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杵上座 相關的文告訊息與文章匯集(2021年更新)

拿杵上座 相關的文告訊息與文章匯集

拿杵上座」是佛教界鑒別真假佛法、真假聖者最直截了當的檢測器。自古以來,佛教界就有用此法直接檢查修行人道行證量的。要求被檢測的修行人,能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在規定時間內放上基座,這種測試叫「拿杵上座」。

拿杵上座 相關的文告訊息與文章匯集

1.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210101號) 不是真正的聖者,不敢修十八法!

2.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3.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210101號) 不是真正的聖者,不敢修十八法!

十八法中之其中有一法,鑑別聖凡之人最為方便快捷,不分任何人,不需要任何條件,而直截了當,幾秒鐘的時間見真假,此法即是普及金剛為本尊的“金剛鉤拿杵上座”,無論是什麼樣的人,只要該人自願,均可當場拿杵出顯聖凡之不同等級的體質,立竿見影,無有差錯,上超到十二段以上即是初級聖者,只要沒有上超過十一段,就不具備聖者成份,無有聖體之質,是百分之百的凡夫常人,拿杵重量的上超下降有很多不同的頭銜稱謂,詳見《不同年齡、不同體重的拿杵上座,核對應拿標準重量康體士詳表》……

全文閱讀: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210101號) 不是真正的聖者,不敢修十八法!


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記者蔣清報導)佛教考道行的方法拿杵上座推翻了千年來在石頭上印腳印的虛假聖者,因為石頭上的腳印沒有人在現場看到是腳踩的,疑是人為打鑿出來的。最近,世界上出現了一件奇事,有一虛歲90歲的老人,展示了真佛法修成聖體筋骨的事實,超越了亞洲大力士。

全文閱讀: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華府新聞日報

2020年2月15日A7新聞

       前言:由於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說,學佛修行要修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利益眾生,這才是正事,不贊成拿杵上座的考試,聖德們為了讓羌佛支持拿杵上座,就故意設了一個陷阱,請羌佛來觀禮,結果羌佛來了,就造成佛陀無法推託,只得出面解難。

    金剛大力王拿杵上座的標準是上超30段,為最高頂峰,也就是說歷史上無論什麼大力士王牌或等妙覺巨聖德上超30段,就是最高頂峰了,而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單手拿起上超了56段的鎮殿金剛杵超過了13秒鐘,其重量是420磅,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拿杵金剛大力王,聖德們說南無羌佛拿杵上座的紀錄是前無古人、也敢預言是後無來者真正佛陀的本質。

    這把鎮殿金剛杵存放在美國加州聖蹟寺,歡迎大家虔誠恭敬來拿這把鎮殿金剛杵,會給大家帶來吉祥殊勝的福音。

(洛杉磯訊)2020年2月9日,在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了一場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目的是鑒別學佛修行人的實際道行證量對自身體質結構的改變程度。

法會中,眾目睽睽之下,體重僅180多磅,今年88歲的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攝影:楊慧君)

檢測真假聖者道行的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現場
檢測真假聖者道行的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現場 (攝影:楊慧君)

拿杵上座
在報名考試的佛弟子們都上前單手提不起從一百八十磅起考的金剛杵失敗,已近九十的開初教尊竟然將之提起,甚至加碼到兩百磅亦依法懸提七秒過關,眾人驚嘆神力。圖中僧尼各司其職監考並紀錄考試結果。

開初教尊
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攝影:楊慧君)

(1)、開初教尊的如此聖力與世界大力士比如何?

據悉,有多人曾親眼目睹過,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亞洲大力士龍武2019年12月正式在西安「拿杵上座」,雖最終取得上超10段的成績,手指也被當場拉裂出血,總算奪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但還是沒有拿到開初教尊初級聖者的段位。

而體重350磅,36歲的「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雖在2014年11月代表中國參加馬來西亞吉隆坡的「世界大力士」比賽,獲得全亞洲第一名,又於2017年遼寧春晚展顯神力,能拉 184噸火車前行20米遠,但是,2019年12月27日,呂瀟在中國瀋陽正式「拿杵上座」,他也只是達到了在自身標準上上超了2段的成績,成為實力士,其功力與龍武大力士上超10段還差些,與開初教尊的聖力差距更大了。

(2)、什麼是「拿杵上座」? 為什麼要舉行這樣的道行法會?為什麼整日進行重量訓練的專業大力士們,會不如一個打坐修行從不做重量訓練的修行人的體質體力呢?

