙新聞稿”。佛教界人士指出,現在如果反向思考,屬於佛教寺院的報紙,創辦僅有半年,修理人這麼麻辣,還球員兼裁判,左右開弓,一面武斷的否定佛降甘露的存在及悟老參與的事實,一面老氣橫秋糾正媒體同業的採訪寫作。

       但真金不怕火煉,法會的實況錄影帶鐵證如山,通訊社的報導亦為真實。該媒體的做法,實在是耐人尋味。

       媒體報導新聞,追求客觀公正確實,尤其是佛教媒體,集十方之財運作,如果傳播真實佛法利益眾生,功德無量,反之,以類似的失真報導誤導眾生,造業生非,恐將淪入因果輪回之中,高僧大德常言,“地獄門前僧道多”,要多加深思啊!尤其是無論顯宗或密教,都是佛陀宣說流布,千萬不能互相排斥,四弘願強調法門無量誓願學,八萬四千法門何其多,法師和佛教徒可不要流於口號。《記者黃啟棟》

轉載自 臺灣時報 第五版二OOO年十月十九日 星期四


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嚴正聲明

       佛降甘露世所罕見,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請佛降下甘露後,震驚世人,禮贊有加,也因此有人以大法王之名作出種種假借名義之事,大法王慈悲為懷為免眾生因求法之心而上當受騙,特作聲明。

       全文如下:

       自從佛降甘露法帶展世後,世界各地出現了有人以我之名作出種種假借名義的事情。本來諸法如幻,因緣生法無可計執,但為免于眾生因求法之心而上當受騙,故今特作嚴正聲明。

       佛法一大事因緣,本為救度眾生,而不是拿來作為欺騙、殘害眾生的工具。我對我所有弟子的唯一要求就是要依於三藏及密典奉行,慈悲眾生,今特地明言宣告,今後我的任何弟子,包括法王、活佛、法師、居士等的一切言行,都不能代表我的安排,若有人以引見於我灌頂或加持為名收取供養,或說是拿來供養給我的,或說是我加持過的任何東西要你們拿錢,凡此種種,一概與我本人無關。你們聽清楚,我不接受任何活佛、法師轉交來的供養。長久以來,我一直自感慚愧,豈敢揚言弘法?只因大事因緣之故,去年于錫金和美國分別舉行甘露法會,加持部分法王、活佛、法師及在家居士,但法會圓滿,因緣也就離散了,我也在法會上講了,你們很難再見到我了,再沒有時間接待你們,因此,你們也不要供養我或找人轉交供養,因為我是收不到的。如果你們要為佛法事業作任何的貢獻,惟有親自見到我、親耳聽到我的言語,另外則是我公開聲明所特別指定的,否則,其他任何地位的人以任何方式傳達所謂的我的意思,均屬他本人編造的。你們要學我的佛法非常簡單,只要深入三藏,研習阿王諾布帕母的系列論著,聽聞雲高大師的法音帶,修學我的“解脫大手印”,功行並舉,根本不必花錢供養,自然解脫無疑。另外,我要提醒你們,要特別注意,那就是現在一直在讚歎、恭敬、禮拜我的法師活佛居士,當見到這個聲明後,如果馬上改變言語來誹謗我,說明他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法師和活佛,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利用我來詐騙了,才只好反其道而行之,另用一招詐騙手段,這些人純屬妖邪之輩,切不可親近。

轉載自九十年二月廿八日世界論壇報


佛界聖蹟天降甘露與舍利

甘露何處來? 眾說紛紜引發教外爭議!

佛界聖蹟天降甘露與舍利

甘露是佛菩薩的聖食,左為長壽佛降甘露,右為南方寶生佛降甘露

         神奇莫測的三場佛降甘露實況錄影帶,日前問世後,佛教界萬僧震動,認為是百千萬劫難遭遇,尤其是驚見其中一場甘露和佛舍利同時降下,咸認不可思議,是真實佛法在人間的驗證。一位西藏老活佛昨天指出,光看法會的聖蹟是沒有用的,真正有用的是按照大法王在錄影帶中開示的修行方向,和所提的佛書論著去學習。萬劫盛事高僧嘖嘖稱奇。

世界佛教僧伽會會長悟明長老與五十多位高僧禮拜當今佛教最高泰斗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悟明親自洗淨金銅法缽“坐觀長壽佛於虛空中”“放虹光化現玉白甘露入缽中”悟明老和尚第一個吃到甘露,直說好吃。三場法會其中一場,甘露和五色佛舍利同時降在金銅法缽中,變化跳躍,神奇不可思議。一位高僧說,他在西藏見到文殊菩薩化身的益西揚嘎喇嘛求下過甘露和舍利,但那是白色的捨利。這一次法會他親眼見到佛陀步行在虛空之上大放毫光,降下五色舍利,實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盛事、佛業壯舉。


