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拉 珍

《鑒別聖者的級位》刊出後這段時間,從各種渠道傳來不少詢問。有的人很高興找到一個清楚鑒別真假聖德的方法;有的不相信文中坦白剖析的佛教界聖者隊伍現狀,認為言過其實;有的人通過金剛力表法鑒別,恍然明白了很多真相,對某些妄稱大菩薩的活佛法師感到失望,同時也為自己的成就前途擔憂,不知該何去何從;有的人卻認為身為弟子,總拿這個標準那個標準去衡量師傅,是不是不妥當,會不會引起反感?還有的人就文中的一些具體法義提出了學術知識方面的問題。問題太多,無暇一一應對,便將這些問題統攝成一文,總括而言之。

        對這些詢問,我不願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式的膚淺表面作答,而想請大家在提問之前,先站到一個極其重要的主軸上反觀自己,看看自己在判斷擇法時,是否偏離了這個主軸?事實上,當我們時時握緊這根主軸來思考判斷,很多問題自然而然就變得簡單清晰起來,甚至不問自答了。這根主軸是什麼?——解脫

        解脫,將眾生從六道輪迴的痛苦中解脫出來,這是佛法存在於世的唯一目的。相應的,解脫自己,也才是佛弟子修行學佛所應有的目的,離開解脫這個主軸而學佛,都不是正道。至于菩提心解脫眾生,那是自覺以後的事情,此處暫不細述。那麼,非世俗功利目的,純淨地為了解脫成就,依金剛力表法鑒別師資,目的只為避免錯信邪師而墮落,因為人生光陰非常短暫,一旦走錯路誤了時間,解脫就無望了,因此為求真能解脫自己的佛法而鑒別師資,有什麼不妥當呢?當我們聚焦於解脫,就會自然而然過濾掉那些與解脫成就無關的身份地位之類外相形式而思考到一個問題:眼前這人的證境證量到底能不能讓我得到解脫?當我們聚焦於解脫,便不會不知去從,而自然思考到另外的問題: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證量才是真正的聖德,才有能力帶我解脫?真實的解脫法在哪裡?怎樣才能學到?方向瞬間清晰敞亮。而當我們聚焦於解脫,那些塵世風波,諸如在真實不虛的認證書上造罪造孽之類謾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事情,就會變得很無聊很可笑,因為你的焦點早已落在第三世多杰羌佛任運生死的實證聖量佛法上,無論什麼人說什麼做什麼,無論他們鬧得怎麼喧騰編纂得怎麼真切,都無法顛破那真真實實讓眾生得到大成就大解脫的佛陀聖量!

         那麼反過來說,如果一個所謂的佛弟子,他在讀過《第三世多杰羌佛》寶書之後,或者他在實際了解到有那麼多人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而坐化圓寂、生死自由、金剛不壞、虹身成就、證量超然、解脫無礙,他卻依然迷惑,幾句世俗是非就讓他滿腹疑慮,甚或嗤之以鼻,此時有一點我們可以斷定,這人不是衝著解脫成就來學佛的,因為解脫成就的事打動不了他,解脫成就不是他的目的,他根本不明白學佛是為了什麼,他已經昏聵到自己騙了自己都還不知道。那麼如果一個所謂的大德仁波且法王,無論他被捧得多高,號稱多大的菩薩,當我們看見他在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大量的成就事實,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任運生死的實證聖量佛法之後,依然無動于衷不以為然甚至詆毀誹謗,我們就應該十分清楚地判定,這個大德或仁波且法王根本就不是真聖者,他不但不明白解脫眾生這回事,連他自己也定然沒有解脫,他是騙人的假聖者。真的菩薩聖德必定極其關注眾生解脫之事,一當他知道什麼地方有快捷成就眾生的佛法出現,他會立刻動容,會高興,會讚嘆,會主動親近,會鼓勵弟子前往依學,因為他的目的就是行相對菩提心和究竟菩提心,讓眾生解脫嘛。假聖者則不同,從一開始他就不是出於解脫眾生的目的而登上『聖位』,所以越是偉大,越是能利益眾生的實證佛法,越是與他的行為相反,也就越會增加他的反感,因為他是凡夫,拿不出聖者的實證聖量來,所以這些實證聖量就會成為他斂財撈名的絆腳石令他惱火。這就像早年間我遇到的一個外地人,說他火車票、錢什麼的全都丟了跟家人也聯繫不上,要我給他一點回家的路費。好,既然你的目的是回家,那我就幫你回家,我說我幫你買車票買吃的,再跟警察聯繫保證安全送你回家,但錢不會給到你手上,他便黑著臉走掉了,為什麼?因為他是騙子,他的目的並不是回家,而是騙錢,你真跟他兌現回家的事就等於擋了他的財路,他就不高興了。假聖者便是如此,他們的目的不是利生,而是利己,口口聲聲說解脫成就,可當你真拿解脫成就的種種真實法度證量跟他兌現,他就狗急跳牆了。

