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享- 什麼是真慈悲?

文章分享- 什麼是真慈悲?

拉珍

很多人把慈悲與仁慈、慈愛混成同一個概念,其實不然。在 第三世多杰羌佛 所傳的修行法當中,七支大悲我母菩提心第四支「慈愛:每時每刻,從於三業之行所生發,慈愛一切眾生父母,長壽無病富貴吉祥,終生喜樂」,第五支「慈悲:於三時中,願請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脫離諸苦,得遇佛法修持,脫離輪迴諸苦」。 三世多杰羌佛 將慈愛與慈悲各分列一支,可見,慈悲與慈愛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其差別在於,慈愛之三業修持,所種的是天人福報之因,將結天人福報之果;而慈悲之三業修持所種的是出離解脫之因,將得脫離輪迴而成就之聖果。

那麼,在我們的修行當中,慈愛是必須的,行於四無量心,慈愛一切眾生,這是修行人的本等,但這並不是全部,也不是根本。如上所說,結天人福報之果,終究不能脫離輪迴的痛苦,因此,修行人必須在四無量心的基礎上,生發真正的慈悲之心,願請十方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眾生得遇佛法修持,並將此心願落實到具體的行動中,這才算是掌握住了修行的根本,菩提種子至此方得生發。

現在很多修行人的問題在於,分不清主次,常常將慈愛置於慈悲之上,將四無量心置於菩提心之上。比如我曾親歷這樣一件事情,一位師兄的父親要過世了,家人要他回老家看看,師兄想了想說:「我回去能有什麼用?回去也就是看著他過世,守著他流淚,對他沒有任何幫助,我應該在這裡跟隨佛陀恩師學法,等我學成就了,再回去超度父親,我若本事不夠,我還能請佛陀恩師加持超度。」此時,一旁有兩位師兄大驚失色,斥責說:「你怎麼能這樣,做人不能這樣,連父母都不管了,做人要有良心啊,更何況我們是學佛的人!」我對他們二人說:「師兄的境界你們不理解的,你們不應該指責他。」但兩位還是忿然轉身,還到處找人評說:你看某某某師兄多麼過份云云。這兩位大驚失色的師兄就是典型的將慈愛置於慈悲之上。不是說那位師兄不該回去看望父親,他回去也是應該的,但回去或不回去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師兄所生的心是真慈悲心,是基於菩提的真孝心,是可貴的。密勒日巴祖師當年忍痛將母親獨自留在家中外出求法,多年不歸,最後母親餓死在家中。但密勒日巴祖師學到佛法成就了,他回到家鄉,親自將母親超度到了極樂世界。祖師這才是真孝,真慈悲,因為祖師了解,俗世的守候只是一時,且結果並不美好,父母還是會在輪迴中受苦,只有讓父母得到佛法,從輪迴中解脫出去,才是真正為他們著想,給他們真幸福。

再比如有的佛弟子弄不清慈悲的真意,認為佛菩薩教導我們對一切眾生都要慈悲,那意思就是不能惹惱眾生,要隨順隨喜,遷就他們的習性,甚至他們出言詆毀佛法,我們不與他們計較就是了,不要跟他們起矛盾,忍辱,我們饒著走就是了。這種事例我見過很多,甚而至於還有人嘴上沒說,心裡卻下意識希望我們能不能折損一下佛法原則,遷就眾生的喜好,讓他們高興就好,我們要慈悲嘛……各位行者,這不是慈悲,這是犯罪,是助長黑業。其罪一,破壞正法;其罪二,誤害眾生。諸佛菩薩度眾生,是用什麼度?用佛陀所傳的正法來度。眾生的習性是什麼?是適應於輪迴的習性。諸佛菩薩就是要用正法將眾生的習性扭轉,教化導入佛陀的光明世界中使之成聖,如果連佛法的原則都可以折損來遷就眾生的輪迴習性,眾生的習性既然那麼重要,那還要佛法來做什麼?還要佛陀菩薩們來做什麼?讓眾生呆在輪迴中就好了嘛。佛法原則都不要,那要用什麼來救度眾生?眾生又依於什麼來解脫輪迴之苦?這類不堅持原則的懷柔心態,滋養的是邪見,破壞的是慧命。