青魚吞甘露復活 

         這位老活佛說在雪域西藏,古代法王中,有請佛陀降下甘露者,書中也有記載,一位西藏老活佛說,他的金剛上師日古溫波,也就是成就者貢嘎活佛的上師曾在昌都托金缽求下甘露。當時,甘露在缽中跳動不止,加持世人,疾病當場消除,灌頂受用,深入道量,脫胎換骨;有一天,日古溫波在弟子的懇求下,將些許真精甘露從嘎烏盒中取出,彈入一尾已死了六、七個小時的青魚口中,幾分鐘後青魚居然復活,放到水里遊走了。他指出,佛降甘露雖然神奇,但甘露和佛舍利同時降下更是奇妙。這種舍利比荼毘的捨利更為珍貴,據說能夠迎請甘露和舍利同時降下的,只有蓮花生大士和瑪爾巴大師有這種本事。今年夏天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竟然請佛陀同時降下甘露和五彩舍利,令人無限敬佩與震撼。

經典佛書記載,受甘露加持,可增長智慧定力。參與法會的另一位高僧說,在法會中,大法王為在座的五十位高僧進行甘露加持,並灌了大圓空見的法頂,並灑上甘露果然他們只修了七天的時間,即各自進入深厚的道境,並深入幾十年來未能得受的證量。 

        他舉例說,其中一位定塵法師,罹患嚴重的肺氣腫,灑上甘露後,當晚重病全消;悟能法師患有嚴重的肩肘炎,手不能抬動一呎高,已有兩年多,第二天完全好了。特別是原來定力只有一、二小時的,在修持到第七天之後,能夠定坐十幾個小時,甚至三、五天,還有證悟空性真如明心見性者,明了般若本諦者,深入各自不同道境。這位高僧驚嘆說,佛國的甘露,真是神奇莫測,代表偉大的佛陀的境界和真實不虛的佛法。

來自外星人?活佛自有定見        

甘露是從哪裡來的呢?最近研究科學的人認為這是外星人送來的,但根據對佛法有深入研究的活佛則說:甘露和舍利是外星無為世界報身佛土中的偉大聖人佛陀所賜.這些賜予的福報都是大法王和佛菩薩的大悲法忍,無為證量轉化報身妙有所顯的神聖功德。

(轉載自–八十九年十月三十日星期一台灣日報、二OOO年十一月六日泰國星邏日報)

佛降甘露相關文章:

學佛新生活https://buddhismlearning.com/

#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 #雲高大師 #阿王諾布帕母 #仰諤益西諾布 #寶生佛 #長壽佛 #文殊菩薩 #益西揚嘎喇嘛 #日古溫波 #佛降甘露 #虛雲老和尚 #悟明長老  #意昭老和尚 #解脫大手印

金剛亥母

阿王諾布帕母聖示宣告

阿王諾布帕母聖示宣告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img-5221.jpg

金剛亥母阿王諾布帕母在報刊發表文章,這還是第一次。曾經有高僧及大老級國際人物請求她發表文章,她老人家說,她沒有間時寫文章發表,她要造論著。今天我們能有這一篇文章,實在是太難得的佛寶。

阿王諾布帕母說:要我為哪一個活佛、法師或某種事情寫一篇文章發表,那實在是沒有過的事情。美國密宗總會聘請我作首席名譽主席、最高全權總導師,同時多傑洛桑法王、十七世噶瑪巴法王正式申請加入,成為顧問團成員,總會要求我為多傑洛桑、噶瑪巴和洛桑珍珠題幾句勉勵的話,我也沒有題。但今天我決定不是題辭,而是要寫幾句宣告。

這一次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結同國際間一些諸山行者共研邪正之舉,我本人未能出席,皆因緣起事時所遷,特表歉意。此次勝會圓滿吉祥,是故為眾生福報使然所至。於此末法時代,聖法難張,魔妖亂世乃觀為常。就我堂堂帕母在世,竟然臺灣有業障之流謗此世界無我之說!若無我身在世,又怎接世界八十七所大學之鑽石王冠?若無我為實,又怎為鄭振煌居士亡父神通化遷萬里雲山之外?真空妙有其肺肝然,孺子何知矣。故所以妖魔所惑狂亂汝等道心,可憐之哉極度!何況雲高大師一代大聖巨匠,怎能不招魔妖謗亂呢?為是因緣我將實語正宣汝等,雲高大師實乃法界如來正法之首,若與仰諤益西諾布法王道量品之,何其左右之差矣?焉謂分別之鑒耶?若與多傑洛桑、達賴、十七世噶瑪巴量之,而三人望雲高大師之背而不接其項,況乎膚焉小者號稱大法師之流,五明不接其二三,顯密何達其半位,量境未圓其無礙,此說亦為大會鑒證為實,豈可非議?我雖然沒有出席此次大會,但為了證明大會之正確殊勝圓滿性,我個人將送給大會一份禮物,我決定開一個聖因法會,我會加持恭請佛陀於虛空天降甘露穿缽而入加持眾生為證,屆時有國際佛教機構的知名領導人高僧現場跪拜觀禮,持誦楞嚴、大悲等咒,隨之口稱偉大奇哉、不可思議,我佛加被,威威現前,正法之舉,報章可見。這就是我的禮品和要宣告的。

轉載自89/5/17世界論壇報、金門晚報、中時晚報、自立晚報;5/20亞洲日報、星泰日報、 京華中原聯合日報;5/22新中原報、眾聲日報

此文章連結: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1/04/20/阿王諾布帕母聖示宣告/

依法圓福慧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雲高大師 #五明 # 阿王諾布帕母 # 金剛亥母善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