       其實,若遇到真正的大聖德菩薩,你基於求學佛法的單純目的,通過金剛力表法鑒別他的師資,他絕不會反感,一來他本身具有那樣的證量他不怕鑒別,二來這法度的出現是十方諸佛菩薩對眾生的悲心所顯,他的菩提心願正與此相應,所以他會歡喜。他來到這世上的目的就是讓眾生成就解脫,因此他巴不得眾生趕快來鑒別,然後趕快安下心來修行,好達成他救度眾生的目的。真聖者最會為眾生的成就著想,一旦他感覺自己的證量或因緣不能順利度脫某個眾生,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將這個眾生推薦到證量更高或與之因緣更加相應的大德那里去,只要眾生能解脫成就,讓他做什麼都可以。真正的大菩薩大聖德也從來不自稱是某某菩薩再來,不管他們能拿出什麼樣的證量都是非常謙虛謹慎的。只有假的,沒本事冒充菩薩的凡夫和踐踏眾生解脫慧命的妖魔,才會用大旗虎皮虛張聲勢遮羞或害人,只有他們才畏懼反感鑒別。

        所以,當我們牢牢把握住『解脫』這個標尺,去面對所遭遇的人和法,舉佛陀法度而鑒別之,真、假、聖、俗及各種修行中的輕重緩急,全都一目了然了。

        再比如有人問到我一些佛學知識方面的問題,同樣是這個道理,先聚焦於解脫這件大事,再反思一下深究這些問題會不會耽誤自己的行持。如反復問到阿羅漢與辟支佛的關係,羅漢們的成就境界到底是什麼狀況等等,站在解脫這個主軸上看,行人將時間精力糾纏在這些問題上,基本上是攀枝尋葉,本末倒置的。理論當然要學,但為理論而理論,沉湎於無關自我成就的枝節,是永遠無法成為實證聖量派一員的。簡單的說,當你研習的某種理論知識,並不能對你目前的修持產生實際指導效用,這個理論知識相對於目前的你,就是無用的戲論。關於羅漢證量狀況的問題,佛經裡都有記載誰都可以查閱到,我也可以引經據典滔滔不絕,但有什麼用?那是別人的莊園,跟你沒有關係,你了解得再多它也是別人的變不成你自己的,研究那些還不如自查一下十善四無量心落實情況來得有效。行人通過《鑒別聖者的級位》這一文,所應了解的重點,所應擺正的知見,在於如何依於金剛力的表法,為自己建立起正確的判斷擇法標準,要讓自己清楚,什麼樣的佛法證量,什麼級位的聖德才真正具有解脫眾生的能力,才值得依止,這才是重心,這才是此文的目的所在。修行最怕知見不正,而現在佛教界的假冒偽劣聖者實在太多,大略估算了一下,不是很準,這世上被稱為聖者的人當中,千分之九百九十八都有問題,知見不端正,而他們當中千分之九百八十以上都是假聖者。有位大聖德說:這個估算數字很不準確,假聖的比例遠遠不止這些,否則藍臺印證的兩千萬美金到今天至少已經有人拿到幾十次了,但那藍臺至今沒人做得了,因為這些人根本沒有聖者的智慧。所以,行人啊,一千個高呼聖者菩薩的人當中,到底有幾個是真的,我們可以自己算算。止虛假充聖之妖風,用正確的知見和法度幫助眾生安全歸入佛法正道,以便其學到真正的實證聖量佛法步向解脫,這才是佛菩薩將金剛力表法測試法度留存於世的目的。