還有一種現象,就是這幾天在「畏因行者」部落格回應留言中出現的一種知見,它代表著相當一部分佛弟子的見解。他們認為,諸佛菩薩教導我們對一切眾生都要慈悲,妖魔也是眾生,因此對妖魔也要慈悲,其中一位行人還舉出三世多杰羌佛給出版社的回復為證。殊不知他們這種知見貌似正確,其實概念上偏邪,因並未理解慈悲二字的真正含義而導致對妖魔的態度曖昧,於無明中犯下密宗大戒,密宗根本戒中規定,不與惡人同飲同處一室,他們雖未與惡人同飲同處,但意業相惜,更甚於同飲同處也,這是其一。

其二,不能把佛陀的境界與我們凡夫的行持劃等號,正如其中一位無名氏所回應的:「對妖魔的度化,那是佛陀大菩薩們的事情,只有他們這些老人家才有那個功德力,才有那樣的大智光明調伏妖魔趨向正道,而我們凡夫,對妖魔的懷柔,只能是讓魔障侵入我們的內心,障弊我們的心智,昏昏然就被魔力牽引走上邪途。我們只能是存著那份心,存著今後成就之後一定要度化他們的決心,但那是今後,眼下,因為我們本身的功德力不夠,智慧不夠,業力還很重,我們必須遠離一切魔障,並樹立堅定的正知正見,拒絕一切雜染,維護正法,同時,也是維護我們自己能順利走在正路上修行。」但還有兩點無名氏尚未闡述透徹,第一點是慈悲的真正含義我們必須弄清楚。第二點是佛菩薩要我們心懷慈悲,並不等於縱容妖魔的惡行,我們只是在對待妖魔的心態中,要去除仇恨,去除那種恨不得生吞活剝之的嗔恨心,需憐憫其不明因果而作惡,但這心態上的憐憫不等於行動上的親近,不等於思想理念上的認同或遷就或曖昧含混,更不意味著對妖魔的擾亂視而不見、聽之任之,或者不能強有力地樹起正見之旗幡,唯唯諾諾以慈悲之名掩其懦弱。不嗔恨,並不代表不要降魔或軟化降魔,魔是一定要降伏而且要徹底降伏,眾生知見本來偏邪,再加上魔力擾亂,成就更其困難,因此必須降魔,該呵斥的必須呵斥,該滅除的必須滅除,該降伏的必須降伏,那麼多的憤怒金剛都是佛菩薩們的化身,為什麼化現憤怒金剛?為了降妖除魔。佛菩薩化現憤怒金剛揮動法器,施展無邊法力摧伏所有破壞佛法的妖魔,並不是因為嗔恨,不是為了洩私憤,不是為了打擊報復,其目的,一為維護眾生的解脫利益,掃除眾生行途中的障礙,保護眾生順利快速地解脫,是建立在菩提悲心的基礎上而行之。二為將妖魔降伏後教化或超度他們成為善士,終究將他們度化到佛陀正道上來,正是菩薩應照菩提心第六支「強導正修菩提心」的實施。但我必須強調的是,於佛陀或大菩薩的境界當中,無論怎樣降伏怎樣教化或怎樣施以仁慈,其中的分寸高低自有佛陀菩薩們來掌握實施,並全都是菩提行舉,但這樣的境界不是凡夫行者所能達到的,凡夫們自身的邪知邪見一日三省都難以去除,再稀里糊涂對妖魔亂仁慈,只能讓魔力侵襲得更快,墮落得更快,著了魔的道尚不能自知,還滿以為自己在行慈悲。凡夫行者必須於三業中徹底劃清與妖魔的界線,並盡一切可能幫助其他眾生認清妖魔的嘴臉,同時精進加強正知正見的自我熏陶,方才有能力維護住自己的修行正道,自覺爾後覺他,這樣才不會違背佛菩薩的「慈悲」真意。