據瞭解,「拿杵上座」是佛教界鑒別真假佛法、真假聖者最直截了當的檢測器。

自古以來,佛教界就有用此法直接檢查修行人道行證量的。要求被檢測的修行人,能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在規定時間內放上基座,這種測試叫「拿杵上座」。

是聖是凡,通過此測試,便一目了然!因為聖者與凡夫雖外表都是人的形象,但兩者體質成份,內質完全是兩碼事,相當於鳩鴿與鷹,雖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

專業大力士每天訓練,經十幾二十年才成為體質超強的大力士,但並沒有本質的改變,改換不了其凡夫的體質功能。而修學了真佛法的聖者,其聖體質結構所生發的聖體力量,必然是遠超大力士的體質和力量,斷然不是常人體質所能企及的,否則非聖。

許多事實證明,即便是雙手能提千斤重的大力士,也無法單手將三百斤重的「上座杵」提起離地,只能是「望杵興嘆」。

知道了聖凡有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從來沒有任何健身運動,沒有學過武術更沒做過任何重力訓練,平常只是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初級聖者開初教尊,能用一隻帶有舊傷的單手,輕鬆拿起了金剛杵上超16段,懸空念咒7聲懸浮7秒奪標,而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卻不如年近90的開初教尊,因為聖凡的體質機能有別。

    依照「拿杵上座」測試法規,每個人參考者依其各自年齡體重而有各自的達標標準,達到此重量標準稱為「康體士」。

「康體士」以上為上超,上超的共有30個段位;「康體士」以下為下降,下降的有5個級別。

法規規定:初級聖德能在自身達標基礎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為中級聖德;上超26至29段為大聖德,上超到最高頂峰30段是「金剛大力王」巨聖德。

常規來說,常人中力氣大的男士想上超兩三段都很困難;國家級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

比如: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大力士龍武,手指拉裂出血了,也只有考到上超10段的成績。但高齡近90歲的開初教尊卻能取得上超16段的成績,證明了開初教尊是得道初級聖者的超凡體質體力!這就是聖凡之別。

(3)親眼目睹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在2月9日的「拿杵上座」道行法會上,與會大眾還有幸目睹了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那天,聖蹟寺大雄寶殿有一柄420磅重的巨大金剛杵,是前兩天聖德們在這裡開法會時放上法台金階的。特別是這個「鎮殿金剛杵」無論是「上金階」或「離聖座」,只能是已達到上超30段頂峰重量的巨聖德才拉得起,世界上從未有人能將其撼動過分毫,此等級重量會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節垮架的。

法義規定,「鎮殿金剛杵」放在金階上時,若取不下金階,則不可啟動大殿活動,自然不可在壇城「拿杵上座」考試,絕不可啟用金剛勾去拿杵,否則犯律規。

如何是好?大家面面相覷,極度擔憂。所有力氣大的人都上去請這柄巨杵下金階,任他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提拉,也無人能單手將該杵拉動絲毫,更別說拉離聖座了。法會無法開始。

正好當天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請觀禮法會。於是,大眾恭請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難。

南無羌佛說:「我本來就不贊同你們這項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規之人,有幾個是初級聖者?不是聖者,上超十幾段都不可能!是誰把這杵放到金階上的,就讓誰把它取下來。」

法師們說是一位聖僧拿上去的。南無羌佛說:「這完全是胡鬧,這不是故意刁難嗎?明明知道你們今天要考試,還故意設一個難關在這兒!讓他給拿下來!」法師說聖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

無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說:「我不是來上杵參與你們活動的,只是幫個忙。試試看吧,能不能幫你們把杵提下來還不知道。」

說完,只見南無羌佛走到「鎮殿金剛杵」面前,單手把這個重達420磅的「鎮殿金剛杵」提起懸空聖座13秒,遠遠超過法義規定的7秒鐘,依法取出了金階。

當下弟子們無比震驚,想不到這個連體重三百多磅的世界大力士都絲毫拿不動的420磅重的「鎮殿金剛杵」,卻被體重只有一百多磅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單手拿起。 若按段位算,則是上超了五十六段,創下了世界史無前聖的最高紀錄!如此聖體質聖體力,在地球上還沒有出現過!

「鎮殿金剛杵」雖被請下了金階,但又有新難題。地面金階上還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試杵,也要提下金階才能啟動考試法會。其實大家知道,連亞洲三十多億人中的大力士冠軍,都沒有達到這個拿杵上座紀錄,現場哪有人能單手將這柄杵請下金階呢?在場所有大力士都無能為力。最後還是由南無羌佛單手提起這個金剛杵取下金階解難後,應試法會總算正式啟動了。

應考前,大眾不僅有幸見識到南無羌佛的聖力之舉,更意外驚喜地發現,原來,南無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輕,而內質也與之同等,勝於年輕人的青春質地因數太多倍了!

羌佛弟子,世界佛教總部的開初教尊說:「我敢在此斷言,除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聖力,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師都別想提起「鎮殿金剛杵」分毫!休想打破佛陀創立的上超56段的紀錄!」

事實就是如此。如此大的聖力,除了佛陀的本質,這個世界還有誰能做得到呢?不論信或不信,服或不服,事實就擺在面前,沒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當提起實際的重量。除了驚嘆認可道行高深,還能說什麼呢?