        佛弟子里面還有種人,執著於自己的凡夫見地,看不見也拒絕看見充盈這末世,刀劈斧砍都難以破除的黑業重障,總沉湎於自己的想象,認為天下依然太平,寺廟叢林興旺,經咒聲聲響亮,講經說法不斷,高僧大德林立,沒有什麼問題嘛,於是嫌這個言辭過激,嫌那個杞人憂天,殊不知上當受騙者中,這類人佔大多數。這類人的思維焦點不在自己的解脫上,也不在眾生的解脫上,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講經說法的那種形式,持咒誦經的形式,團體機構的形式,身份地位的形式,人際輕重的形式,語言說詞的形式等等,這些形式的繁榮美麗是他們陶醉的重點,與其說他們在學佛,莫如說他們在趕集湊熱鬧。他們從來不去深究那講經說法,說的是不是真能解脫眾生的佛法?那經咒持誦有沒有實際力用,能不能達致解脫?在那些法王仁波且法師大居士的教化下到底成就了幾個人?到底有沒有人學了他們傳的法得到成就?他們自己到底成就沒有?他們夠不夠能力將眾生救出輪迴?如果沒有能力救度眾生卻還在這裡虛張聲勢妄語狂惑收供養說假法,就已經是妖魔的行為了,我跟著這樣的人會有什麼結果?跟隨他們的其他眾生會有什麼結果?會不會跟他們一起入魔墮落?人生這麼短,我要怎樣避免墮落而趕快學到真正的佛法?這些才是切膚於成就解脫的重大問題,而這些問題,只有當行人將思維焦點集中在解脫上,才能清楚看見。也唯有當行人聚焦在解脫上,才能辯清八方漫溢的黑業濁流,而倍加珍惜守護萬劫難遇的佛陀正法。

        曾經有個行人,得到一個什麼破瓦法會的消息,說與會的幾百人全都當場開頂插上了吉祥草,還看到很多人頭上插草的照片,他激動萬分的跑來告訴我。我哭笑不得,一把抓他過來,隨手在他頭上不同部位插了三根吉祥草,我問他:“你頭上開了幾道門?”他目瞪口呆,說:“應該只有一道門,為什麼三個地方都插進了草?”我問他:“你開頂以後有什麼特別嗎?”他說跟平常一樣。他遲疑了一下,突然脫口而出:“難道是假的?難怪我什麼感應都沒有!”那種開頂是假的你們知道嗎?那種吉祥草你們要研究一下,它上半部分非常的輕,尾部比竹簽還硬,而且很細,這東西可以在任何人頭皮上插穩,那哪里是開頂,說難聽點是插簽。真的開頂我見過,那是實實在在的頂門頭骨打開,豁開一條口,有的一指寬有的兩指寬,而且開頂的聖者能任意控制頂門的開合,跏趺一坐即令其關閉,再一修法又令其打開。最實在的是,現代科技MRI核磁共振儀,能呈現出身體任何部位的物理性變化,經它照射,我們可以非常清晰地看見聖者的頭骨赫然開裂,有的干脆憑空沒了一塊頭骨,頭骨上的肉也不見!但一當修法封閉,則完好無損。我可沒說假話,因為我不會那麼笨,如果是假的,人家要我提供聖者的核磁共振照片我拿不出來,根本不存在,那不是打自己耳光嗎?是真的我才敢說。讓那所謂開了頂的幾百人去照個核磁共振,看看到底是頭骨開了,還是頭皮被戳裂了?或者讓那召集法會插吉祥草的什麼聖德仁波且尊者法王去照一個,讓我們看看他自己開頂了沒有?自己的頂都開不了,竟然弄一場給別人開頂的戲劇出來,迷得大家頭插硬簽東倒西歪,這是胡鬧笑話,更是害人慧命的罪業。