其三, 第三世多杰羌佛 於菩薩應照菩提心法中所傳第五支「無畏護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惡魔施以破壞佛法,導致破戒殘害眾生讓其痛苦時,我將持以正見,不懼魔之惡力而挺身保護佛法,維護眾生慧命。」維護正法,便是維護諸佛菩薩,維護眾生解脫的依怙,維護了眾生的慧命,這是真慈悲,是菩提心的真正落實。那麼反之,當妖魔破壞正法之際,行者聽之任之,不能挺身維護正法,懼怕魔力,或者懷柔於魔妖,那便是遠離了諸佛菩薩,間接損毀了眾生慧命,這樣的修行是假修行,他們口中的慈悲是假慈悲,菩提心就更談不上,離成就當然就更遠了。

綜上所說,真的慈悲,是以維護眾生慧命為基礎,是以帶領眾生開啟正智寶藏解脫成就為目的,是以正法布施,護持正法,降伏自他一切魔障並終究引領眾生證入佛道為根本行持。而俗諦概念中的仁愛、仁慈,雖是正念行持之一,但並不是修行的全部和根本準則,與慈悲不是一個等級,不可混為一談,更不可將其置於慈悲之上,本末倒置,喪失了解脫成就的根本,並給妖魔以可乘之機,誤人誤己,行人切記。

文章分享- 什麼是真慈悲?

章鏈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正宗聖法.聖法正宗: http://holydharma.pixnet.net/blog

解脫直昇機: http://blog.udn.com/holydharma/article

解脫直昇機:https://reliefhelicopter.com

#第三世多杰羌佛 #解脫直昇機

柔軟心-看得見苦 拉珍

柔軟心-看得見苦 拉珍

三世多杰羌佛說:智慧不能了生死,悲智圓融才能斬斷生死根。
三世多杰羌佛說:菩提心是成道之根本。
三世多杰羌佛《什麼叫修行》中七支「大悲我母菩提心」:1.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2.念恩:應深深憶持一切無始過去、現在於輪迴之父母,皆曾生育養育體愛於我,為我而勞累病苦,恩重如山,念其恩德,故思其父母之苦皆我之苦。3.報恩:知父母為我而奉獻一切,現在他們於六道輪迴中轉折流離,受苦無盡,我此發心,施之於行,自覺覺他,渡脫父母,以為報恩。4.慈愛:每時每刻,從於三業之行所生發,慈愛一切眾生、父母,長壽無病富貴吉祥,終生喜樂。5.慈悲:於三時中,願請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脫離諸苦,得遇佛法修持,脫離輪迴解脫諸苦。6.捨貪:所做一切利益眾生父母之事,無掛於心,養成三業無著善行,故成天然自行,本質為善,並非刻意所為行善,做了即忘了。7.斷執:於行持中,所修諸善,利益父母,一切法義應無所住,斷掉我執,空明覺相輕安,於修法中不執於法,不除妄念,不求於真,不來不去,樂明無念,平如靜水,當體即空。

柔 軟 心 ——看得見苦

拉珍

常常遇到麻木不仁的表情,常常觸及生硬板結的心地,包括我自己。心是一塊田,一切的善業種子、菩提種子都要在這裡播撒,發芽,生長。但心若是板結的硬土,種子種不下去,即便種下也極易腐爛,善業流於表面,修行豈不枉然?

(一)當一隻蒼蠅嗡嗡纏繞,你憤怒地揮臂驅趕,你啪地一下打個正著,牠不見了,你舒了一口氣,此時,你可會看到蒼蠅的手腳被你擊斷,正在牆角痛苦的哀號?