佛教歷史一直以來處於模稜兩可的玄乎空論,通過「拿杵上座」測試總算打開了樞紐,亮出了實質的真相!

真佛法實顯道行,假佛法空說理論。

撰稿/卓瓦貢波

現場公證/蔡曉薇律師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拿杵上座 #聖蹟寺 #開初教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旺扎上尊也拿不起上超59段的金剛杵上座!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旺扎上尊也拿不起上超59段的金剛杵上座!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旺扎上尊也拿不起上超59段的金剛杵上座!

影片內容:

Hey everybody, and welcome back to my channel. Sorry about the air conditioner in the background, but there’s nothing we can do about it.

嗨,大家好,歡迎回到我的頻道。抱歉,背景有冷氣的聲音,但是我們沒辦法處理。

Um, today I want to talk about my lat injury and reattachment and kind of what I think caused it and the recovery process and the therapy I’ve been doing to get better from it. So let’s start with how I think it happened.

今天我想要講有關於我的背肌受傷和重新附著,和我想造成的原因及復健過程和我一直在做的療程,來變得越來越好。所以讓我們開始來說,我覺得是怎麼發生的吧。

About three weeks out from the US open(Kernusopen), I pulled 820 in training. It was good, I mean, it felt great. Pulled it right up, no problems. Figured I was good for 859 on a third and that was kind of the plan going into it: take a nice light opener, pull a new world record and then try to break it even further with that.

在美國公開賽前三週,我在訓練中拉出820磅(371.95公斤),這很好,我的意思是感覺很好,把它拉起來很容易,沒有問題。我認為第三次拉859磅(389.6公斤)沒問題,這就是其中的計畫,輕鬆的開場白,舉起一個新的世界紀錄,然後嘗試舉得更重去打破紀錄

Um, clearly the last part of that didn’t happen, because I tore my lat off at the 821, but we’re three weeks out. I had the great training session, and then the next day I go to visit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in Pasadena; I go to visit my Buddha Master, Namo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嗯,很明顯,最後一部分沒有發生,因為我在 821磅撕裂了我的背闊肌。

在我們離美國公開賽的三個星期前,我有很棒的訓練課程,然後第二天我訪問位於(美國洛杉磯)帕薩迪納的世界佛教總部,我去求見我的佛陀師父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And there’s a bunch of Vajra Scepters laying around now, Vajra Scepters look like a giant Thomas inch dumbbell; they’re much heavier and the handles are a little bit thinner. But they’re huge-looking, really neat, uh, implements.

有一堆金剛杵現在躺立在那裡,金剛杵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湯瑪斯英奇啞鈴」(知名於重約172磅(78公斤),把手厚近2 3/8英寸,如果沒有強大的握力,無法抓住它) 。但它們重得多,手柄稍微薄一點,然而這些杵看起來很大,真的很酷的器具。

And I lifted them all except for the Buddha Scepter. The only person that’s ever lifted the Buddha Scepter is Buddha Master, and basically that is 59 levels over what is normal for people that Buddha Master did when He lifted that. And being a Shangzun, I thought I had a good shot at it. So I went and grabbed it and started pulling on it, and he warned me not to do it but I gave it a try and I pulled with everything I had. And then I felt like a movement or a twinge in my lat, and I was like kind of “It was painful, but it wasn’t bad," and He was like “I wouldn’t compete in three weeks." I go, “I think I’ll be fine; I got three weeks to heal, it should be okay." Well, didn’t listen, tore it off. um with a weight that I can easily accomplish.

我把它們都提了起來,除了佛陀杵。唯一曾經能提起佛陀杵的是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提起的基本上比正常人上超59 段。而作為一個上尊,我想我應該有機會拿起來。所以我走過去抓住它,並開始拉起佛陀杵。佛陀師父警告我不要拿,但我仍去嘗試,我用盡所有力氣去提,然後我覺得我的背闊肌移動了或覺得有刺痛,而我覺得好像是會疼痛但不差。佛陀師父說,如果我是你,我三週內不會去參加比賽。我說,我想我會沒事的,我還有三週可以恢復,應該可以。嗯,我沒有聽佛陀師父的話,結果背闊肌撕裂,在我原本可以輕易完成的重量。

Nick Best

Nick best

Nationality: American

Height: 1.87m

Weight: 143kg

Hometown: Las Vegas, Nevada

Nick Best hails from Las Vegas, Nevada and has been competing as a Strongman for over ten more than 10 years. He is known as the “grandfather” of Strongman. As one of the sport’s oldest competitors, what he may lack in youth, he makes up for with wisdom and experience. As the elder statesmen of the group, Nick has a very strong passion for history. Nick was the Powerlifting champion of the world in the late 1990s, and he also owns the world’s record in the Shield Carry.

Nick best

Prior to strongman, Nick best was a world-class powerlifter in the 125kg weight category. His strongman career to date has seen him compete in both the World’s Strongest Man and Arnold Strongman Classic, with a best performance of sixth place in WSM 2010. Although he could not place within the top of the ranks in the WSM, Best won the 2010 All-American Strongman challenge.