        所以說,形式是會騙人的,那些明著暗著稱自己大菩薩轉世的人,拿不出半分與大菩薩相等的證量,但借用名望人物的認證作為支撐,還能說會道得很,錯謬理論也能講幾套,反正經藏上的名詞術語整它一堆,歷史背景祖師傳承擺得玄玄乎乎,再加上些威儀陣勢,什麼搖鈴插草提壺灌頂的,很多人被唬得服服帖帖,錢財、時間耗盡在這些假貨身上,完全忘了審視其金剛力級別,最終換來的當然是無盡的輪迴痛苦。正因為如此,佛菩薩規定了種種鑒別邪師凡夫的法度,尤其是金剛力表法測試,是最為有力的智慧破邪照妖鏡,是眾生成就的保護傘,這些尺度是法定的,有沒有金剛力,有什麼等級的金剛力,一照就原形畢露,所有外表形式的虛偽包裝都會轟然倒塌。佛菩薩將這智慧金剛照妖鏡遞到眾生面前,我們要懂得自取自用才行,不能將它束之高閣,而把時間耽誤在一些無關成就痛癢的枝節上。經論不是不學,必須學,佛學理論必須掌握,但要掌握的是能夠直接指導我們走向解脫的理論知見,必須聚焦在解脫這個中心上。我本人就是學論出身,在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傳佛法之前,曾在經論的汪洋裡奮勇了很久,結果呢,業力依舊沉重,成就依然遙遠,不僅不得要領,反而徒增知障。三藏經論浩如淵海,繁如滿天星宿,應該摘取哪一顆星才與自己相應而達成解脫,這是凡夫僅憑自己的能力終其一生也難以領悟的問題。這世上有許多學術家、佛學理論家,不僅未能解脫輪迴,最堪憐的是到死都沒鬧懂佛法到底是什麼。真正的佛法是理論與實踐一體無分的實證聖量佛法,能實實在在將凡夫眾生帶出輪迴的勝義方法才是真佛法。可惜大家很難有機會學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解脫大手印》,那才是真能解脫眾生的偉大佛法,即便是未受內密灌頂的普通行人,只要如法實修此法之加行、正行、結行,也必定成就解脫無疑。這真是眾生的巨大福報!據我所知,絕無妄語,就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講授這部法正文部分的過程中,就已經有弟子因聽聞此法而證入空性得到六通及變化。《解脫大手印》是唯獨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有的法,是一切法中之最高精髓解脫大法,它不是空洞理論,完全是聖證量的實踐,它不是繁星之一顆,是將滿天繁星之光集於一體,融聚成一輪無與倫比光芒無際的太陽,有了它,眾生可不再徘徊於佛法的汪洋不知取捨,而舉目即見總綱,直取三藏佛法之精華,迅速成就正道!

         聚焦於“解脫”這個主軸來樹立一切佛法正見,認清並撇開修行途中的內外阻障,最終融入《解脫大手印》加行、正行、結行法中,這才是我們應該專注的修行大方向,也是成就解脫的快捷正道。

另:有行人問《鑒》文中“因明三支論起辯考核”是否應為“七辯”?否。文中是起辯,依宗、因、喻三支而架構立題起辯,辯詰經論義理。所檢測的是三支運用的完整度、準確度及於每一支上所犯過患,以增益渡生所需辯才。

望行人你今後多花時間在修行上,勿滯留於這些漫無邊際的理相,千萬不要像以前的我,學一肚子經論,卻大多空洞無用,虛擲光陰。

此文章連結: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0/11/27/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正法聯盟:https://holydharma.net/