當你厭煩地打落那隻咬疼你的螞蟻,你可曾看到牠的觸角斷了一隻,像瞎了眼到處碰壁,你可看到牠正拖著一隻殘腿驚慌地躲藏?

當一隻醜陋的蟑螂仰面死在牆角,你會不會麻木地走過?你會不會懷著悲傷為牠誦經安葬?

當你的掃把掃到狗兒的飯碗前,你會不會擔心灰塵而把牠的飯碗蓋上?

當難看的地鼠竄進你家後院,當牠停下看著突然出現的你,你看到牠的骯髒猥瑣,你有沒有從牠眼里看到驚恐,看到好久沒吃上一頓飽飯的凄涼?

有句話很著名,也很真實:如果幸福是一條船,痛苦就是大海汪洋。

你可看到渴求關懷的孩子遇上冷漠時的傷痛?你可看到年邁多病的父母面對不孝子女的悲涼?你可曾憐憫那被傲慢踐踏的自尊心?可感覺到被訕笑嘲諷的人心裡的寒冷?你可看到那被痛恨著的人,心中糾結的悵惘?你可看到痛恨者的心中同樣是荒涼?你可看到被指責後的黯然?被謾罵後的難過?你可看到被欺騙後的痛苦?被壓製後的憂悶?你可看到被妒嫉焚燒的焦灼?你可看到被懷疑的惶惑不安?和懷疑者的慌張?你可看到窮困潦倒的悲哀?可看到富貴者的逼惱?你可看到病床上的呻吟?可看到嬰兒的嚎啕?可看到學業的壓力讓孩子們失去笑容?可看到成年人為工作前途家人孩子拼命煩惱奔忙?可看到離別時的眼淚?可看到失去摯愛的悲楚?你可曾看到被忽略的孤單?可曾看到隱藏著的恐懼驚慌?可曾憐憫那老弱彎折的身軀?可曾悲哀那舉步維艱的殘障?你可看到太陽下的勞作者皮膚曬得爆裂?你可看到街角骯髒蜷縮的身體?你可看到在上司面前壓抑的卑微?你可看到大橋上公路邊走投無路的絕望?你可看到飢餓中的殘忍?你可看到利益中的罪惡?逼迫中的瘋狂?你可聽到離棄時撕心裂肺的哭喊?你可看到災難時鮮血與淚水的流淌?當你站在路邊,面對匆忙的人群,你可曾看到在這五光十色的世界背後,一顆顆顫抖、寒涼的心?一場場終將無常消散的喜怒哀樂,聚散別離,一個個必然永別的生命,和人類永遠無法擺脫的恐懼——死亡?你可曾了解死並不是苦的盡頭,可知道死後那飄移的魂魄有多麼孤獨恐慌?因果輪迴的巨輪不知又把他們帶向何方?你可看到屠宰場的牛羊驚嚇的目光?你可看到那隻被獵豹追殺奪命奔逃的羚羊?你可看到拖著一群孩子在冬日冰冷的河水中覓食的野鴨?你可看到過被野狼咬住的羊羔是怎樣在掙紮?你又可曾看到過被獵人抓走狼崽的母狼,在夜空中悲淒的長嗥?你可曾了解那無家可歸的鬼魂有多麼飢餓,多麼寒冷?你可知道食物在鬼眾生的嘴裡會統統變成膿血鐵砂?你可知道地獄的慘叫是從怎樣的痛苦中發出的?你可知道刀山油鍋邊,眾生瞳孔裡的恐懼有多巨大?你可知道輪迴的鏈條擠壓出的血肉充盈了整個六道,你可知道地獄的菜刀剁絞出的哀號響徹雲霄?

此刻,請你閉上眼睛,慢慢地,仔細地體會這文字背後的苦味。

你了徹這些苦了嗎?

你知道受苦的是誰嗎?是你和你多生累劫的父母親人!