Unsurprisingly for an ex-powerlifter, Best excels at the squat and deadlift in the strongman competitions. However, perhaps unexpectedly, Nick considers his favourite events to be The Yoke and Farmer’s Walk , a far cry from his static strength roots.

Most recent achievement: Best’s most recent achievement is in 2017 when he placed in the top 10 within The World’s Strongest Man competition.

Based in Las Vegas and now in his fifties, Best is proof that older strongmen can still be competitive and from the looks of it, he is excelling within his passionate event which is The Farmer’s Walk. Let’s hope he is still going in his sixties!

Here is some footage of Nick best training for The Farmers Walk in his home country of America. Although this was not done within a strongman event, this clip shows Best’s power while carrying 385.5Kg of weight within a Farmers Walk:

(這是 Nick Best 在他的祖國美國為 The Farmers Walk 訓練的一些鏡頭。雖然這不是在強人賽事中完成的,但這段視頻展示了 Nick Best 在農民步行中背負 385.5 公斤體重時的力量)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旺扎上尊也拿不起上超59段的金剛杵上座!

文章連結:https://learnthebuddha.blogspot.com/2021/08/05.html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成就解脫之路:https://learnthebuddha.blogspot.com/

成就解脫之路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chihming999/

一念之間:https://a832722.blog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杰羌佛,#南無羌佛,#Dorje Chang Buddha III,#義雲高,#义云高,#扎上尊,#Nick Best,拿杵上座,#佛陀,#成就解脫之路,

您知道佛教的「拿杵上座」是什麼嗎? 為什麼專業的大力士不如一位修學真佛法行人的體質和體力?

您知道佛教的「拿杵上座」是什麼嗎? 為什麼專業的大力士不如一位修學真佛法行人的體質和體力?提重量就能代表擁有真正佛法的聖量嗎?

佛弟子訪談(六):AM1300中文廣播電臺 專訪美國洛杉磯寶塔寺方丈 香格魁智法師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以佛陀的本質聖體力,單手提起重達434.8磅的鎮殿金剛杵,懸空13秒鐘,上超59段,成為世界史無前例的金剛大力王!

從2021年8月1日開始,KAZN AM1300中文廣播電臺每週日早上九點播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藉心經說真諦》普通話恭誦」,第二階段專訪節目:「佛弟子訪談」,首先邀請到佛教正法中心創辦人之一、美國洛杉磯佛學院院長、台灣覺海精舍及美國洛杉磯寶塔寺方丈 香格魁智法師受訪,於空中暢談佛教、佛學、佛法的相關問題。

華府新聞日報

2020年2月15日A7新聞

前言:由於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說,學佛修行要修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利益眾生,這才是正事,不贊成拿杵上座的考試,聖德們為了讓羌佛支持拿杵上座,就故意設了一個陷阱,請羌佛來觀禮,結果羌佛來了,就造成佛陀無法推託,只得出面解難。

金剛大力王拿杵上座的標準是上超30段,為最高頂峰,也就是說歷史上無論什麼大力士王牌或等妙覺巨聖德上超30段,就是最高頂峰了,而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單手拿起上超了56段的鎮殿金剛杵超過了13秒鐘,其重量是420磅,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拿杵金剛大力王,聖德們說南無羌佛拿杵上座的紀錄是前無古人、也敢預言是後無來者真正佛陀的本質。

這把鎮殿金剛杵存放在美國加州聖蹟寺,歡迎大家虔誠恭敬來拿這把鎮殿金剛杵,會給大家帶來吉祥殊勝的福音。

(洛杉磯訊)2020年2月9日,在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了一場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 — — 「拿杵上座」考試,目的是鑒別學佛修行人的實際道行證量對自身體質結構的改變程度。

法會中,眾目睽睽之下,體重僅180多磅,今年88歲的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1)、開初教尊的如此聖力與世界大力士比如何?

據悉,有多人曾親眼目睹過,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亞洲大力士龍武2019年12月正式在西安「拿杵上座」,雖最終取得上超10段的成績,手指也被當場拉裂出血,總算奪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但還是沒有拿到開初教尊初級聖者的段位。

而體重350磅,36歲的「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雖在2014年11月代表中國參加馬來西亞吉隆坡的「世界大力士」比賽,獲得全亞洲第一名,又於2017年遼寧春晚展顯神力,能拉 184噸火車前行20米遠,但是,2019年12月27日,呂瀟在中國瀋陽正式「拿杵上座」,他也只是達到了在自身標準上上超了2段的成績,成為實力士,其功力與龍武大力士上超10段還差些,與開初教尊的聖力差距更大了。

(2)、什麼是「拿杵上座」? 為什麼要舉行這樣的道行法會?為什麼整日進行重量訓練的專業大力士們,會不如一個打坐修行從不做重量訓練的修行人的體質體力呢?