依法圓福慧 :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第三世多杰羌佛神奇髮舍利

第三世多杰羌佛神奇髮舍利

神奇髮舍利-1

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頭髮,一般都是他老人家自己修剪,但有幾次由我恭送三世多杰羌佛到理髮店,每次都會先將理髮店地上的頭髮掃去,地乾淨了,才開始理髮。然後每次都恭敬地將佛陀上師的頭髮收起來,小心地用紙包好,回家供在佛桌上,慢慢地收集保存了一些。

還記得是在2003年6月1日這一天,我將一些尚未打開的紙包拿出 來整理,想將頭髮洗一洗,因為頭髮很細,我特別用過濾網裝起,浸在水裏,就看到有三顆圓潤的紅色小珠子在其間,因所有過程是我自己經手,沒有碰觸過任何其他物件,我深感奇怪,哪裡跑來的紅珠子?想用手指按按看,這小珠子是軟的還是硬的?還拿了一個放大鏡 仔細來瞧瞧,忽然腦中一念,這會不會是舍利?我這樣做就太不恭敬了!趕緊將那三顆小珠子,裝在一個白色的小盒子內,拿去請示三世多杰羌佛:「請問這是什麼東西?」佛陀上師說:「妳從哪裡得來的?這個是舍利啊!」然後修法持咒,確定這是真正的舍利,我稟告佛陀上師,這是包在紙內,佛陀上師剪下的頭髮中出現的,之後,佛陀上師特別開示:「這應該說是眾生的福報和因緣,無論是怎麼來 的,或是佛菩薩加持的也好,同學們怎麼想其實都不重要,它會無中生有來,就會無中生有去,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自我的修行問題,要依教合法。」當晚,我小心翼翼地將這三顆紅色的舍利,裝在一個蓋的很緊密的西藏小盒內,上面墊了一些白棉花。第二天,有位同學想請去看看,我想把舍利換裝在一個新買的水晶瓶內,當我打開小盒 子一看,怎麼只有兩顆呢?我沒有再觸碰過任何其他物件啊!棉花被我一絲絲地撕開、撕爛,就是只看到兩顆,真令人懊惱!它印證了三世多杰羌佛先前所言:「它會無中生有而來,無中生有而去!」我也曾聽過一位師姐親見過佛陀上師的身上掉下舍利,這次自己能夠親眼見到,真是無限殊勝祥瑞。以上所說,如有任何假話,願遭一切惡報,確是真實不虛,願眾生得聞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法義,了脫生死,福慧增長。

佛弟子 宣慧

文章來源:《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

神奇髮舍利2

我在泰國家裡的佛堂設於2005年1月16日。這天,一位師姐送來了我的佛陀上師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幾根髮舍利,每根長度將近一 公分,裝在一個小小玻璃瓶裡,我恭敬地拿了一個藍色半寶石,一同放在玻璃瓶裡。從那天起,髮舍利就 一直供奉在佛堂裡。

幾個月後,我想把玻璃瓶換成維也納水晶玻璃瓶,於是打開原本的玻璃瓶,赫然發現原本短短的髮舍利變長了一些,但我也沒有多 想,只覺得神奇,原來髮舍利真的會變長。直到最近,髮舍利明顯地長長了,有些已長了五、六倍,有五、六公分長,有的髮根、頭尾都被寶石壓著,中間繞出一個圓圈來,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

神奇髮舍利

根據科學角度,細胞隨著頭髮剪掉而死掉,被剪下的一小段頭髮,怎麼可能還會繼續長?大家驚訝之餘,更加生起信心,這真的是佛法的偉大力量呀! 文章來源:《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

佛弟子 陳淑惠https://www.youtube.com/embed/ZoJNIiciKfE?version=3&rel=1&showsearch=0&showinfo=1&iv_load_policy=1&fs=1&hl=zh-tw&autohide=2&wmode=transparent

  1. 真正具佛法的佛陀上師

1.真正具佛法的佛陀上師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真正具佛法的佛陀上師

真正具佛法的佛陀上師

當聽到要跟隆慧法師去洛杉磯時,心裡便有一種無可言狀的喜 悅,而在去往洛杉磯的沿途中,濛濛細雨的天空豁然亮出一道彩虹, 放射出七彩的虹光,一隻白色的仙鶴從遠處飛來,停落在路旁,向我們行著注目禮,這種種的瑞兆都在表明出一種吉祥的祝福,我強烈地感覺到盼望已久的願就要實現了。