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不會再嘲弄別人的愚蠢,譏諷別人的失誤;你不會踐踏別人的自尊,漠視別人的懇求;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不會妒嫉別人的喜悅,仇恨別人的傷害;你不會無動於衷地看著電視上的災難,不會嘻嘻哈哈褒貶著報紙上的別離;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的心,會漸漸變得像觸到針尖一般的敏感細膩,任何來自四周八方的苦痛都走不出你的雙眼,你會小心斟酌每一句用詞,你會害怕你的語言變成利劍;你會讓你的目光,你的行為,你的言語,柔軟,再柔軟,因為你害怕有哪個人,哪個有情眾生因你粗心的生硬而受到傷害;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不會再貪戀紅塵的喧囂,你不會再流連世俗的榮華,得得失失都將不在你的話下;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什麼都不能障礙你,哪裡能讓你了生脫死,你會立刻奔向那一方,再不可能辯不清正法的方向;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怎麼忍心無視那殷殷求學,想要脫離輪迴的目光?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怎麼忍心做一個空有名號的法師或仁波且,你怎麼忍心將這個名號置於眾生的慧命之上,讓跟隨你的可憐眾生盡學著你的我執業障?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怎麼忍心讓眾生在苦痛輪迴中煎熬嘶嚎,而你卻為了一點名份地位,為了一點虛榮,為了要一點別人崇敬的目光,為了活著用不了多少死了也帶不走的銀子,在那裡爭鬥、拉扯,甚至作假說偽法,難道你看不見那些淚水,聽不到那些撕裂長空的哀號?眾生不是你爭奪名利的砝碼,他們真的是你可憐的父母家人,他們曾給你血肉,疼著你長大,他們在輪迴裡受盡了折磨,他們一生生,一世世地煎熬著,被輪迴的巨輪碾壓得血肉橫飛又再聚成形,他們在黑暗中顫抖摸索,四處碰壁為了尋找一絲光亮,如今,他們從煉獄逃到人間,找到你,皈依你,眼巴巴盼著你帶他們從苦難裡出離,你不思報恩,你怎麼忍心把自己的利益架在他們之上?!你拉攏他們,若只是為了滿足一己之私,只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炫耀一種虛榮,那就如同讓父母賣血供自己享樂的混蛋,豬狗不如,喪盡天良!

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若真的心疼你受苦的父母親人,你會想解救他們,想盡一切辦法解救他們,你會急著學成斬斷輪迴鐵鏈的大本領救他們出來;你會一心求學真理,吃喝拉撒,財色名利,毀譽稱譏都不再重要,你只會難過自己的不足,你只會恐懼因為自己的不足,而讓可憐的眾生學不到解脫的真諦,迷失掉成就的方向;你會謹慎自己的言行,就怕給眾生做了壞榜樣,就怕講錯了法義,讓父母們再入輪迴的泥塘。沒有了貢高我慢,只有真實的愧疚,沒有了面子利益,只有真實的檢討,真實的奉獻;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從心裡自然拿出來的,是調和,是撫慰,是關懷,是真心,是平和,是尊重,是喜悅,是慚愧,是感激,是放低自己,是不執著,是自然而然的捨棄,是自然的善,是自然的慈,是自然的悲心,是真實的菩提。

若你無動於衷地看著一隻受傷的泥鰍,踏過一隻臭鼠的屍體,若你無動於衷地蔑視一雙驚惶或哀傷的眼睛,若你無動於衷地數落這是誰誰的惡因果,是他活該,然後揚長而去沒有半點悲憐,若你算計維護著自己的得失多於維護眾生的慧命,這樣的你,即便放生千萬,也是徒勞枉然。因為,你的放生只是善的假象,因為,你的心,還是板結的土地,還很荒涼。

板結的土地長不出好苗,不被淚水浸泡的心,養不出菩提的莊稼。生硬粗糙的心靈,無視疾苦辛酸的心靈,永遠走不進佛菩薩的隊伍,因為宇宙中所有的佛菩薩,都是由大悲之心凝聚而成。