據瞭解,「拿杵上座」是佛教界鑒別真假佛法、真假聖者最直截了當的檢測器。

自古以來,佛教界就有用此法直接檢查修行人道行證量的。要求被檢測的修行人,能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在規定時間內放上基座,這種測試叫「拿杵上座」。

是聖是凡,通過此測試,便一目了然!因為聖者與凡夫雖外表都是人的形象,但兩者體質成份,內質完全是兩碼事,相當於鳩鴿與鷹,雖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

專業大力士每天訓練,經十幾二十年才成為體質超強的大力士,但並沒有本質的改變,改換不了其凡夫的體質功能。而修學了真佛法的聖者,其聖體質結構所生發的聖體力量,必然是遠超大力士的體質和力量,斷然不是常人體質所能企及的,否則非聖。

許多事實證明,即便是雙手能提千斤重的大力士,也無法單手將三百斤重的「上座杵」提起離地,只能是「望杵興嘆」。

知道了聖凡有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從來沒有任何健身運動,沒有學過武術更沒做過任何重力訓練,平常只是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 — — 初級聖者開初教尊,能用一隻帶有舊傷的單手,輕鬆拿起了金剛杵上超16段,懸空念咒7聲懸浮7秒奪標,而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卻不如年近90的開初教尊,因為聖凡的體質機能有別。

依照「拿杵上座」測試法規,每個人參考者依其各自年齡體重而有各自的達標標準,達到此重量標準稱為「康體士」。

「康體士」以上為上超,上超的共有30個段位;「康體士」以下為下降,下降的有5個級別。

法規規定:初級聖德能在自身達標基礎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為中級聖德;上超26至29段為大聖德,上超到最高頂峰30段是「金剛大力王」巨聖德。

常規來說,常人中力氣大的男士想上超兩三段都很困難;國家級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

比如: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大力士龍武,手指拉裂出血了,也只有考到上超10段的成績。但高齡近90歲的開初教尊卻能取得上超16段的成績,證明了開初教尊是得道初級聖者的超凡體質體力!這就是聖凡之別。

(3)親眼目睹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在2月9日的「拿杵上座」道行法會上,與會大眾還有幸目睹了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那天,聖蹟寺大雄寶殿有一柄420磅重的巨大金剛杵,是前兩天聖德們在這裡開法會時放上法台金階的。特別是這個「鎮殿金剛杵」無論是「上金階」或「離聖座」,只能是已達到上超30段頂峰重量的巨聖德才拉得起,世界上從未有人能將其撼動過分毫,此等級重量會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節垮架的。

法義規定,「鎮殿金剛杵」放在金階上時,若取不下金階,則不可啟動大殿活動,自然不可在壇城「拿杵上座」考試,絕不可啟用金剛勾去拿杵,否則犯律規。

如何是好?大家面面相覷,極度擔憂。所有力氣大的人都上去請這柄巨杵下金階,任他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提拉,也無人能單手將該杵拉動絲毫,更別說拉離聖座了。法會無法開始。

正好當天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請觀禮法會。於是,大眾恭請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難。

南無羌佛說:「我本來就不贊同你們這項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規之人,有幾個是初級聖者?不是聖者,上超十幾段都不可能!是誰把這杵放到金階上的,就讓誰把它取下來。」

法師們說是一位聖僧拿上去的。南無羌佛說:「這完全是胡鬧,這不是故意刁難嗎?明明知道你們今天要考試,還故意設一個難關在這兒!讓他給拿下來!」法師說聖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

無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說:「我不是來上杵參與你們活動的,只是幫個忙。試試看吧,能不能幫你們把杵提下來還不知道。」

說完,只見南無羌佛走到「鎮殿金剛杵」面前,單手把這個重達420磅的「鎮殿金剛杵」提起懸空聖座13秒,遠遠超過法義規定的7秒鐘,依法取出了金階。

當下弟子們無比震驚,想不到這個連體重三百多磅的世界大力士都絲毫拿不動的420磅重的「鎮殿金剛杵」,卻被體重只有一百多磅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單手拿起。 若按段位算,則是上超了五十六段,創下了世界史無前聖的最高紀錄!如此聖體質聖體力,在地球上還沒有出現過!

「鎮殿金剛杵」雖被請下了金階,但又有新難題。地面金階上還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試杵,也要提下金階才能啟動考試法會。其實大家知道,連亞洲三十多億人中的大力士冠軍,都沒有達到這個拿杵上座紀錄,現場哪有人能單手將這柄杵請下金階呢?在場所有大力士都無能為力。最後還是由南無羌佛單手提起這個金剛杵取下金階解難後,應試法會總算正式啟動了。

應考前,大眾不僅有幸見識到南無羌佛的聖力之舉,更意外驚喜地發現,原來,南無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輕,而內質也與之同等,勝於年輕人的青春質地因數太多倍了!