12月28日的下午接到通知,從隆慧法師有些緊張的神情中看出, 這一定是要去見佛陀上師了。果然,當我們步入壇場時,我看到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端坐在法台上,是那麼地莊嚴和慈祥,我虔誠地向他老人家頂禮,只聽三世多杰羌佛親切地招呼大家往前面坐,我坐在隆慧法師身旁,隨同就座的還有覺慧法師和若慧法師。

先是隆慧法師向佛陀上師彙報華藏寺近兩個月來展開梵唄課誦的工作情況。隨後佛陀上師便叫著我的名字:「法海,你有什麼事情講吧。」不知為什麼,我的頭腦裡都呈現出一片空白,只覺得全身被一 種清涼所浸透,整個人直直地跪在那裡,像入定一般。只聽到佛陀上 師又說:「不要緊,你只管講吧!」但是,我仍然開不了口,靜默了 足足有八、九分鐘,我能感覺到佛陀上師在耐心地等待著。終於一個 聲音從我的口中飄了出來:「我和佛陀上師的因緣應該是在十年前, 因為一直不能來到美國,無法親近到老人家,去年終於拿到了美國的身份,今年才有機會來華藏寺恭聞佛陀上師的法音。連續一個多月 來,在聽聞法音時,我沒有一絲的疲倦,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受益無窮 的,而這種受用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我是帶著身口意來見佛陀上 師的,今天特別向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請一個大法,為了能求得這個大法,我可以赴湯蹈火,在所不惜,我可以接受任何的考驗,只要能求得這個大法,我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這話聽起來像是在說大話,但是我是真的能做到。」或許真是過於緊張和專注的緣故,我竟然不能把想要說的內容完完全全地表達出來,但是我的心在告訴我 說,佛陀老人家一定明白我在說什麼,我所要求的究竟是個什麼法。 我還記得為了求得這個大法,我曾經在菲律賓整整斷食二十一天,因 為我清楚地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三世多杰羌佛能夠完成和將這個大法公布於天下,以示現佛陀的光輝,使正法久住。

佛陀上師開始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為我們做了甚深重要的開示,後來才知道,其實這開示就是回答我問題的開始,特別指出當今末法時代佛教中所出現的種種混亂和錯誤,一些佛經中存有的嚴重錯誤,更有甚者,所謂的一些高僧大德,由於知見不正,在開示中存在著嚴重誤導,更可悲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信徒們,仍在狂熱地追隨其 後,頂禮膜拜。三世多杰羌佛竭盡全力想糾正這些魔說邪見,但由於眾生業力所限,也深有舉步艱難、力不從心之感。在佛陀上師列舉的部份密教和顯教中的事例中,聽起來即讓人啼笑皆非,也使人深感憂慮。佛陀上師結束了開示後,便把話頭直接轉向我說:「法海呀,你剛才沒有把所要說的求大法說出來,我現在給你說吧。你要求的法是拍佛陀的電影,這件事除了我還真是沒有別人能夠做的了,因為我完全了解佛陀的教義,我能寫出這個劇本,這部電影是一定要拍的,只是今年的機緣還不夠成熟,因為要寫腳本、找演員,特別是演員總得找一個像樣子的,錢的問題,只要腳本有了,就會有人贊助投資,拍佛陀的電影不止是拍一集,要拍100集,也許這真是一種途徑呢,因為寫一本書的影響畢竟有限,看的人少,而電影就不一樣了,會有國際影響,而我們這樣一做,很多問題都可能解決了,說不定我們還能多蓋它好幾座廟子呢!」這時我才明白,原來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開示當今佛教的亂象,說明是無法寫佛陀真實義理的。