認真看著輪迴裡的苦吧,真切體會著這些苦,知道那苦的滋味有多苦,知道那糾結的內心有多麼盼望舒展,知道那黑暗的沉淪有多麼期盼光亮,知道苦痛中的生命都與你有深刻的關聯,因為他們真實的曾經是你最愛的父母、家人、兄弟、姊妹、丈夫、妻子、兒女、摯友、師長!讓父母親朋們汪洋似的淚浸泡你的心,讓你的心隨他們的淚水一起顫抖,這樣的淚水,會為你滋養出一種深深的盼望,盼望自己早日成就解脫,擁有超凡的力量,然後從輪迴中救出你的父母親人,送他們到極樂佛國,從此不再有任何痛苦悲傷!這個時候,你心靈的土壤,已然柔軟鬆動,種子,菩提的種子,已然可以生長發芽。

(二)真行者的心,非常柔軟。

「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這是玄裝法師的名言,一個「恐」,一個「愛惜」盡顯法師真修菩提的柔軟心

很多年前,朋友說起她學佛修行的丈夫,「我家那口子,真是無可救藥,讓他去買蘋果,蘋果倒是買回來了,可十個蘋果九個都是壞的,我氣不打一處來,問他為啥專挑壞的回來,他吞吞吐吐地說,我看他每天從早做到晚,生意又不好,壞蘋果多了生意更不好,怪可憐的,我就把壞的買回來了,留下好的他容易賣出去。」朋友憤憤地數落丈夫的愚笨,我心裡卻熱乎乎一團,一直熱了這許多年。那份心,那顆看得到辛苦的柔軟心,真的可貴。

柔軟的心,像水,清澈的水。而水所具有的,不光是柔潤,水蘊藏著無堅不摧的力量。

菩薩的大勇堅韌是因極致的柔軟而生。普青法師代眾生受苦,能挖心供佛,能挑開全身皮肉點燃三千多盞燈供佛,活活將自己燒死在上海黃龍寺,能割開舌頭滴血抄寫完三部佛經!誰有這樣的勇力,誰能做到?普青法師做到了。他為什麼有這樣的大勇,他憑著什麼而做到?他憑大悲做到。他真切體會到眾生父母在輪迴中的痛苦有多深,他悲傷,但不止於悲傷,他想要為可憐的眾生做些什麼,他要代替他們受苦!他要用自己這副血肉之軀承受無數血肉之軀在輪迴中的痛苦折磨!他不是空洞發願,他要實際做到,他要像佛陀那樣,代替眾生跳進火海油鍋!法師的心太柔軟了,眾生的苦難像鋼錐扎在他柔軟的心上,他大慟大悲,爾後生大韌力,金剛力,爾後他將自己徹底奉獻出去!普青法師的大悲感動十方諸佛菩薩,已然燒死燒爛的法師,三天後醒轉,完整無損。這是真的悲心,這才堪稱眾生的楷模!

(三)三世多杰羌佛《什麼是修行》中說發菩提心,首先必須要有無常觀,對自我與眾生輪迴之無常流轉痛苦,生起覺觀無常境心,即發出離願,由是則建立出離心,我出離,眾生六道父母也出離,輪迴苦海難熬痛不欲生,為是願觀而生強烈恐懼所逼,時時欲求當下解脫,但明了其菩薩之行,方可快捷了生脫死,於是自我願作因地菩薩,欲求快速自覺覺他,則自然生大悲之心,由此菩提籽發。菩提心所發是建立在大悲心上的,故佛義云:「大悲之水澆灌菩提籽發,則樹茂果豐耶。」是此,菩提心自然建立。

此文章連結 :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0/12/25/柔軟心-看得見苦-拉珍/

依法圓福慧: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义云高大师 #义云高 #义大师 # Fellow #韵雕 #拉珍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