羌佛弟子,世界佛教總部的開初教尊說:「我敢在此斷言,除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聖力,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師都別想提起「鎮殿金剛杵」分毫!休想打破佛陀創立的上超56段的紀錄!」

事實就是如此。如此大的聖力,除了佛陀的本質,這個世界還有誰能做得到呢?不論信或不信,服或不服,事實就擺在面前,沒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當提起實際的重量。除了驚嘆認可道行高深,還能說什麼呢?

佛教歷史一直以來處於模稜兩可的玄乎空論,通過「拿杵上座」測試總算打開了樞紐,亮出了實質的真相!

真佛法實顯道行,假佛法空說理論。

本文鏈結:

https://buddhaketra.com/2021/09/06/您知道佛教的「拿杵上座」是什麼嗎?-為什麼專業/

#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藉心經說真諦#拿杵上座 #聖蹟寺 #開初教尊义云高義雲高

旺扎上尊無與倫,拿杵上座力稱雄。

第三世多杰羌佛, Dorje Chang Buddha III, 背闊肌, 金剛杵, 舉重, 拿杵上座, 旺扎上尊, 正法聯盟, 湯瑪斯英奇啞鈴, 佛陀杵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旺扎上尊也拿不起上超59段的金剛杵上座!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旺扎上尊也拿不起上超59段的金剛杵上座!

旺扎上尊無與倫,拿杵上座力稱雄。

Hey everybody, and welcome back to my channel. Sorry about the air conditioner in the background, but there’s nothing we can do about it.

嗨,大家好,歡迎回到我的頻道。抱歉,背景有冷氣的聲音,但是我們沒辦法處理。

Um, today I want to talk about my lat injury and reattachment and kind of what I think caused it and the recovery process and the therapy I’ve been doing to get better from it. So let’s start with how I think it happened.

今天我想要講有關於我的背肌受傷和重新附著,和我想造成的原因及復健過程和我一直在做的療程,來變得越來越好。所以讓我們開始來說,我覺得是怎麼發生的吧。

About three weeks out from the US open(Kernusopen), I pulled 820 in training. It was good, I mean, it felt great. Pulled it right up, no problems. Figured I was good for 859 on a third and that was kind of the plan going into it: take a nice light opener, pull a new world record and then try to break it even further with that.

在美國公開賽前三週,我在訓練中拉出820磅(371.95公斤),這很好,我的意思是感覺很好,把它拉起來很容易,沒有問題。我認為第三次拉859磅(389.6公斤)沒問題,這就是其中的計畫,輕鬆的開場白,舉起一個新的世界紀錄,然後嘗試舉得更重去打破紀錄

Um, clearly the last part of that didn’t happen, because I tore my lat off at the 821, but we’re three weeks out. I had the great training session, and then the next day I go to visit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in Pasadena; I go to visit my Buddha Master, Namo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嗯,很明顯,最後一部分沒有發生,因為我在821磅撕裂了我的背闊肌。

在我們離美國公開賽的三個星期前,我有很棒的訓練課程,然後第二天我訪問位於(美國洛杉磯)帕薩迪納的世界佛教總部,我去求見我的佛陀師父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And there’s a bunch of Vajra Scepters laying around now, Vajra Scepters look like a giant Thomas inch dumbbell; they’re much heavier and the handles are a little bit thinner. But they’re huge-looking, really neat, uh, implements.

有一堆金剛杵現在躺立在那裡,金剛杵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湯瑪斯英奇啞鈴」(知名於重約172磅(78公斤),把手厚近2 3/8英寸,如果沒有強大的握力,無法抓住它) 。但它們重得多,手柄稍微薄一點,然而這些杵看起來很大,真的很酷的器具。

And I lifted them all except for the Buddha Scepter. The only person that’s ever lifted the Buddha Scepter is Buddha Master, and basically that is 59 levels over what is normal for people that Buddha Master did when He lifted that. And being a Shangzun, I thought I had a good shot at it. So I went and grabbed it and started pulling on it, and he warned me not to do it but I gave it a try and I pulled with everything I had. And then I felt like a movement or a twinge in my lat, and I was like kind of “It was painful, but it wasn’t bad," and He was like “I wouldn’t compete in three weeks." I go, “I think I’ll be fine; I got three weeks to heal, it should be okay." Well, didn’t listen, tore it off. um with a weight that I can easily accomplish.