我聽到這裡,心裡真是驚壞了,我曾拜見過很多高僧大德提出求大法,他們沒有一個人知道我心中要求的大法是什麼,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太偉大了,我一點也沒有露出我求什麼大法,但是老人家說的完全就是我的心中要求的大法,接著老人家又說到:「法海呀,等你從大陸回來,我要按照正式的藏密儀軌給你傳法,你現在身上還有一 些黑業,到時候要給你灌頂,把業障消除,你會看到的。」我完全沈浸在一片法喜中,佛陀上師又說:「在來的路上,你所看到的彩虹和仙鶴,那是預示著你將來的前途事業是燦爛的,但是光明的背後也有黑暗,道路也有曲折,我們很快又要面臨一些衝擊和誹謗,但最後誹謗者都要以失敗而告終,當《正法寶典》一經問世,那個時候,什麼力量也阻擋不住,也破壞不了,因為這是事實。」佛陀上師最後又 說:「佛陀電影一定要拍的,法海呀,你看你的願望都滿足了,你多幸福啊!」實際上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的幸福和快樂。

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對三世多杰羌佛的感恩之情。

只想用我最美的心靈、最美的旋律、最美的歌聲、把我最美好的 祝願,敬獻給三世多杰羌佛,並讓所有能夠聽到這美妙旋律和歌聲的人都得到幸福和吉祥。

我將特別感謝在十年前一位匿名者寄給我的一件特快專遞裡面用一條黃色的哈達包裹著一本《虔誠的獲得》和印有三世多杰羌佛法像的CD封面,正是這件禮物使得十年後的我種子生發,能拜在佛陀上師的足下,見到偉大的佛法。

我以上所述是真實不虛,我是一位比丘尼,說話要對因果負責, 若是妄言,我將墮入金剛地獄;若是真實不虛,將以此功德回向給法 界一切眾生,早證菩提。

弟子 釋法海敬書 2006年12月30日

上面是釋法海的紀實,我們三位慚愧的比丘尼予以見證。

遇上了一件奇怪的事

基本上每當有人想求見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都會把握短暫的會面時間把準備的問題提出請示,或是求法;有些是團體到來,更是要抓緊時間,請求對產生的問題能得到釋疑解惑。但是就有這麼一次,在2006年12月28日的午後時間,一位菲律賓的法師法海從萬里之遙來到壇場,第一次覲見三世多杰羌佛,當三世多杰羌佛問到她有什麼問題時,或許是緊張,或者其它的因素,只見這位比 丘尼深吸一口氣,竟然一言不發,雙目圓睜的看著佛陀上師,時而又低著頭,此時佛陀上師也不說話,時間就在靜悄中分分秒秒的過去。 然後這個法師又嘆了一口氣,挺挺身子,還是看著三世多杰羌佛不吭聲;說也奇怪,佛陀上師同樣也不講話。又過了一會兒她又作了第三次的提氣動作,仍然無言以對;這段靜默的時間總計持續了有八分鐘以上之久,這種現象是從未發生過的。

後來法海師說話了,她說她是帶著心願來求大法的,只要能滿足她求到大法,她就能為佛法為眾生,哪怕獻出生命。說到這她又停下來,不說求什麼法。此時三世多杰羌佛就說話了:「你不要講了,我來給你開示吧。」佛陀上師點出了這位比丘尼所想的事。在這次的開示中,不僅讓在場的弟子們再一次見證了三世多杰羌佛神通的展現, 也了解了珍貴的法義。

由於此次法海師拜見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是我帶她去的,我親自在場經歷一切。以上所敘述的是真實不虛,若有妄言,我永遠不得成就;若是真實不虛,願一切眾生皆能早聞正法,能早日解脫成就。

佛弟子 釋隆慧

當時本人也在場,我在此證明以上所述是真實不虛,若是虛假, 我願墮地獄遭惡報;若一切屬實,願所有眾生早日得聞正法,早證菩提。

佛弟子 釋覺慧

以上所說全屬真實不虛,若有妄語,我不得成就,窮苦潦倒;若屬真實,願將功德回向所有眾生,常得見佛,成就解脫。

佛弟子 釋若慧

文章來源:《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

此文章連結: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0/12/23/第三世多杰羌佛神奇髮舍利/

相关文章连结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category/义云高大师/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category/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tag/五明/