我把它們都提了起來,除了佛陀杵。唯一曾經能提起佛陀杵的是佛陀師父,佛陀師父提起的基本上比正常人上超59 段。而作為一個上尊,我想我應該有機會拿起來。所以我走過去抓住它,並開始拉起佛陀杵。佛陀師父警告我不要拿,但我仍去嘗試,我用盡所有力氣去提,然後我覺得我的背闊肌移動了或覺得有刺痛,而我覺得好像是會疼痛但不差。佛陀師父說,如果我是你,我三週內不會去參加比賽。我說,我想我會沒事的,我還有三週可以恢復,應該可以。嗯,我沒有聽佛陀師父的話,結果背闊肌撕裂,在我原本可以輕易完成的重量。

旺扎上尊IG (歡迎訂閱關注)

 Thomas inch dumbbell 湯瑪斯英奇啞鈴

旺扎上尊IG (nickbeststrongman)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 #旺扎上尊 #拿杵上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成就弟子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拿杵上座」是鑒別一個人是凡夫結構還是具有聖者成份的最科學的檢測器,因為聖者的體質成份與凡夫完全是兩碼事,外表形象看來都是人,但內質是完全不同的質地,相當於鳩鴿與鷹,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懸空聖座13秒

視頻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聖者不是自己和弟子說了算的,符合考核印證,不是聖者也是聖者;空洞佛學理論與真正的佛法是不同的領域

聖者要考證的,聖者是騙不了人的。從現在起,你們大家注意一個問題,沒有繃聖者的呢,當然,他們慚愧自修的,這是值得尊重的,凡是吹噓、冒繃聖者的,那就他必須要給大家兌現、要考證的。怎麼考證?這個考證就是要看兩個方面,看他的內外之質地。內質,我這一說,你們可能馬上會搞昏了,有很多人都說:嘿呀,他好有內證量,他好有內證量。不是這個概念的,內質,實際上是什麼呢?就是自己的體質,自己的體質必須要是聖體質。那麼,聖體質呢,他在哪方面反映呢?就要具備有聖體力,就是說要有超凡之力。啥子叫超凡之力?就是超過普通的、一般的人、這些凡夫的力氣,如果他沒有超過凡夫力氣,他還在凡夫的體質、體力的這個階段的話,那就說明他是凡夫不是聖者,因為他的體質體力沒有解決。

那這個體質體力要解決,在佛法裡面,有一個非常嚴格的考證,當然,很多年就已經被取消了,我想應該很多上師,特別是以前藏密的這些上師們,巴不得馬上取消,立刻取消,為什麼?因為取消了,讓大家都不知道了,才避免有人想起這件事,來觀看他,來印證他,來暗地裡看他,有沒有聖體質、聖體力?這就相當於鳥,鳥裡頭有鷹、有斑鳩,外表看起來差不多同樣,但是鷹它的體質結構是不同的,它可以輕輕把斑鳩抓在指掌之下,然後騰空飛起來就抓走了,而斑鳩呢,就不行了,反過來要抓鷹,抓半隻鷹都抓不動,三分之一的鷹都抓不動,因為它的體質跟鷹是結構不相同。所以修成聖體質以後,他內在的結構就不相同了,就跟普通人不相同了,那不相同怎麼看呢?就要看拿杵上座來考證他了,到底他達到了多少段?聖者的體質了嗎?還是在哪一段位上?或者是下降到什麼段位上?是凡夫的體質?還是凡夫小力體質?還是凡夫的虛殼體質?或者甚至於是凡夫的病殻枯竭體?所以要看這些的啊!當然這些你說就看這個嗎?這個我剛才講了,這個是內在的一種力的反應,是內力,人家所謂說的內證功夫,內證功夫,實際上這個力氣就叫內證的力,那麼現在我要說的,這是一個方面啊。(請繼續閱讀……)

下載 聖者不是自己和弟子說了算的,符合考核印證,不是聖者也是聖者;空洞佛學理論與真正的佛法是不同的領域(pdf 檔, 2,309 KB) 

鑒別學佛修行人道行美國舉行真實佛法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年近九十聖僧開初教尊,體重僅一百八十多磅,用其三根手指頭有骨節折斷變形的舊傷的手,在美國洛杉磯聖蹟寺大雄寶殿,眾目注視下,單手拿起兩百磅金剛杵上基座,聖力驚駭世人,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圖:拿杵上座法會照片)

台北訊

2020年2月9日,在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了一場真實的佛法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目的是鑒別學佛修行人的實際道行,對自身體質結構的改變程度。未料到,這考試無意中牽涉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讓祂無法推託,出面解難。

「拿杵上座」是鑒別一個人是凡夫結構還是具有聖者成份的最科學的檢測器,因為聖者的體質成份與凡夫完全是兩碼事,外表形象看來都是人,但內質是完全不同的質地,相當於鳩鴿與鷹,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專業大力士每天訓練,經十幾二十年才成為體質超強的大力士,但這依然是同類量的累積造成的增強,並沒有本質的改變,改換不了其常人的體質功能,不能脫凡成聖。而修學了真佛法的聖者,卻能遠超大力士的體質和力量。初級聖德能在自身達標基礎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為中級聖德,上超26至29段為大聖德,上超到最高頂峰30段是「金剛大力王」巨聖德。

常規來說,常人中力氣大的男士想上超兩三段都很困難,國家級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聖體質結構所生發的聖體力量,斷然不是常人體質所能企及的,特別是「鎮殿金剛杵」上金階或「離聖座」,那個等級的重量會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節垮架。必須是巨聖德體質的聖體力,才拉得起「鎮殿金剛杵」。我們曾親眼目睹亞洲龍武大力士「拿杵上座」,雖然他手指被當場拉裂出血,但最終上超了10段,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非常了不起。

原文網址: 鑒別學佛修行人道行!美國舉行真實佛法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 | ETtoday生活新聞 | ETtoday新聞雲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00211/1643174.htm#ixzz754mcwi9z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本總部今藉此公告,首先萬分感謝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釋迦族弟子、佛教大學系主任因緣說法,這一堂說法讓障迷的佛教徒們如夢恍然驚醒,此說法石破天驚,擊碎了空洞的“迷則是人,悟則成佛”的邪說,萬分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如南無羌佛說的一樣,自從世尊報化、波旬魔王發願魔子魔孫進入僧團,穿上出家人僧衣,以邪惡充當上師,破壞佛教正法,因此,在當今這個地球上,佛教已經成了魚龍混雜的亂象,妖人遍布,猖狂到了與釋迦牟尼佛的教、戒、法公開唱反調,某些帶有上師桂冠的人、坐法王台的人,無論出家者或在家人,基本上都在號稱大菩薩,甚至直接冒稱佛陀。其實,某些人表面是高僧、上師、法王、大德,而內在本質卻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虛殼凡夫,只不過佛教徒們被迷惑不知內幕而已,這些充聖之人竟然還大言不慚,睜眼說瞎話假話,憑手中拿著一份凡夫認凡夫的認證書,冒稱聖者,欺騙行人。這些冒稱佛菩薩的人,五明不精,反之德行骯髒,除了破戒亂教,就是冒聖騙生,有的比丘、比丘尼甚至醜陋噁心到了男女肢體相碰,言歡樂唱,不堪入目,甚至還錄像放在網上。此等邪惡妖氣,混入當今佛教渾水團中,迷惑外行,上當受騙者,不計其數,可憐眾生,誤認妖師作聖人。其實,是不是佛菩薩、阿羅漢,諸佛早有十八類大法擇決印證,輕輕一用,就能讓其原形畢露,哪怕邪師是高坐法台,稱宗列祖,主宰法門,經論韜略,口若懸河,只要對其依法照擇,正邪當下出相。為什麼不是真正的聖者,不敢修十八法?因為不是聖者,凡夫之人無法修成功,所以不敢修,若修必然曝光丟臉。

佛弟子們,你們記住了,很是重要,若要求真,都必須牢記四點:

一、不可只聽空頭講說經論;

二、不可只依傳承宗師高位;

三、不可只看在世名望,掌管法門;

四、必須見其考試,並經聖考為準。

全文閱讀: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210101號) 不是真正的聖者,不敢修十八法!

2021年03月08日   維加斯新聞報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記者蔣清報導)佛教考道行的方法拿杵上座推翻了千年來在石頭上印腳印的虛假聖者,因為石頭上的腳印沒有人在現場看到是腳踩的,疑是人為打鑿出來的。最近,世界上出現了一件奇事,有一虛歲90歲的老人,展示了真佛法修成聖體筋骨的事實,超越了亞洲大力士。

      專業訓練的大力士呂瀟,2014年在馬來西亞吉隆玻代表中國出席七國大力士比賽,奪得全亞洲冠軍第一大力士,如此全亞洲30多億人中的大力士,2019年12月在瀋陽拿杵上座測試,卻提不起開初老人提起的金剛杵重量,關鍵更在於年齡、體重上的懸殊,完全不成比量。呂瀟36歲,體重350磅,而開初老人虛歲90歲,體重178磅,呂瀟是吃專業大力士飯、長期訓練的大力士,而開初老人日常只會修行學佛,從不訓練力氣。昨日拿杵重量上超了26段,以同年齡、體重的量級,在這地球上,任何人或佛教人士, 都沒有一個人能達到開初老人的聖者體力。 全文閱讀: 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旺扎上尊也拿不起上超59段的金剛杵上座

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全文閱讀: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唯有佛陀道行質地才能做到!

佛教考道行的方法拿杵上座推翻了千年來在石頭上印腳印的虛假聖者,因為石頭上的腳印沒有人在現場看到是腳踩的,疑是人為打鑿出來的。2021年6月,90歲的開初教尊單手以金剛鉤提起了 上超27段的重量,時間為6秒,真實不虛展示佛法聖體質,為恩師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祝壽。

全文閱讀: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1/07/30/拿杵上座/

相關資訊

旺扎上尊果然 非同凡體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90106號(2019年8月7日)-男性學法之人體質、體力健康的鑒定

文章連結 :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1/08/31/拿杵上座 鑒別聖凡相關文告彙整/

#拿杵上座 #依法圓福慧 #善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