依法圆福慧: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义云高大师 #义云高 #义大师 # Fellow #韵雕 #Fellowship #义云高大师

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2021年03月08日   維加斯新聞報

(記者蔣清報導)佛教考道行的方法拿杵上座推翻了千年來在石頭上印腳印的虛假聖者,因為石頭上的腳印沒有人在現場看到是腳踩的,疑是人為打鑿出來的。最近,世界上出現了一件奇事,有一虛歲90歲的老人,展示了真佛法修成聖體筋骨的事實,超越了亞洲大力士。

      專業訓練的大力士呂瀟,2014年在馬來西亞吉隆玻代表中國出席七國大力士比賽,奪得全亞洲冠軍第一大力士,如此全亞洲30多億人中的大力士,2019年12月在瀋陽拿杵上座測試,卻提不起開初老人提起的金剛杵重量,關鍵更在於年齡、體重上的懸殊,完全不成比量。呂瀟36歲,體重350磅,而開初老人虛歲90歲,體重178磅,呂瀟是吃專業大力士飯、長期訓練的大力士,而開初老人日常只會修行學佛,從不訓練力氣。昨日拿杵重量上超了26段,以同年齡、體重的量級,在這地球上,任何人或佛教人士,都沒有一個人能達到開初老人的聖者體力。香港金豔萍、徐蒞達公開登報懸賞500萬美金,若有人拿起開初老人的重量段位,就獎勵這筆獎金。很多大力士都前去實際提拿過了,至今為止,就是沒有一個大力士能提起開初老人上超的26段。開初老人說:“我的拙火定和金剛法能修成,轉凡成聖體,因為我學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給我的真正的佛法,讓我的肉體筋骨轉變了,我才由凡變成了聖質地。其實,我之前是一個虛殼病人,胃病、糖尿、膝蓋、痛風,嚴重到10磅都拿不起,現在病全都消失了。”

      另外,當今世界大力士祖父Nick Best,在同年齡、同體重的量級中,全世界至今為止,從有人類以來,沒有一人超過他的大力紀錄。他在喬治亞州舉起旋轉木馬升降2791磅,而世界頂級最強的其他幾位大力士,比他年輕、體重比他大,也沒有舉起他舉起的重量,他被稱為“大力士祖父”。他對律師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他的恩師,傳了他的真佛法,才斷然改變了他的身體結構和精神狀態,他的力氣來於佛法的加持。他可以教練大力士,但僅靠練大力士,是達不到他的程度的。他表示不輕易傳佛法。

      就憑以上兩例,足以徹底證明,凡是假佛法是練不出聖體質、聖體力的,只有真正的佛法,才能改變凡體成聖體,這是不爭的事實了。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擁有真正的佛法,學祂的佛法修出的道行,超越了人類大力士的體質體力,這一改變了凡體成聖體的鐵的事實,是任何說辭和科學都否認不了的,是客觀存在的鐵證。而假佛法的修學是改變不了身心境界,體質體力照常是凡夫現象,沒有受用。受用都沒有,自然沒有成就可言。

      當我們冷靜思考,確實是這樣的。歷史上,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施展神力,把玩石獅子,壓蓋群雄。蓮花生大師與辛饒米沃切的傳承作對局時,施展“召集金剛”,用金剛鉤拿杵上座,讓苯教承服。如果只是口說自己是佛法正派、掌持的是正統佛法,而現實中體質與凡夫一樣,體力與常人無異,可以想像,這能說是佛法的道行嗎?佛法的道行就連一點超凡的力氣都做不到嗎?

开初教尊拿杵上超26段

旺扎上尊Nick Best)在乔治亚州举起2791磅的旋转木马升降。

此文章連結: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1/03/11/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依法圓福慧: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 第三世多杰羌佛 # 釋迦牟尼佛 # 觀世音菩薩